搜索:
【孤星寒月】第十章:酒入断肠泪心伤

  第十章:酒入断肠泪心伤
  见窗外无人,也不知因何缘故,沐雪忽觉心头有一丝丝微疼,想要追出去探
清那人身份,只是眼下陆平还等着她最后一次运功解毒,只好作罢。
  「陆公子,我们开始吧,此次应当可以彻底清除你体内的毒素了。」
  沐雪回到了床榻前,重新端坐于木凳上。那一袭淡紫色的轻纱薄衫勾勒出完
美的动人曲线,纵是陆平这些天每日皆可与沐雪共处一室,此刻再次细看眼前的
绝美身姿,仍是禁不住的失神发愣,脑海中不知不觉间便已浮想连连……
  「嗯好,有劳沐雪姑娘了。」陆平觉察到自己的失态后,急忙收敛心神,背
对着沐雪,盘腿而坐。
  「沐雪姑娘,此次替我解毒之后,你便要离开洛水城了吗?」陆平问道。
  「嗯,沐雪此次下山,有些重要之事未办,今日便会离开。」沐雪淡淡回道。
  「是关于……韩兄的吗?」陆平紧接着追问。
  沐雪见自己心中之事,竟被陆平猜到了一些,一时之间却不知该如何应答。
  「沐雪姑娘不必为难,陆平虽对沐雪姑娘心生爱慕,却也十分敬佩韩兄的为
人,他除魔卫道、嫉恶如仇,乃是当之无愧的侠者,陆平与韩兄相比,差之远矣。
此生能同时结识沐雪姑娘与韩兄,陆平已是幸运之至,不敢再有过多奢求。」
  「陆公子,切莫要妄自菲薄,我与你萍水相逢,却多次得你倾力相助,沐雪
心中已是万分感激,能与陆公子相识,实乃沐雪之幸。」
  话音刚落,不待陆平应答,沐雪已伸出修长的纤臂,一双白皙如玉的素手抵
于陆平背后,将玄阴寒气源源不断的输送至双手之中,再由掌心传入到陆平的体
内,寒气游走于奇经八脉,化解着『焚心烈火散』的毒素。
  这次下山沐雪未能与韩萧相遇,等寻了多日亦无任何韩萧的踪迹,沐雪忧其
安危,心中甚为着急,故而全力运行极寒真气,想着快些解毒后,好尽快去寻找
韩萧。
  约莫半个时辰后,沐雪体内的真气忽然变得极不稳定,输送给陆平的玄阴寒
气亦是忽强忽弱。
  不知何时,陆平已将极阳真气悄无声息的释放出来,这次的阳气比之前几次
更浑厚了许多,而沐雪体内的玄阴寒气已无暇自主护体,很快便因极阳真气的影
响,她的意识再次陷入在脑海闪现的画面之中。
  随着脑海中的画面越来越清晰,那一男一女的面容已能隐约看清,沐雪满含
期待的看向男子,然而眼中所见的面容却令她惊慌失措:「这……怎么会是…
…陆公子?」
  沐雪一直以为画面中的男子便是韩萧,而此刻看清之后,却发现这男子竟然
不是韩萧,反而与陆平长得颇为相似。
  猝不及防下,沐雪的心神骤然紊乱,意识瞬间回归到现实,而正往陆平体内
输送的极寒真气亦戛然而止,沐雪体内的玄阴寒气瞬间充盈起来,极阳真气对她
的影响瞬间便被寒气弱化了许多。
  「陆公子,沐雪感到有些不适,可否休息片刻。」
  清醒后的沐雪,依旧有些心神不定,一想起这几日令她沉醉于淫秽画面中的
男子,竟然不是韩萧而是陆平之时,内心羞愧难当,无比的懊悔自责。
  「沐雪姑娘,你且先歇息吧,陆平无碍,不急在一时。」
  目送着沐雪离开他的房间,陆平心中十分的不解,沐雪为何会自己清醒过来?
在极阳真气的作用下,他玩弄过不少贞烈的女子,无一例外皆变成了淫娃荡妇,
从未曾失手过。即便是性格冷傲、实力强大的蓝姬,在多次受到极阳真气的影响
后,亦是变得毫无抵抗之力。
  「看来还是低估了玄阴之体,虽然我的内力提升了许多,极阳真气的也愈加
浑厚,但是面对沐雪的玄阴体,依然还是不行。」
  待沐雪离开之后,陆平也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少主,您怎么来了?」
  下身赤裸的宇文明,此刻正在地牢之中肏弄着一位美貌的女子,那女子浑身
不着片缕,雪白的娇躯不住地扭动着,一双美目中满是欲望,面对宇文明的奸淫,
她不仅毫不反抗,反而还主动迎合,纤细的双臂紧紧的缠在男人颈部,自性感的
红唇中发出道道淫声浪语,伴随着水渍声此起彼伏,雪臀之下的地面已然潮湿一
片。
  「她是谁?」陆平见到这女子之时,亦不觉心头一颤
  此女的容貌姿色比起蓝姬亦是差之不远矣,而他却未曾见过,显示是宇文明
这几日新抓来的。而这家伙,仗着自己有魔瞳之眼,对落到他手上的女子毫无怜
香惜玉,极尽的玩弄、肆意的淫辱。一旦被魔瞳之眼控制住的女子,便会失去自
我意识,犹如牵线木偶,甚至连欲念和思维皆会受其控制。
  「这位便是天剑门少门主的新婚媳妇,江湖人称『白玉仙子』的柳玉霜,据
说是新晋的武林十美之一,五天前刚刚与那天剑门的小子完婚,前日在回娘家的
途中被我擒获,嘿嘿,这娘们性格倔强的很,起初宁死不屈,结果被我调教了一
天后,如今是言听计从,又骚又浪……少主可要一试?绝对是个极品尤物,嘿嘿。」
宇文明停住了胯下的抽动,淫笑着说道。
  「改日吧,你赶紧穿好裤子,去一趟翠峰镇,要快!」如此美色当前,陆平
亦是有些心猿意马,只是此刻并非享乐之时,故而他硬是控制住了心中的欲念。
  「少主放心,此事属下早已安排妥当,这一路上皆有人值守,只需在洛水城
外放出信号,很快便可通知到翠峰镇。」
  「嗯,此事办妥后,你会得到第二颗『火龙丸』。」
  看着宇文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陆平心中不禁暗赞起来,这家伙当真有些
小聪明。
  「多谢少主,属下定当完成任务。」听闻陆平要给他第二颗『火龙丸』,宇
文明心中已是激动难抑。
  一个时辰后……
  「沐雪姑娘,你……现在便要走吗?」陆平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失落与不舍。
  「嗯,陆公子,你体内的『焚心烈火散』已尽数清除,伤势也无大碍,至于
『封丹散』,只需不断的运功调息便可逐渐破除。」
  「那沐雪姑娘一路保重,我便不再多留,这些日子承蒙沐雪姑娘费心解毒,
耽搁了不少时日,陆平深感愧疚,待我伤势痊愈后,定要向韩兄赔礼致歉,再与
他痛饮几杯,到时候沐雪姑娘可莫要心疼韩兄。」陆平笑着说道。
  离开盟主府后,沐雪虽是心中急切,但也未失理智,她先去了一趟天凌山庄,
万一韩萧就在山庄等着她呢?遗憾的是,天凌山庄内一片寂静,依旧是空无一人,
此刻沐雪心中感到强烈的不安,隐隐觉得韩萧恐怕遇到了危险,一想到的此,沐
雪便将寒月宫那玄妙无比的轻功施展到极致,以惊人的速度赶往翠峰镇。
  翠峰镇外,有位青春靓丽的粉衣少女行走在人烟稀少的荒道上,朝着远处山
坡缓步而行,不同于以前的活泼开朗,此刻的她却心事重重,俏脸之上愁容布满,
脚步走走停停,犹豫不决,似乎在作出某个异常艰难的抉择。
  往常只需走一刻钟的路程,今日她却走了半个多时辰。少女静静的伫立在山
洞外,俏脸微微低垂,内心挣扎犹豫……
  「嗙」的一声,这时,自洞内传出一道清脆的响声,打断了少女的沉思,她
急忙往洞内快步跑去。
  「韩大哥,你怎么了?」看到眼前的景象后,少女吓得惊慌失措。
  只见洞内凌乱不堪,石桌石凳东倒西斜,地面上全是酒坛子的碎片,而韩萧
则躺在地上,浑身衣服湿透,双手捧着一个大坛子,高高举起,坛中之酒源源不
断的倾泻而下,直落口中,持续不断地吞咽着,似乎想要一口气将坛中的酒喝干。
  少女见状,赶紧冲上前去,将韩萧手中的那坛酒夺了过来。
  「别拿走……给我……给我酒……」韩萧神智混乱,意识模糊不清,已然醉
酒不轻。
  「韩大哥,你别这样!不能再喝了……你这样子,玲儿好害怕。」看到韩萧
这副模样,小玲忍不住轻声抽泣起来。
  「我还要喝……一醉解千愁……雪儿,为何这样对我?……哈哈哈……给我
酒!……」韩萧突然双手一伸,便要抢夺小玲怀中的酒坛。
  小玲往后退了两步,避开韩萧的双手,随即暗暗下定了决心:「韩大哥,玲
儿不想你一直这样,玲儿想要你开心快乐,为了你,玲儿做什么都愿意,哪怕将
来你会怪罪玲儿……」
  此刻在魔门总坛,有位中年男子偷偷摸摸的进入一间府院内。只见中年男子
朝着内院快步走去,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可他又异
常谨慎,不断的回头观察,似乎怕被人发现。
  「祭司大人,属下求见。」中年男子来到一栋红色小屋外,朝着屋内唤道。
  等了许久后,屋内却无任何回应。
  「祭司大人!」中年男子再次唤道。
  这时,一股强大的气劲将房门震开,自屋内闪现出一道红色丽影,一掌拍在
男子的胸口,男子抵挡不住,身体被迫凌空倒退了十多米后跌落在地,嘴角溢出
一丝鲜血,但男子却知道,刚才这一掌已是对方手下留情,否则自己必受重创。
  「吴长老,你胆子不小,敢擅入内院。」蓝姬面色阴沉,冷怒道。
  当初在盟主府对付陆平之时,这个吴长老便背叛了她,还趁机占了她不少便
宜,若非时机未到,哪能容他活到现在。
  「祭司大人,属下无意冒犯,咱们都是替少主做事,这不是怕人发现,所以
才斗胆进入您的内院。」吴长老虽是壮着胆子来到这里,此刻当真面对蓝姬之时,
仍是被她凌人的气势吓的不轻,浑身直冒冷汗,换做是以前,再给他十个胆子亦
不敢来此。
  「说吧!何事!」蓝姬微微侧身看向它处,似乎不屑再多看此人一眼。
  「当初,少主曾答应过属下,可与祭司大人……一亲芳泽。」吴长老此刻心
中无比紧张,他虽有依仗,却也有赌的成份。
  「你想找死?」冷艳的俏脸愈发阴沉,一双美目紧紧盯着吴长老,那冰冷的
眼神中蕴含着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祭司大人,这是少主答应之事,难道祭司大人要违逆?」吴长老强压住心
中的胆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便决定豁出去了。
  「哼!别以为解除了『噬心咒』我便无法惩戒你?我的手段你是知晓的,速
速离开这里,否则决不轻饶。」说完后,蓝姬便欲转身回屋。
  「祭司大人且慢!」见蓝姬果真不敢为难他,吴长老松了一口气,胆量愈发
壮大。
  蓝姬也没想到,往日被自己一个眼神便吓到大气不敢喘的吴长老,今日为何
如此胆大,竟敢三番四次冒犯自己,难道真以为不敢杀他?
  「祭司大人,您看这是什么?」吴长老自怀中掏出一个小木盒,打开后,里
面有一颗金黄色的珠子。
  「这是……你是从何得来的?」当蓝姬看到此珠之时,不禁心头一紧,随即
感到浑身发热,四肢有些绵软无力,暗道不妙。
  「自然是少主对属下的恩赐,此乃六阳珠,是少主用极阳真气特意凝练而成,
祭司大人应该已经感受到了吧?」看着蓝姬此刻脸色骤变,似有惧怕之意,吴长
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蓝姬未作回应,她凝神屏气,强忍住身体上的不适,猛然出掌朝吴长老袭去,
欲将他一击毙命。
  吴长老似乎早有戒备,他提前把六阳珠握于掌心,运起全身内力将极阳真气
催发到极致,六阳珠上的极阳真气瞬间便往蓝姬方向扩散,随后双手结拳,毅然
对上迎面而来的掌势。
  而蓝姬受到极阳真气的影响,浑身酥软,当掌上攻势与吴长老的拳势相触之
时,不仅没能将吴长老击退,反而觉得身上的燥热瘙痒之感愈发强烈,掌劲骤然
消散。
  原本凭蓝姬的实力,断然不会如此不堪,只是她被陆平持续调教了一个月后,
从身体到内心皆对极阳真气产生了难以抗拒的畏惧感,这俨然成了蓝姬的心魔。
  「真没想到,这六阳珠竟如此神奇,强如祭司大人这般都无力抵抗。」吴长
老一把抓住蓝姬的手腕,将她置于身前,心中狂喜之余,不禁暗赞道。
  「你……放开我!」
  近距离受到六阳珠的影响后,蓝姬已难再抵御极阳真气的侵袭,此刻的她甚
至比起普通女子还要柔弱一些,那已被调教的异常敏感的身体,在受到阳气刺激
后,绵绵不绝的燥热与瘙痒感,伴随着不断攀升的淫欲一同侵袭着她的神智,使
她再也无法聚起内力。
  蓝姬作为魔门大祭司,地位极高,仅次于魔主。她的府院只有寥寥数人能够
进入,并且需要在外院向蓝姬请示后,得到蓝姬的同意方能进入内院。而内外院
仅有一墙之隔,未免被人撞见,吴长老强压住心中的欲念,抱着蓝姬回到屋内,
顺手关上了房门。
  「祭司大人,您真是太诱人了,这些年属下日思夜想,无数次的幻想过祭司
大人的美妙身体,今日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吴长老此刻心跳加速,呼吸不禁颤抖起来,再也忍不住,也不必再忍了。他
将蓝姬仰躺着,放置于香塌上,随即扑身而上,如同饿狗一般,张开大嘴对着正
在上下起伏的饱满双峰亲吻啃咬。
  「嗯……别碰……你滚开……唔……」蓝姬无力地推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奈
何一切皆是徒劳。
  六阳珠毕竟只是陆平用极阳真气凝练而成的,比起陆平直接释放的极阳真气
还是要弱上许多,因而蓝姬此刻仍然保持着一丝理智,只是肉体上不断出现的刺
激感,她却无法回避,亦无力压制。
  吴长老早已淫虫上脑,好似感知不到一般,完全没有理会蓝姬的呵斥与反抗,
一双大手不知何时已然褪下蓝姬的亵裤,此刻正往上撩起裙摆,雪白浑圆的臀肉
立即显露了出来。
  那两只恶手粗鲁的抓住左右臀瓣,毫无怜香惜玉,肆意的揉捏起丰满的臀肉。
同时口中的大舌头舔弄着乳峰上的凸点,令佳人胸前的红衣上遍布着男人的唾液,
时而湿热、时而凉爽的感觉透过胸前的衣服直达花蕾,在舌尖的挑逗下,蓝姬的
乳头很快便充血膨胀,高高凸起。
  「唔……别……嗯……」
  在吴长老上下其手的轻薄挑逗下,蓝姬仅存的神智几近崩溃,一波波的瘙痒
酥麻之感,游走于全身的每个部位,然而这才只是刚刚开始,那撩人的感觉仍在
持续的增强。
  「嘿嘿,祭司大人身体如此敏感吗?下面竟然都开始流水了。」
  吴长老的其中一只手早已伸至大腿根部的密林处,那粗糙的手指在蜜穴口轻
轻搓揉,磨蹭着娇嫩的阴唇花瓣,惹得蓝姬不住的颤抖。片刻后,指尖突然弯起,
大手往前一推,竟是将两根粗长的手指直直插入裂缝之中。
  「啊!……嗯唔……」
  蓝姬顿时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腰臀猛的往上一抬,两条玉柱般的美腿紧紧
夹住下面那只令她高潮泄身的恶手。大量的淫水犹如洪水决堤一般,自蜜穴中争
相往外涌出,经由吴长老的大手后,涓涓流落在床榻上,染湿了大片床单。
  「祭司大人,看您往日里冷漠高傲的样子,没想到属下只是用手指轻轻一碰,
您这就泄身了?如此轻易,属下可是有些失望,原以为需要费一番功夫呢,哈哈。」
吴长老一边戏谑着,一边将沾满淫水的大手伸到她眼前晃悠。
  「你……呜呜……」
  看着那只晶莹发亮的恶手在她眼前炫耀,听着吴长老污言秽语的羞辱,蓝姬
正欲出言怒呵,却在红唇初开之时,被那两根手指瞄准了时机,迅速的探入了檀
口之中,随后便在她的小嘴儿内,肆意亵玩起湿滑柔软的小香舌。
  「祭司大人,味道如何?这可是您自己的淫水,想必还未品尝过吧?」
  浑身酸麻无力的蓝姬,听后羞愤不已,堂堂魔门大祭司,能够号令整个魔门,
此刻却在自己的府院闺房中,被下属如此凌辱亵玩,而自己却连咬掉对方手指的
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任由着他肆意玩弄,蓝姬不明白,为什么陆平要给吴长老
这颗『六阳珠』。
  陆平曾告知过吴长老,六阳珠内的极阳真气是有限的,方才为了对抗蓝姬那
一掌,他极力催发极阳真气,此刻看去,却发现六阳珠的光泽已然黯淡了许多,
心中暗道:要速战速决了。
  两只大手抓住衣襟后,使劲一扯,再往下一拉,艳红的衣裙连同里面的亵衣
一起离开了佳人的身体,那完美的娇躯和雪白细腻的肌肤,此刻一览无遗。
  吴长老把玩搓揉了几下饱满的乳肉后,便将蓝姬上身抬起,随后翻个了身,
使其双腿跪于地面,上半身则无力的趴在香塌上,将佳人摆弄成一个跪趴的姿势,
那浑圆挺翘的雪臀此刻高高扬起,在极阳真气的刺激下,随着娇躯蠕动的节奏扭
动了起来,无比的诱人。
  看着眼前佳人这幅姿态,吴长老两眼发光、狂咽口水,强忍住不断攀升的欲
念,将肉棒往前一送,龟头抵在穴口处却不再深入,而是不断的挑逗摩擦,这可
苦了胯下佳人。蓝姬本就被极阳真气折磨的浑身瘙痒、迷失在情欲之中,此刻的
蜜穴内更是奇痒难耐,而那讨厌的家伙却只留在洞外鼓捣,迟迟不入内,惹得蓝
姬只得主动扭腰送臀,穴口微张着,欲将那根肉棒一口吞噬。
  「祭司大人,想要的话,您可以说出来,属下一定会竭尽全力满足您的,哈
哈哈。」
  「你……嗯……我要……唔……」蓝姬神智迷乱的说道。
  「祭司大人,您这话属下听不懂啊?不知道您是在跟谁说呢?又想要什么呢?」
吴长老继续诱惑道。
  「唔……吴长老……请你……进去……给我……唔……」蓝姬仿佛耗尽了全
身的力气,才艰难地说完了这段请求『肏我』的话。
  听闻蓝姬所言,一想到高傲冷艳的魔门大祭司竟然主动抬臀扭腰,请求下属
肏她的小穴,吴长老便内心狂喜、激动难抑。他猛吸了一口气,胯部往前一挺,
肉棒毫无阻碍的插进裂缝之中,也不做多余动作,便进进出出的抽插了起来。
  「哈啊……啊啊啊……嗯嗯嗯……」
  随着肉棒插入,蜜穴内终于充实了起来,蓝姬娇躯狂颤,红唇大张、放声呻
吟。那不断进出的肉棒摩擦着肉壁,极大地缓解了瘙痒之感,令蓝姬舒爽不已。
  「祭司大人,多叫几声,再大声一点,您叫的越淫荡,属下便肏的越卖力。」
  「啊啊啊……肏我……别停……啊啊啊啊……」呻吟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而撞击臀肉的「啪啪」声回荡在房内,余音绕梁、久久不绝。
  蓝姬完全沉浸在肉欲之中,感受着无穷的美妙,她很想一直这样下去,别停
下来,似乎除此之外,一切都不在乎,一切都不重要了。
  终于在狂暴的抽插了一刻钟后,吴长老再也忍不住,一连激射出七八股精液,
全部浇灌在蜜穴深处的花芯之中。而蓝姬更是高潮连连,已是第三次高潮,淫水
自蜜穴内涌出,经过玉腿后流落地面,在地上积起了一大滩水渍……
  「祭司大人,您可还满意?属下虽已年近半百,但在床事方面,却自信不弱
于年轻小伙子。」吴长老一脸满足的得意道。
  「今日之辱,必加倍奉还!」蓝姬仍旧跪趴在床榻上,急促喘息着,此刻的
她神智稍稍清醒了一些。
  「祭司大人,以您的才智,应当可以猜到,此事乃是少主授意,不然属下即
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冒犯您啊,更不可能得到『六阳珠』。您可不能怪
罪属下,少主还等着属下回去复命呢。」
  见蓝姬的体力和内力在逐渐恢复,吴长老知道六阳珠的极阳真气即将耗尽,
若现在不解释清楚,等蓝姬的内力恢复后,必然会先杀掉自己。而把陆平搬出来
后,想必蓝姬也不敢随意杀他了。
  「祭司大人,属下求见。」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两道声音,魔门大长老与二
长老此刻突然出现,站在外院请示。
  刚从高潮中稍稍缓过来的两人,忽然听到有人来到外院,不禁心头一慌,尤
其是蓝姬,她此刻浑身赤裸,抬着屁股跪在地上,更要命的是,吴长老的肉棒依
然还留在她的蜜穴之中。
  此情此景,吴长老突然想到了一个刺激的玩法,肉棒再度变硬,趁着蓝姬不
备,往后一抽,再猛然往前一顶。
  「啊唔!……」
  蜜穴突然再遭侵袭,蓝姬毫无准备的呻吟了一声,在一片寂静中却显得格外
刺耳,惊魂未定的蓝姬,只得玉手捂嘴,皓齿紧咬红唇,强忍住不唤出声来。然
而吴长老似乎故意刁难她,肉棒不断的在蜜穴中进进出出,惹得蓝姬不住地颤抖。
  「祭司大人,属下求见?」两位长老在外院等了片刻后,却无任何回应,以
为蓝姬不在,正想离开之时,却听到了一声女子的叫声,两人心中皆有疑惑,便
再次开口请示。
  「别……有人……嗯嗯嗯……」
  蓝姬虽然极力忍着,却仍是止不住地哼出断断续续的娇喘轻吟,好在极阳真
气已然减弱了许多,否则她可能会再次丧失理智的放声呻吟。
  「让他俩来内院,听一听咱们祭司大人的叫床声。」吴长老一边肏弄着,一
边说道。
  「嗯嗯……不行嗯……会听到的……啊唔……」听闻吴长老此言,蓝姬吓的
连连摇头。
  「祭司大人也会害怕吗?嘿嘿,那您还恨不恨属下呢?」吴长老轻声笑道。
  「不恨了……唔……」
  「以后可还愿意让属下肏?」
  吴长老此刻兴奋至极,被淫欲迷失了理智,全然忘记了胯下的女子是多么的
危险,竟然一再的戏谑。
  「你!……嗯嗯嗯嗯……愿意……唔……」
  听到吴长老刚才所言,蓝姬脸上出现了一丝怒意。吴长老却不以为然,竟加
快了抽插的速度,惹得蓝姬差点便放声呻吟,只好服软,说出「愿意」二字后,
吴长老才放缓了抽插速度。
  外院距离内屋有十多丈远,寻常人自是无法听到被刻意压低的轻吟声,只是
两位魔门长老皆是内功深厚之辈,隐约间似乎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这声音有
些像女子的呻吟声,一想到此处,两人面面相觑,脸上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沉思片刻后,皆又各自摇头,心中暗道:这不可能,里面住着的可是冷艳无双的
魔门大祭司,怎么可能会发出那种声音。
  「我在修炼咒术,你俩来此有何要事?」就在两人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屋内
终于有了回应。
  「祭司大人,魔门召见您,似乎是关于玄阴珠之事。」其中一位长老说道。
  「嗯,待我这里结束后,自会前去,你俩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两位长老很快便离开了外院。
  此刻的屋内,蓝姬依旧保持着跪趴的姿势,上身微微抬起,而吴长老的肉棒
仍是留在蜜穴之中,缓缓地抽插着,其中有一只大手却很不老实,竟伸到了蓝姬
的胸前,握住那丰满柔软的乳球在肆意把玩着,时而晃荡、时而揉捏、时而拍打、
时而轻抚……
  「今日属下虽是肏的很爽,可这大奶子却没怎么玩,下次一定……啊啊!!
……」
  吴长老一边玩着奶子,一边污言秽语的戏谑,话还未说完,他突然双手按住
自己的胸口,肉棒随即也离开了蜜穴,整个人躺在地上打滚,表情异常痛苦地喊
叫着。
  「祭司大人……饶命,属下……不敢了……饶命……啊啊!……」吴长老不
断地哀求着。
  蓝姬脸色冰冷,眼神中满含杀意,她素手一伸,散乱在地上的红衣瞬间飞起,
披落在身上,遮盖住春光无限的诱人胴体。
  六阳珠内的极阳真气已被消耗殆尽,蓝姬的内力也已完全恢复,她在不知不
觉间,重新给吴长老施下了『噬心咒』。
  「祭司大人……给属下个痛快……杀了我……」吴长老被『噬心咒』折磨的
面色狰狞、痛苦万分,此刻心中已然无比的后悔,宁愿一死,也不想再受此折磨
了。
  「滚!!」蓝姬怒喝一声,随即素手一挥。
  赤裸着下体的吴长老,连同裤子一起,被狂暴的气浪拍打了出去,整个身体
猛的撞到内院墙上,随后跌落在地,全身多处骨折,内脏翻江倒海,口中鲜血狂
吐,显然是受伤极重。
  ——————————————分割线——————————————
  晌午时分,一道淡紫色的丽影,在翠峰镇上空划过,翩然而至降落在山洞外,
沐雪心中急切,不到三个时辰便赶到这里。
  「嗯?洞内似乎有声音,难道是萧哥哥?」
  沐雪刚一落地,便隐约听到洞内传出的轻微响声,以为是韩萧回来了,心中
万分欣喜,快步走入洞内。
  只是,刚入洞内没走几步,她便又停住了脚步,只因那道声音愈发清晰,已
经可以感知到那是女子的声音。
  「嗯嗯……嗯嗯……嗯嗯……」声音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清晰
  这声音异常的刺耳,却又如此的熟悉,这几日,沐雪在给陆平运功解毒之时,
脑海画面中出现的女子便是发出与此刻相似的声音。听清之后,沐雪心中震惊,
随即俏脸渐红。
  「这不是女子的……为何会出现在洞内?难道萧哥哥他……不会的!」
  沐雪震惊之余,摇了摇脑袋,她可不相信韩萧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心中
又暗道:那洞内之人到底是谁呢?难道要去看一眼?可自己一个未出阁的姑娘,
怎么能去偷看男女之间的那个事情呢?
  「韩大哥……嗯嗯……玲儿好幸福……啊嗯……」
  一道夹杂着呻吟声的话语传来,使得仍在顾虑中的沐雪顿觉心头一紧:韩大
哥?玲儿?……难道真的是萧哥哥与玲儿妹妹?
  虽然沐雪仍是不愿相信,但一想起玲儿,却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毕竟上次
见到玲儿之时,她便已看出玲儿对韩萧暗生情愫,而韩萧对玲儿显然也是照顾有
加。想到这里,沐雪当即决定,要去看个清楚明白,不能因为误会,而冤枉了萧
哥哥。
  沐雪隐匿掉自身气息,循着声音,朝洞穴深处走去,在一个石室外她顿住了
脚步,因为那些声音便是从这间石室内传出。
  此刻沐雪的内心无比紧张,她一直在寻找韩萧,如今却又害怕在这里看到韩
萧。站在石室外许久之后,终是鼓起勇气,轻轻地推了一下石门,瞬间露出一条
缝隙。
  石室内光线昏暗,常人自是难以看清,可对于寒月玄功已练至第九层的沐雪
而言,却能看的一清二楚。
  微微侧身,便能看到石室内的景象。然而眼中所见,却令沐雪顿觉天旋地转,
心头阵阵剧痛、犹如刀割。
  「萧哥哥,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真的,雪儿不相信……」两行清泪不知不
觉间,自双颊滑落。
  看着韩萧与小玲赤裸着身体缠绵在一起,听着那一声声动情欢愉后的呻吟娇
喘,沐雪再也待不下去了,悄然离开了山洞。
  离开山洞后的沐雪,独自缓步在小道上,她神色憔悴、伤心至极,犹如得了
一场大病。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更不明白萧哥哥为何如此对待她?既然他
与小玲两人情投意合,又为何要向自己求婚?沐雪实在想不明白,也没有精力再
去想了。
  不知走了多久,沐雪心中郁结难解,脸色越来越差,隐约间看到前方有三个
人影朝她走来。
  「大哥、二哥,你们看,前面好像有个美人。」其中一人指着前方的沐雪说
道。
  这三人正是在江南各地四处游走的『江南三霸刀』,另外两人朝着前方定睛
一看,顿时便看呆了,刀疤男难以置信道:「这……这……这世间竟有如此漂亮
的美人,莫不是我出现了幻觉?」
  「大哥,你没看错,瞧这脸蛋、这身段,真是极品啊,啧啧啧,我这辈子都
没见过如此标致的美人,咱哥三今日艳福不浅,嘿嘿。」老二舔着嘴唇,哈喇子
都快流出来了。
  「喂!前面的姑娘,你要去哪啊?哥哥们保护你一程,如何?」刀疤男子一
脸阴笑着说道。
  沐雪却好像没看到他们似的,未作任何回应,仍旧缓步向前走着。
  「大哥,这小娘们,竟然无视你。敢情不把我们『江南三霸刀』放在眼里啊。」
老二说道。
  刀疤男作为他们的老大,此时被老二这么一说,顿时感到没有面子,随即说
道:「哼!看我的,一会儿就让这小娘们知道咱『江南三霸刀』的厉害。」说完
后,他还无耻的往前挺了挺胯下,随后朝着沐雪大步走去。
  走了十多步后,刀疤男站在沐雪的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沐雪只得停下脚
步,双眼无神的看着眼前的刀疤男。
  「小美人,看你的样子,似乎是生病了,要不要哥哥照顾你一下?」话音刚
落,刀疤男便伸出两根手指,朝着沐雪那精致的下巴探去。
  就在这时,刀疤男感觉到眼前美人的身上散发出一丝杀气,随即寒光闪现,
刀疤倒在地上哭喊。
  「啊啊啊!我的手……」
  另外二人上前一看,发现刀疤男的两根手指鲜血直流,竟被齐根切断,看的
他俩心惊胆战、后怕不已。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两人当即跪倒在地不断的求饶。
  「滚」
  沐雪瞥了他俩一眼后,只淡淡的说了个滚字,那二人如获大赦,扶着刀疤男
惊慌失措的离开。
  待『江南三霸刀』远离之后,沐雪仍是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而身体却在微
风中不住地摇晃,片刻后,沐雪忽然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上一篇:【绿帽武林之淫乱后宫】(017)
下一篇:【大侠李汆强外传】第二回:姛皓景回忆往事,李大侠年少强奸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