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琼明神女录】第六十二章:满天烟霞,一截衣袖

           第六十二章:满天烟霞,一截衣袖
  林玄言背过身却无法堵住自己的耳朵。
  陆嘉静的娇吟声在身后荡漾着,如被春风吹皱的池水。
  季婵溪顺着衣领将手伸入,覆上了那一手根本难以覆盖的酥胸,如揉面团一
般轻轻揉捏着,陆嘉静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呻吟,像是胸前的红豆被人采摘了。
  而她的裙摆也被一只手向上捋起,露出弹性紧绷的修长玉腿。
  裙摆遮掩下的玉足是赤着的,她自落灰阁离开之际便来得及着上素袜布鞋。
  修至化境之人天生净彻无垢,陆嘉静更是肌肤香柔玉嫩,腿儿粉雕玉琢,即
使季婵溪身为女子也忍不住把玩揉捏着。
  「陆姐姐真香。」季婵溪往她脖颈处凑了凑,轻轻嗅了嗅。
  她的肌肤间隐约散发着阵阵青莲幽香。
  陆嘉静按着季婵溪的肩膀,想要将少女从自己肩膀上推开。
  「别闹了,我伤还没好,以后再陪妹妹玩好不好?」陆嘉静软语相求道。
  季婵溪若有所思道:「等陆宫主伤势痊愈,我哪能这么容易得手呀?」
  说着,她推高陆嘉静的裙摆,小手如游鱼一般钻入裙摆之中,顺着大腿内侧
向上滑去。
  须臾之后,陆嘉静腰肢忽然挺起。
  下身的敏感部位像是被季婵溪侵犯了一般,隔着裙裳下摆,陆嘉静大腿向内
摩擦扭动着,而季婵溪的手在两腿的中央捣弄着,惹得陆嘉静娇喘连连。
  一阵玩弄之后,陆嘉静服软道:「季妹妹放过我吧。」
  季婵溪忽然抱起陆嘉静,将她身子翻了过来,让那挺翘的玉臀对着自己。
  季婵溪道:「我不喜欢被叫妹妹。」
  林玄言只听到啪得一声脆响,他明白身后发生了什么。
  陆嘉静更是羞得俏脸通红。
  她挣扎着身子,低声道:「别这样了……」
  季婵溪又打了几下,微微挑衅道:「谁让他以前那样欺负我,夫债妻偿,我
要肉偿。」
  说着林玄言便听到身后传来啪啪啪的响声,陆嘉静哼哼地哀吟着,粉嫩的玉
臀被啪打得涟漪乱颤。
  林玄言竟有一种想回头看看的冲动。
  片刻之后他听到季婵溪说:「陆宫主知错了吗?」
  陆嘉静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
  季婵溪微笑道:「那陆宫主陪我圆房吧?」
  「啊?」
  未等陆嘉静反应过来,她便被季婵溪横抱起身子,向着十七层走去。
  她直接跨过了林玄言的身子。
  林玄言眼睁睁地看着衣衫半解的陆嘉静被这个黑裙的小姑娘横抱着,陆嘉静
俏脸微红地看着自己,一脸无奈。
  「季婵溪你给我站住!」林玄言愤怒地吼道。
  季婵溪回过头,凌乱的短发只到脖颈中央,她清秀的眉目中尽是戏弄之色:
「怎么?有事吗?」
  林玄言咬牙切齿地看着她,最后欲哭无泪道:「……对静儿好一点。」
  季婵溪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然后小猫一样蹭了蹭陆嘉静的脸。
  陆嘉静冷哼一声侧过脸,表示自己的抗议。
  于是林玄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新婚妻子,被其他少女横抱着……洞房了。
  很晚之后陆嘉静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她脸蛋红得像是成熟的蜜桃,清澈的瞳
孔之中媚意迷离,那窈窕丰腴的身段更是娇柔至极,仿佛刚刚被春霖浇过,焕发
明艳。
  不用询问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陆嘉静坐在他的身边,也没脸和他说话。林玄言更没脸问。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
  很久之后林玄言才信誓旦旦道:「静儿,今日之仇,我以后一定替你报了。」
  陆嘉静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笑问道:「哪有什么仇?」
  林玄言好奇道:「嗯?季婵溪今天这么欺负你……」
  陆嘉静缓缓伸了个懒腰,在他身边躺下,媚眼如丝地看着他,雪上加霜地说
了一句:「其实,我玩得挺开心的。」
  「你……哦……」
  接下来几天季婵溪越来越放肆,有时陆嘉静在与林玄言聊天,少女便会直接
跑过来扒她的衣服。
  而十七八层的血腥味太重,在此后的日子里,他们也搬到了十六层,挑选了
三个相连的小屋子,毗邻而居。
  北府灵气积蓄万年之久,最宜修行。
  而那长明灯下又镇压着无数的鬼魂,更适合季婵溪修行鬼道。
  在几日的调息之后,陆嘉静的心湖再次积蓄起了水,修为渐渐恢复,甚至有
更上一层楼的迹象。
  陆嘉静修为大致恢复之后,季婵溪便也没法肆无忌惮地欺负她了,两个大美
人之间更多的是一些小打小闹。
  而在大多数时候,陆嘉静都与林玄言呆在一个屋子里,有时陆嘉静会安静打
坐冥思,有时她与林玄言会聊一会天,有时季婵溪会来打搅他们,而每次看到这
个骨秀神清的少女,林玄言便觉得头疼,因为她每次前来不是当着他的面调戏陆
嘉静,便是直接去捏他的脸欺负他。
  而林玄言呆在那个蚕茧里,只能滴水穿石地一点点消耗其上的剑意,也不知
道要耗费多少岁月。
  平日的时候,季婵溪会在墙上刻痕,她根据气息在周天的循环计算一天天的
日子,不知不觉间,墙壁上已经留下了三十余道痕迹。
  日子渐渐平稳了下来,他们除了修行和聊天便无事可做。
  北府不知昼夜,他们的休息与睡眠便全凭直觉。
  陆嘉静习惯性地来到了林玄言的房间里,坐在他的床榻上,将他的身子向里
面推了推,然后盘膝而坐,在他的身侧冥想静思。
  林玄言睁开眼,安静地看着陆嘉静静美的侧脸,然后视线下移,落在了她那
夸张隆起的傲人玉峰上,目光顺着那个幅度画着曲线,只是美味近在眼前,他却
只能干巴巴地看着,即使已经看了许多天,他依旧不能习惯,只是越发怜悯自己。
  陆嘉静在身前立了个手印,一朵青莲绽放,这朵一个月前不过五片花瓣的莲
花此时已经层层叠叠地绽出了十余片花瓣,清香隐约。
  那朵莲花安静地悬在身前。
  淡淡的青光覆上陆嘉静的容颜,她深青色的长发也被染上了一层淡光,像是
傍晚时的天空。
  过了许久,莲花又裂开了一朵玉瓣。
  清光流溢,敛回陆嘉静的眉心,她轻轻吐了口气,微微浮起的长发便重新落
回了肩背上。
  陆嘉静睁开了眼。
  林玄言轻声道:「恭喜静儿。」
  陆嘉静莞尔地笑了笑,在他身边躺了下来,双手交叠枕放脑后,看着他微笑
道:「嗯?又一直在看我?我修行的时候你就不知道好好炼化你的剑茧吗?」
  林玄言道:「炼化三尺剑的剑意本就是水磨工夫,急不来的。」
  陆嘉静笑道:「那天你对我说那句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以后真的要变成一
把剑了。」
  林玄言道:「那静儿岂不是要从此守寡了?」
  陆嘉静挑眉道:「没有明媒正娶,我可不承认我是你的谁。」
  林玄言想了想,道:「那出去以后,我们找个地方正式成一次亲吧。」
  陆嘉静沉思片刻,道:「太平宫吧。」
  林玄言微愣,「承平住的那?」
  陆嘉静点头道:「那里挂着一些画,我要去亲手烧了它们。」
  林玄言曾经在陆嘉静的光阴长河上走马观花地看过一遭,自然知道是些什么
画。
  只是不知为什么,想起那些画,他竟有些可耻的兴奋。
  这种心情他自然不能表现出来,只好义正言辞道:「新婚之日与过去五百年
做一个了断自然很好,就选太平宫好了。」
  陆嘉静嗯了一声,道:「其实有时候我想,能一直呆在北府,到老到死也很
好。」
  林玄言安静了一会,道:「有些事情,总不能逃避一辈子。」
  陆嘉静道:「我明白的,就算不明白我们也有很多时间去想明白。」
  这话听着有些拗口,但是林玄言和她都心知肚明,他们说的是关于叶临渊的
事情。
  两人沉默了片刻,林玄言忽然道:「静儿,我可以亲亲你吗?」
  陆嘉静道:「不给。」
  林玄言将头凑过去一些,陆嘉静便稍稍挪开了一些。
  林玄言委屈道:「凭什么季婵溪可以,我却不行,连你也欺负我!」
  陆嘉静弹了弹他的额头,笑道:「你现在别总想着吃我,等你解决了自己的
问题,姐姐让你吃个够好不好?」
  这话充满着挑逗的意味,林玄言明知道她是在挑逗自己,听完之后脸依旧不
自觉地又红了几分,更欲罢不能。
  他愤愤道:「你这是在扰我修行,坏我大道。」
  陆嘉静笑道:「那我让那位季姑娘来陪陪你?」
  林玄言连忙道:「麻烦静儿把门关紧一点,别让她听到。」
  陆嘉静问:「这才一个月,你就对她怕成这样?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林玄言相讥道:「陆姐姐比我好到哪里去了?还不是经常被她死缠烂打地摸
身子?」
  陆嘉静笑了笑,又撩了撩林玄言的欲火,「我现在与你是道侣,我被她摸身
子你非但不以为耻,还拿这个笑话我?况且……我觉得她弄得挺舒服的。」
  林玄言呆若木鸡,苦涩道:「这样下去几年后我看你们两个成亲算了!」
  陆嘉静微笑道:「所以你好好修炼,不要偷懒了,要不然我真的要被拐走了。」
  林玄言点点头,看着女子满是笑意的清美容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陆嘉静轻轻拥上了他,忽然叹息道:「也不知道你那傻徒弟现在过得怎么样
啊。」
  林玄言道:「应该是傻师父。」
  陆嘉静嗯了一声,道:「你会想她吗?」
  林玄言从话语中捕捉到了一些其他意味,便道:「想也没用呀,师父自有师
父福,哪怕她以后要拿剑刺我我也只能乖乖受着。」
  陆嘉静叹息道:「我不希望以后她站在我们的对面。」
  沉默片刻,林玄言道:「我相信语涵。」
  陆嘉静挑眉道:「叫的这么亲热?」
  「静儿,你不要这么敏感,再者……男人就算有三妻四妾又怎么样?」这句
话说出去的时候,林玄言便后悔了。
  陆嘉静一脸恍然的神色:「今天你终于说实话了啊。」
  林玄言亡羊补牢道:「静儿,我随口说说的,当不得真。」
  陆嘉静冷笑着看着他,忽然翻身下床,打开门,对着外面喊道:「季姑娘,
林玄言又在背地里说你坏话了。」
  说完这句,她腰肢一拧,回身对着林玄言嚣张地笑了笑,曲线玲珑。
  林玄言咬着嘴唇,一脸悲容。
  陆嘉静甩了甩衣袖,潇洒地出了门。
  不一会儿,一个肌肤雪白的黑裙少女立在了门口,冷笑着看着动弹不得的少
年。
  门砰得一声关上,屋子里传来了少年的惨叫声。
  ……
  寒宫之中,裴语涵每日都会前去落灰阁,问叶临渊三个问题。
  除了第一日的三问之外,裴语涵的问题更趋于平和,多是一些修行上的疑问。
  诸如「剑当在生中取,还是死中求。」诸如「剑当如何养意。」诸如「剑招
创立之初,当立生死还是分胜负?」
  每日的问答结束之后,裴语涵都会干干净净地叩拜师父,然后离去。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数月。
  而某一日的午后,一只羽毛鲜红的大鹤飞离了寒宫,载着两位神仙似的人乘
风远去,远离人间,不知何向。
  俞小塘看着那只远去的大鹤,满脸羡艳之意。对着钟华憧憬道:「以后我也
要养一只大鹤。」
  钟华想了想,笑道:「养鹤难度有点大,可以先养只大白鹅。」
  俞小塘想着大白鹅在剑场上一扭一扭跑动的场景,嘟着嘴摇了摇头,「我怕
养鹅的话哪天忍不住把它炖了。」
  钟华问:「你前些日子不是一直在和师祖学剑么?怎么样了?」
  俞小塘道:「学了三四分吧,我一直觉得师祖有些……不近人情,而且不太
会教人。」
  钟华道:「可能是你笨。」
  俞小塘瞪了他一眼:「师父都说,放眼整个天下,我都算得上是天才了。而
且如今我学了师祖亲传的剑,今后肯定前途无量的。」
  钟华笑道:「那下一次试道大会,你夺个魁回来?」
  俞小塘道:「那是自然,像你这样水准的修行者,在我现在看来就是土鸡瓦
狗。」
  钟华也不恼,笑着拥住了俞小塘的纤腰,道:「那我这个土鸡瓦狗要来好好
教育一下小塘了。」
  俞小塘挣扎了一下,道:「放开我,现在是白天……」
  钟华在她的侧靥上亲了亲,将她拉拉扯扯地向着房间走去。
  俞小塘忽然道:「我听说摧云城下文书了,说想要他们的少主回家?」
  钟华冷哼道:「那些墙头草,如今浮屿倒了,没靠山了,就想着傍上重新振
兴的剑宗?」
  俞小塘说:「可那终究是你家人啊。」
  钟华仰头望天,沉默片刻,最后道:「没事,先不回去,吊着他们,那时候
追杀得我们这么苦,哪有现在老老实实回家的道理。」
  俞小塘哦了一声,挣脱开他的怀抱,道:「我先去练剑啦,师祖虽然走了,
我也不能马虎呀。」
  钟华道:「随便练练就好,别像你那个二师弟一样练剑练痴了。」
  俞小塘叹息道:「我们剑宗就我们几个弟子了,大家对我那么好,我不想让
大家失望。」
  钟华笑道:「剑宗弟子哪里少了,如今山下排着好长的队呢。」
  俞小塘扶着额头,道:「不是竖了块不收徒的碑了吗?那些人还不走?」
  钟华道:「要不我去赶人?」
  俞小塘摆了摆手,「没事,晾着他们就好。」
  钟华笑道:「是,大师姐。」
  俞小塘白了他一眼,不由回想起夜里两人在床上的时候他总喜欢喊自己大师
姐,仿佛那样很……刺激。
  但是她总是不愿意喊他小师弟。
  这是她心里很禁忌的称呼。
  小师弟,小师弟……小塘现在过得很好,你也好好的啊。
  ……
  而落灰阁中,裴语涵正在抄书。
  笔缓慢地落着,细细将一笔一划落满了整张白纸,那些字迹最初还透着凌厉
的剑意,写到后面越发圆润工整,好似簪上宣纸的一朵朵小花。
  她抬起头,眯着眼看着红鹤远去的影子。
  然后重新低下头,在纸上落字。
  第一笔有些歪。
  她轻轻叹息,搁下了笔。
  这场师徒的重逢很是短促,除了每日的三问,两人甚至没有说过太多的话。
  五百年未见的重逢就是这样吗?这和她想的不太一样。但是她内心深处却没
有太多的遗憾。
  或许是因为在先前,她已经经历过一场轰轰烈烈的师徒重逢了吧。
  调整思绪之后,她重新开始抄书。书是随意选的,书上的句子她也没有完整
读过,她只是单纯地抄每一个字,亦或者细到每一个笔画。
  写字可以静心。心静才能修行。
  这段日子里,她除了指导三个弟子练剑之外,便是在落灰阁抄书。
  她一直静坐窗畔,蹙眉的次数越来越少,眸子里喧嚣沉淀,越渐清静。
  写到后来,她也不再抄书,她开始自己写书。
  其间有自己的剑道感悟也有这些年来所遇到的人和事,而有些她不愿回想的
事便避而不提。
  有时俞小塘会趁着师父不在的时候偷偷跑进来看她写的东西,她发现师父的
笔锋之间已然见不到丝毫剑意的锋芒,吓得她几乎以为师父要弃剑了。
  时间就这样简单温和地过着。
  她有时会搁着笔发呆,目光望向了很远的地方,像是在想什么事,什么人。
  春风越渐和煦,积雪消融,寒意随着春溪碎声而去。
  一直到最后一缕春风消逝,天气转而温热。
  艳阳高照里,裴语涵恍然发觉,夏日已经来了。
  她用镇木压住了纸,走出了昏暗的阁子,光线一下子泛滥地落了下来,她抬
起袖子遮着光,踩着自己的影子一步步走着。
  鹤唳声陡然响起,划过天穹,在青云之上留下红色的孤影。
  裴语涵抬起头,望着盛大天光下,那离去的红鹤,它飞过寂静的山岚和醒来
的人间,它远远飞去,云深不知处。
  她没有怪师父的不辞而别,甚至想着,是不是自己天天去提问,把师父给问
烦了。
  接着她像往常一样跪伏了下来,对着师父恭敬行礼。
  然后她平静起身,向着寒宫外的青山秀林中走去。
  山间四时的风景她已经看过了百年,但是怎么看似乎都不会厌倦。
  光影寂寞的密林外,池水清澈见底,洒落的光斑模糊地漾开,水纹间粼粼闪
耀着碎银色。
  裴语涵缓缓踱步,临波而立。触目所及之景都是回忆。
  百年风停雨落,如今景色妩媚,青山依旧。
  心中难免慨叹。
  这天傍晚,俞小塘推开窗,忽然望见了西边的天空上挂着一道极美的烟霞。
  她又发现,那绮丽的烟霞像是会分娩一般越来越多,一道道地铺陈在天上,
如七彩绒羽的孔雀在夕色中璨然开屏。
  她下意识地推门而出,循着烟霞的方向仰头跑去。
  她停在了一处山崖之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画面,竟是痴了。
  烟霞之下,青山之上,流云如缕。
  一个衣裙如雪的女子立在暮色里轻柔挥动着手臂,如握着一支无形的笔。
  整个天穹便是她的画纸。
  绛红色的霞光里,落日漾着流火的光色,连绵的山岚都成了漆黑的剪影,女
子清丽的背影同被拉得很长很长。
  俞小塘就站在她的背影里,痴痴地望着白裙飘飘的女子。
  漫天的霞火都是她信手拈来的风景,轻轻挥袖间便是霞光万丈。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这一道道霞光都是剑意。
  原来师父无时无刻不在修剑。
  原来世间竟有这么美的剑意……
  那些剑意铺满了她的视野,她再也望不见其他东西。
  看着看着,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她忽然对着裴语涵的身影跪了下去,哽咽地喊了一声:「师父。」
  裴语涵转过身,对着她温柔地笑了笑。
  她身后是肆意汪洋的烟霞,其下更是千千万万的人间烟火,而这回身一笑却
不在烟火之间。
  她一身白裙,沐浴霞光,却没有一道霞光沾染上她的白衣。
  那一刻俞小塘有一种错觉,仿佛站在青山上的已不是自己的师父,而是一个
路过人间的仙子,涤去了尘埃亿万,随时都要御剑乘风飞去。
  等俞小塘回过神来的时候,裴语涵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将少女扶了起来。
  「师父……」俞小塘回过神,由衷道:「师父的剑真美。」
  裴语涵温柔地笑了笑,她拉起俞小塘的手,朝着寒宫走去。
  俞小塘仰头看着她的脸,微笑道:「师父,我好久没看到你这么开心了。」
  裴语涵笑了笑,「谢谢小塘。」
  俞小塘忽然低下了头,道:「师父,对不起。」
  「怎么了?」
  「其实平时的时候,我经常来偷看师父写的字。」
  「我知道的。」裴语涵始终带着微笑,「这些事情本就早晚要告诉你们的。」
  俞小塘低着头,扯着裙角:「那小师弟……」
  裴语涵摸了摸她的头,笑道:「都过去了。」
  俞小塘也仰起头笑了起来:「师父,我想一直陪着你。」
  裴语涵点头道:「好呀。」
  俞小塘更开心了,她蹦蹦跳跳地雀跃起身子,张开双臂,像是要抱拥住漫天
彩霞。霞光落在她粉嫩的脸颊上,她如披彩衣,她背对着裴语涵,高兴地看着暮
色笼罩的寒宫玉宇,自语道:「这里是我们的家啊……」
  ……
  转眼间人间便已春去冬来。
  俞小塘再次披上了厚厚的貂裘,裹得像是一只胖乎乎的松鼠,煞是可爱。
  雪已经下了好几场了,走路时候尽是沙沙的踩雪声。
  金秋时节埋下的桂花酿也熟了。
  她像着去年一般取来与钟华对饮着,看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心想着又一年
落雪时节了。
  隆冬已至,一年就要这样过去了。
  裴语涵也披着红色的裘袍,站在雪地里,眉目愈发沉静。
  而浮屿高悬云海之上,不知人间严寒冷暖。
  苏铃殊教完了一日的课业,收好了书本与戒尺,朝着圣女宫走去。
  如今叶临渊与夏浅斟封剑神王宫数月,不知在做什么。总之偌大的圣女宫便
是她一个人的了。
  陆雨柔与赵溪晴也渐渐习惯了如今的修行,今天课业完成之后她们追了出去,
一人挽着苏铃殊的一只胳膊,一口一个苏姐姐地叫着,央求她带着她们去人间看
雪。
  这位不比她们大多少的紫发少女莞尔地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回到圣女宫之后,她发呆了许久,最后留下了一封信。
  接着她带着两位女弟子前往浮屿的渡口,两个少女皆一脸雀跃,一声声苏姐
姐喊得更为亲昵。
  那一日,云海分浪,一叶小舟载着三个少女向着人间驶去。
  为首的少女容颜秀美,紫发飘飘。若从人间仰望,便是仙子御舟过凡尘。
  ……
  北府间,陆嘉静的修行到了紧要关头,陪着林玄言的时间越来越少,季婵溪
便经常去林玄言那边坐坐。
  起初林玄言看到她便有些胆战心惊,接着他发现少女好像没什么歹意,虽然
还是喜欢捉弄自己。
  某一天,季婵溪一如既往地推开门,坐在林玄言的床边。
  林玄言装睡着。
  季婵溪不管他真睡假睡,本着一力降十会的想法捏他的脸揪他的耳朵。
  林玄言被迫睁开了眼。
  「季大小姐有何贵干?」
  季婵溪淡淡道:「我想找你聊聊天。」
  林玄言问:「你是遇到修行的瓶颈了?」
  季婵溪摇摇头。
  林玄言又问:「那是陆姐姐近期闭关了,你闲的无聊?」
  季婵溪道:「不是,我就是想和你聊聊。」
  林玄言不知道她卖的什么药,便道:「那好。」
  季婵溪屈着双腿托着香腮靠在墙上,她侧过头望向林玄言,道:「你给我讲
讲故事吧。」
  林玄言觉得一阵头疼:「为什么不是你给我讲?」
  季婵溪道:「如果你要听的话我也可以给你讲。」
  林玄言微愣,他看着面容平静的少女,忽然觉得今天的季婵溪自己好像不认
识。
  季婵溪问:「你要听吗?」
  林玄言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季婵溪微微仰起头,陷入了回忆。
  「小时候,我是在青楼里出生和长大的,我娘亲是青楼里的头牌,每天要去
陪许许多多的客人,与我在一起的日子很少,我是一个叫小翠的姑娘带大的,那
时候青楼的姐姐们总喜欢把我打扮成男孩子捉弄我,那时候我什么也不懂,以为
世界就是这样的。只是很多夜晚,我总是能感觉娘亲的身子在轻轻地抽动着,然
后我就抱住她,说娘亲不哭……然后这样的日子就过了好几年,一直到我七岁。
  一开始我总是问我父亲是谁,我娘总是不告诉我,后来有一天,小翠偷偷给
我讲了,我娘知道以后就狠狠掌了小翠的嘴,那之后,我便再也没有问过那些
……」
  「然后我七岁那年,发生了一件大事。」
  季婵溪回忆起当时的场景。
  「那一日很多人冲进青楼说要见我,我娘和许多人在外面拦着,最后实在拦
不住了,便让我从后门溜了出去,女扮男装送去一个学塾里随着先生读书。七岁
那年,我开始读书了。当时我一直不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后来我才知道,原
来轩辕王朝每隔几年都会评一个美人芳华榜,而那一年,年仅七岁的我上榜了,
代替了当时的一位仙门贵女成了美人榜第四的人。那贵女的许多追随者很不服气,
觉得一个七岁的少女凭什么可以称得上美人,便都来青楼闹事。那件事之后,我
便很少回去青楼,即使是回去,也是偷偷摸摸的。」
  林玄言看着季婵溪,忽然发现几个月过去了,她的头发又渐渐长了,如今已
经披到了肩上。侧面望过去,这个如黑白墨笔绘成少女痴痴地望着前方,喃喃地
诉说着自己的记忆。
  林玄言不知道她七岁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只是她如今看上去确实极美,黑白
分明,容颜上挑不出任何瑕疵,清冷而古意。
  「后来呢?」林玄言接了句话,示意自己在听。
  季婵溪缓缓道:「后来没过多久,我娘病死了,我是在我娘病入膏肓的时候
才知道她生病了,我娘临死的时候,将那张封存着失昼城二当家魂魄的纸给了我,
要我一定要好好收着。再后来,季易天找到了我,他说他是我爹,带我去了阴阳
阁,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来闹事说要找我,而天下人都猜测我是她的私生女,
他也没有公开否认过,那以后是一个比我大四五岁的少年带着我,他说他是我哥
哥,叫季昔年。此后的日子风平浪静,有许多人看了我一面就喜欢上了我,其中
也包括那个叫萧忘的,但是我从来没有在乎过。」
  「本来我想着,在那次试道大会结束,我顺利夺魁后,我就去一边云游天下,
一边帮南卿姐姐寻找她的后世。」
  「我娘亲也很漂亮,但是我不希望像她那样过一辈子,所以我示弱了十年,
装不会修行之人装了十年,我觉得这样一鸣惊人会很帅,很成为一个传奇的名字,
可以让那些曾经堵在我们家门口要我娘亲交出我的人彻底闭嘴。」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的。」季婵溪声音越来越轻。
  林玄言默默地听完,忽然问:「那你第一次见到我呢?林间小溪的那一次。」
  季婵溪道:「那时候我觉得,我们可能是同类人。」
  林玄言补充道:「同类但不同道。」
  季婵溪点点头:「后来你赢了第一次的时候,我便知道我最后要面对你的。」
  林玄言笑道:「我倒是没想到你能那么厉害。」
  季婵溪冷笑道:「所以你白活了这么多年。」
  林玄言道:「其实那一日即使我不让你那一剑,我也未必可以赢你。」
  季婵溪不置可否,忽然问:「你生我气吗?」
  林玄言微愣,「因为你说我白活这么多年?」
  季婵溪翻了个白眼,「我是说陆嘉静的事。我当着你的面这么对她,你生气
吗?」
  林玄言笑道:「我气死了,我恨不得现在就钻出来把你打一顿。」
  季婵溪笑了笑,忽然隔空弹指狠狠敲了敲他的额头:「我的故事讲完了,轮
到你了。」
  林玄言额头一点通红,痛得龇牙咧嘴,「你今天来总不是只想听我讲讲故事
的吧?」
  季婵溪渐渐收敛了笑意,她迟疑了一会,喃喃道:「今天是我娘亲的祭日。」
  林玄言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季婵溪继续道:「再过三天是我父亲的祭日。」
  林玄言回想起那个雪夜,他自然不觉得自己不应该杀季易天,但他仍然对少
女诚恳地说了声:「对不起。」
  黑裙的少女摇了摇头:「这些事情在北府那一战的时候就算清了,我不怪你
的。」
  她忽然举起了手,手指环起,作握杯状,然后转动手腕,作倾杯状,在身前
缓缓划了一个圈。
  若洒酒祭先人。
  林玄言看着她,忽然觉得自己与她似乎从未相识。
  杯酒似是倾尽,季婵溪收回了手,停在胸前,她望向林玄言,微笑道:「轮
到你讲故事了。」
  林玄言稍一沉吟,然后摇了摇头。
  季婵溪再次作弹指状。林玄言忙解释道:「我的故事比较长,可能需要讲很
久。」
  季婵溪道:「没关系,我们现在在北府最不缺时间。」
  林玄言看着她,忽然道:「季大小姐,其实我还是觉得你现在长发的样子比
较好看。」
  季婵溪扯了扯嘴角,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这话若是让陆宫主听见了……」
  林玄言连连求饶。
  季婵溪笑了笑,忽然从袖中取出了一条白色的布带,然后双手环到脑后,将
秀发拢起,用那布条打了一个雪白的蝴蝶结。
  然后她看了一眼林玄言一眼:「怎么还不讲?」
  林玄言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想起,那布带是当日那截衣袖,那日冰桥之上,
她不肯松手,于是他干脆割下了自己的衣袖。
  那截衣袖她当时狠狠攥在手里,或是卧薪尝胆,或只是不忍丢弃,总之她一
直将这截衣袖留在了身上,如今更是系在了发间。
  林玄言忽然展颜一笑,缓缓说出了那个烂大街的开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
一把剑,剑里住着一个少年……」
  北府难知岁月。
  小屋之外,灯火昏沉,烛影摇曳。小屋之内,男女交谈声偶尔响起,似窃窃
私语,如是而已。
上一篇:【独木成林】 14 洞房花烛 约法三章
下一篇:【九州魔魇劫】 第3-4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