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落雁长歌】第四卷汉山遗秘 1-3

              第一章犬奴契约
  第二日,清晨,斛律府,斛律豹所在百事楼里。
  一个蓝衣老者跽坐于席上,对面的斛律豹正给他沏茶。
  斛律豹将茶杯递向老者,恭敬地道:「师傅,请用茶!」
  老者接过茶,饮了一口,叹道:「豹公子,这茶虽然清新润口,但目前府内
情形却如鲠在喉啊!」
  斛律豹道:「师父,难道是指前几日莫名失踪的几名家丁?我已经派马元探
察此事了,只是目前尚无头绪。」
  老者道:「据目前来看,为师判断他们要么是潜逃,要么是被人所擒。无论
从哪点看,里面似乎都有猫腻。」
  斛律豹眼睛一亮,道:「那就是说,确是有人对斛律府有所图?」
  「嗯。将军临行前曾说他仇家甚多,此去塞北,其中间隙。怕会招来仇敌觊
觎。」
  「有师父坐镇,何惧那些宵小?」斛律豹傲然道。
  老者摸了摸胡须,摇摇头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还是小心为上!」
  斛律豹道:「那我亲自督查此事!」
  老者点点头,道:「为师与你一同!」
  与此同时,秦娥寝居的水榭院。
  书房外。
  那轻盈的晨光从窗户跳进来,落到书房的墙壁上,席子上,案几上。而案几
上则狗趴着一个一身华丽锦衣,丰腴婀娜的中年美妇人。她的双手捧着一个洁白
的瓷瓶,里面是一株优雅高洁的水仙花。然而,奇怪而诡异的是。她却是襦裙半
敞,上身露着一对大吊奶,晃晃悠悠。下身只穿着一件黑色连裤袜,只是中间镂
空,光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朝天高举,左右摇摆,那胯间绯艳的蜜穴正往外流
着似白似透明的淫液,在阳光下格外淫靡动人。她肌肤白皙光滑,如雪似玉。那
阳光落在她身上,倒显得圣洁而光辉,似是娼妇,似是玉女。
  她云鬓凌乱,脸泛红晕,眯眼咬唇,口中发出浅浅的低吟。
  「嗯嗯……主人……」
  在其背后,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正埋头于她胯间,像一条公狗般,伸着舌头
在那阴阜上方的阴蒂快速舔弄着。
  那颗褐色的阴蒂柔软又滑腻,经舌头舔拨,欲渐发涨,像是颗葡萄般可口。
  「嗯啊啊!……好麻!」美妇忽然仰起头,发出一声高亢的浪叫。
  背后的男人这时抬起头来,原来正是寐生,这撅着屁股的美妇自然是斛律府
主母秦娥了。
  「夫人,可先忍耐着,今日要送你几件饰品呢?!」
  「主人……要……要送什么?」
  「待会你就知道了!」
  寐生先从盒子里拿出一个药瓶,往阴蒂处倒了几滴液体,便用指肚沾些液体
将整个阴蒂处都涂抹均匀。
  接着,他又从盒子里拿出一根粗银针,点了一只蜡烛,将银针放在上面烤了
一会,待其烧红降温后,便猛地往美妇那娇嫩的阴蒂横插了进去!
  「啊!好痛!」
  秦娥感觉阴蒂处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她痛得不禁咬牙惊叫,那张俏
脸顿时皱成了一团。
  寐生两指夹着银针左右旋转,那阴蒂被穿透的洞口处竟然没没有一丝鲜血流
出。
  「啊啊啊!好痛啊!主人!饶了贱妾吧!」秦娥痛呼连连。
  他心里暗暗吃惊:「这极乐宝盒还真是神奇精巧啊!竟然能瞬间止血!」
  待阴蒂上的洞口稍大后,寐生便拔出了银针,又从盒子里拿出一根金环来。
  金环约指环大小粗细,通体泛着金灿灿的光,看起来颇为名贵。虽然看起来
像指环,但它的表面有个凹陷的锁扣,这原来是个机关。寐生又从盒子里拿出一
根绣花针般细小的钥匙来,往凹陷处插进去,又用力一扭,锁扣便被打开。那金
环的凹陷处便一分为二,顿时分出环首,环尾。
  环首如针尖,寐生将其对着美妇的阴蒂洞处轻轻插了进去,又往环尾的凹陷
锁扣出用力一扣,再插上钥匙,用力一扭,这个金环便镶嵌在美妇的阴蒂上了。
  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疼痛,寐生不得不感慨;药效确实很强。
  秦娥感觉阴蒂忽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阴蒂上多了一丝凉意,摇了摇屁股问:
「好痛啊!主人……那是……」
  经过昨晚一夜的调教,她已慢慢接受对大龙称呼主人了。
  她挽不过大龙的强弓啊!
  他拍拍秦娥的屁股,道:「夫人,翻身看看你的小浪穴!看我给你送什么礼
物了?」
  秦娥翻过身,慢慢张开双腿,往胯间阴阜处一瞥,便赫然见到一枚金闪闪的
金环戴在自己那娇嫩的阴蒂上!那蜜穴心在阳光下散发着粉艳艳的光泽,那金环
在阳光下耀眼无比,两者交相辉映,奇妙绝伦!
  秦娥眼里闪过几丝惊恐之色,哆哆嗦嗦地道:「这……这……要是让夫君看
到的话……」
  寐生捏住金环往上轻轻一提,纠正道:「嗯?在我面前只能叫他斛律山!这
个金环你只能一直带着!这把钥匙独我一把,你是打不开的!开或不开,在于我,
懂吗?」
  「嗯啊啊!!!懂……懂了!」秦娥皱着眉,高声哼叫着。
  寐生端详着美妇那一对雪白的乳房,调侃道:「夫人这对吊奶怎么能缺少了
装饰品呢?夫人你说呢?」
  秦娥小心翼翼地看了寐生一眼,唯唯诺诺地道:「是……是的。」她感觉自
己已经逐渐滑向了深渊,无法回头。
  寐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叼住美妇的左乳,牙齿夹着那花生米大的乳头
轻轻地磕着。
  「嗯哼啊呀!」秦娥感觉乳头又痒又麻,禁不住发出低吟。
  左乳舔弄了一会,便又向右乳掠去。如此一番拨弄,左乳头便被刺激得肿胀
起来。
  「夫人的乳头还真是和豆蔻少女般可爱。」
  寐生说着便拿起药瓶,往乳头上倒了些冰麻液,用指肚在上面轻轻涂抹均匀。
  「嗯哼啊……好舒服呀!」那种冰凉酥麻的感觉然秦娥感觉呼吸都通畅轻盈
了许多。
  涂抹完毕后,寐生再从宝盒里抽出一根更粗大的银针,将银针放入蜡烛焰里
烧红。
  秦娥一看到那根粗大的银针,浑身开始发起抖,眼里满是害怕,颤抖着道:
「主人……这……这……针好大呀!」
  寐生嗤鼻道:「有我的鸡巴大吗?那么粗的鸡巴捅进你的小浪穴里,见你倒
是欢快得很呐!」
  待烧红的银针冷却下来后,寐生拿着针对着那花生米般的乳头横插进去!
  依然不见血,只是这一次的疼痛更为剧烈!
  「啊啊啊!」秦娥再次发出痛叫。
  寐生道:「声音这么大?夫人想让别人一同观赏您的胯下春光么?」
  她的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但处于对寐生的恐惧,她只能闭眼,咬牙,强行
忍耐着那乳头出传来的火辣辣的痛,那种痛如同被炭火灼烧一般,触及灵魂啊!
  待洞口大小合适,寐生拔出银针,从盒子里又拿出一枚小金锁,约约大拇指
大小,上面刻着一个娥字。这是寐生昨日在西市的一家锁店里打造,共有一对。
  秦娥一见到金锁,虽然乳头不时传来阵阵剧痛,但她还是可怜巴巴地问:
「主人……这锁要?」
  寐生道:「当然是穿在你的奶子上啊!这个礼物很别致吧?!」
  秦娥心里一苦,眼中一酸,便流出泪来,道:「主人……奴婢以后……一定
听话……求求您!……不要穿上锁!」
  乳房上要是被穿上锁,那被发现的几率可比在阴蒂上的大多了!
  寐生并没有因为美妇的可怜兮兮而心生怜悯,只是冷冷地道:「不必多言!
  我的话就是圣旨,只要穿金锁,才能证明你的心真正臣服于我!」
  但他话锋一转,突然道:「不过,你要是能够提供冥盔的下落,那么便饶了
你。」
  「主人明鉴啊!贱妾真个不知道什么冥盔啊!」秦娥呜咽着解释。
  他不再多言,猛地将金锁穿过乳头,然后拿出钥匙将其锁了起来。
  然后又如法炮制,在秦娥的求饶和哭泣中,在另外的右乳上也穿上了一枚金
锁,上面有个字:奴。
  两只乳房一番折腾,秦娥早已痛冷汗淋漓,肌肤潮红,犹如大病一场。
  不过话说回来,那略泛黑的乳头穿上了金锁之后,虽然没变的更加好看,但
在配合周围的一圈乳晕,倒显得颇为别致。
  寐生在美妇胸前的金锁上来回拨动几下,道:「夫人,喜欢吗?」
  秦娥哪里敢看自己乳头的模样,只能低低嗯了一声。
  寐生上下打量着美妇乳环和阴环,忽然脑中又生出一道灵光。道:「得了,
看得出夫人闷闷不乐,那我再送夫人一个项链吧!」
  说着,便从木盒中找出一个银色项圈。
  他找出盒子里那根类似鱼线的透明丝线,在银圈的一处打上死结。将银圈递
到秦娥面前,道:「戴到脖子上去。」
  秦娥正在害怕呢,本以为又是什么变态东西,见只是一个银圈,类似于首饰,
便依言戴在了脖子上。
  寐生用力扯了扯手里的丝线,秦娥便感觉脖子被银圈猛地一箍,身子瞬间往
左一侧,险些跌倒。
  「嗯,这丝线不知是何材料,竟然如此坚韧!效果不错。」寐生想。
  寐生拍了拍美妇的屁股,命令道:「像刚刚那样,趴在案几上,扶着花瓶。」
  美妇温驯地点头,然后扶住花瓶,双膝跪在案几上,又将那白生生的大屁股
朝早晨的太阳撅了起来。
  寐生见她摆好动作,便从盒子里拿出一只红色的小木盒,大小形状皆类似胭
脂盒。他一打开木盒,顿时一股淡香味便飘了出来。这里面有一些朱红色液体,
类似墨水。按照极乐宝典所介绍,这是一种特殊液体,可以做纹身,也可以用来
写字,无毒无任何危害。
  寐生用手抹了一些液体便往美妇的阴户上涂抹,秦娥哼道:「嗯……主人…
  …您……往那里……涂得什么……」
  寐生道:「常言道:签字画押,夫人正式认我为主之前,总得留些印记吧?」
  说着,便又涂抹起来。不一会那褐带紫,紫带红的阴唇便变成了朱红色,犹
似一张红艳艳的嘴唇,艳丽勾人。寐生从怀里掏出上次那张秋千图,将右下角的
空白处对着阴户便用力摁了下去。
  「嗯啊……」那蜜穴一被拨弄,美妇难以自抑地发出呻吟。
  过了一会,寐生拿回纸张,展开一看,只见原本空白的右下角处已然多了一
枚不深不浅的阴唇印记。端的是的绯艳绮丽。
  他从案几的笔筒里拿出一根毛笔,在砚台里沾了沾墨水,便在正下方写了几
行字。曰:「妾身秦娥愿终身在黑衣天王的胯下撅臀承欢受精,羽翼下生儿育女。
  为奴为犬,为妾为仆,天涯海角,矢志不渝!」
  他虽其貌不扬,但书法气势却犹如龙飞凤舞,气壮山河。可惜的是内容不是
登极诏,而是淫靡的契约。
  寐生看了看自己的杰作,眼中闪过一丝快意。他将纸笔递到秦娥面前,道:
「你们文人墨客向来喜欢留些字,今日你便留下自己的大名吧!」
  秦娥从放下花瓶,接过秋千图一看。竟然是那日的场景,上面还有一个女人
的阴户印,这怕就是自己的!再看下面的一行字,更是让她恨不得钻到地下。
  到底是签还是不签,签了自己就没有任何回头路了!自己被他牢牢控制了把
柄,瞬间可以毁灭掉不仅仅是自己,还有自己的家族!
  只是,她没有任何办法。
  最终,她还是认命,在那行淫靡的契约下签了两个娟秀的字:秦娥。
  寐生柔声道:「今日起,我便是你主人,我不会伤害你或者你的亲友,你只
需听命即可。但若是想要告密或者对我不轨,那么夫人的一切将会被公之于众!
  明白了吗?」
  秦娥低着头,应道:「明……明白。」
  几滴泪水从她眼眶滴在秋千图上,留下了斑斑痕迹。
  「好!那今日便是你做我母狗的第一晚,你可要好好表现!」寐生捏了捏美
妇的下巴道。
  深夜,斛律府,正北面高墙处。
  明月如一轮玉盘高悬在空中,将月辉轻柔地泼洒在大地上。照在紧贴高墙下
的在石板路上,反射出银白如雪的光。
  「啪啪啪!」这条青石板路的正前方忽然响起几道声音。
  伴随声音出现的是一人一犬两个身影。
  那人不过少年身高,但旁边确实一直身形硕大的犬,只是距离远,人犬皆不
能辨清细节。
  「啪啪啪!」那少年手里拿着一根皮鞭,对着那大犬的屁股用力着抽了上去。
  「汪汪汪!」那犬随之发出几道叫声来。
  只是声音尖细,听起来甚是奇怪,并不似狗叫,而更像人声。若真是人的话,
那就有些诡异了,深更半夜学做狗在这里受人鞭打,还学狗叫。不过话说回来,
就算是狗,也很奇怪。
  那人和犬逐渐从远方的黑暗中走近高墙,渐渐地,露出真容。原来竟是两个
人!
  手里执鞭的正是那少年,而他脚下的那只听话的人性犬,竟然一个气质端庄
的中年美妇人。她挽着倭坠髻,青丝如云。那杏眼桃腮,也艳丽夺人。只是虽身
穿华丽的锦袍,但上身半裸,裙摆上撩,撅着屁股。那雪白的脖子上还套着一只
大金环,上面有一根丝线正拉扯着她。美妇四肢着地做着狗爬,嘴里发出汪汪汪
的狗叫。那两只大吊奶随着爬行而左右甩动着,上面两只金锁在月光下格外耀眼。
  而背后,那肥白的大屁股朝夜空的月亮高举着,如雪团般白,如羊脂般滑腻。
  随着两腿的动作,而上下起伏,左右摇摆,荡漾起一圈圈臀波,成熟撩人。
只是那上面的道道鞭痕,诉说着这个少年的不解风情。
  自然,这个少年正是寐生。
  寐生俯下身子,贴在美妇的耳边轻声道:「夫人,哪怕说出一丝关于冥盔的
讯息,便饶了你钻狗洞。怎么样?」
  他自然还没有完全死心,希望能从秦娥的口中得知哪怕一点点冥盔的消息。
  只是秦娥还是那般可怜巴巴的模样。她唯唯诺诺地道:「贱妾要是知道这些,
早已告诉主人,何必等到今日。」
  依照秦娥的软弱性格,要真知道,怕是早已说了出来。看来,这条捷径走不
通。要从那个疯婆子贺金兰哪里探察一番。
  高墙处,有一方狗洞,可容一人通过,这狗洞链接着外院,哪里是饲养家畜
的地方。
  寐生驱赶着秦娥来到狗洞前,道:「钻进去!」
  美妇依言地爬进狗洞里,温驯而熟练地撅起了大屁股。她腰部以上的位置以
穿过墙外,而腰部以下依然留在高墙内。屁股在月光下泛起鱼肚白,而那绯艳的
蜜穴正潺潺溢出淫液,如落花流水。
  「真听话,主人这便给你赏赐!」
  说着,便稍拉裤头,露出紫黑色的大肉棒,对着蜜穴就扎了进去!两瓣花一
样的阴唇如泥土一般便随着肉棒陷了进去。
  「噗滋!」肉棒太大,一插进去,便将蜜穴的的淫液挤了出来。
  「额啊!」美妇腰肢往下一沉,屁股受力再一撅,发出一声欢快地浪叫。
  寐生扶着美妇的柳腰,对着白生生的肥屁股便用力干起来。
  「啪啪啪!」美妇的屁股雪白而酥软,犹如面团。每一次插入,都会被撞击
地泛起层层肉浪,形成各种形状。
  「爽不爽?」寐生问道。
  「嗯啊啊!爽……爽呀!」秦娥哼道。
  寐生又问:「你是谁啊?」
  秦娥道:「嗯嗯……我是你的母狗,骚母狗啊!」
  寐生问:「我在干嘛啊?」
  秦娥一边止不住地浪叫,一边回到:「嗯啊啊啊!……你在艹我这只骚母狗
……」
  「哈哈哈!」
  「这次要干大你的肚子,让你大肚子!」
  「恩恩额啊啊……让奴婢受精吧,给主人怀个大胖小子……」
  「滋滋滋!」一大股阳精射入美妇的子宫内。
          第四卷汉山遗秘第二章秘密地图
  虽然没有直接从秦娥口中得到冥盔的踪迹,不免有些遗憾。但得知那个疯婆
子- 贺金兰便是斛律山的第一位正妻,却又是柳暗花明。
  既然她是斛律山的妻子,那么她对斛律山应该了解很多。关于祖桓将军头盔
的讯息,她至少应该知道一些。所以贺金兰就是当下最重要的突破口!
  从她先前的言语中可以看出,她对斛律山颇为不满和不屑,甚至数次羞辱。
  而对祖桓将军却是尊敬中又有同情。自己在伏尸岭听无头将军口中得知,斛
律山背叛了他!而这也许正是贺金兰鄙夷斛律山而同情祖桓的的原因。
  以此推出,贺金兰的内心是偏向于祖桓将军的。而自己,正是受祖桓将军所
托了寻找冥盔。如此一来,便可免去诸多周折。
  只是,另一个问题又出来。疯婆子既然是贺金兰,那么为何会突然发疯呢?
  若是真疯,倒还罢了。若是假疯,或是半真半假的疯,苟且在斛律府几十年,
那么必有所图。难道是为了那个冥盔?
  当然,这只是寐生的一种比较坏的猜测而已。无论她是真疯还是假疯,只要
心理偏向于祖桓将军,那么便有机会探察出一些秘密。不管怎么判断,且去试一
下!
  于是他又趁夜去了,斛律府西北院。
  院落是一如既然的荒凉,他刚进屋子,便见到疯婆子坐在席子上,脚下依偎
着一只黑猫。
  黑猫见到他,身子顿时往后一缩,眼神警惕地望着他。
  「这只黑猫,怕我找你来寻仇吧!待会再找你算账!」
  寐生行了礼,道:「前辈!」
  哪知疯婆子只是嘿嘿一笑,她对着寐生如是说道:「天黑了!收摊了!没有
包子卖了!」
  看这言行,这疯婆子似乎又疯了!
  寐生紧紧地盯着对方的眼睛,想要从中察出猫腻。只是那双浑浊充血的双眼
里满是混乱和激动,似乎并没有掩藏什么秘密。
  这一次,似乎又要落空了。
  「我不是来买包子的,前辈,您不记得我了?」寐生微笑着问。
  疯婆子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反问道:「你!你是谁?」
  「这老东西疯得倒真是时候!莫不是有诈?」寐生暗想。
  于是他旁敲侧击地问:「前辈,祖桓将军可曾记得否?」
  疯婆子听到他的话,脸色更加迷惘了。斥道:「你来我店里,老问这些老身
不知道的人名做什么?」
  「嘿嘿嘿嘿!莫非你个贼人!?问这么多想要谋取我家财产?!」她发出一
声怪叫,对着寐生龇牙一笑。那黑黄参差的牙齿,合着那张老树皮般的脸,别提
多恐怖了,活像是一只女鬼。
  寐生见她又回到初见时的疯癫,心知不管是真是假,现在再想顺着上次的交
流往下是不可能的了。
  他忽然心生一计。脸上先是一笑,然后语气严肃地道:「前辈现在明明清醒,
却如此装疯卖傻,所为何故啊?莫非有心中难言之隐?」
  疯婆子听他这话,表情变得异常恐怖,厉声斥道:「你这个贼子!深更半夜
闯我私宅,定是要谋我家财产!赶紧滚!!!滚!」
  走!走!走!「寐生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拱拱手道:「前辈,后会有期!」
  他说着便往门外走,刚走几步,他猛然回过头来喊了一声:「贺金兰!」
  疯婆子脸色猛地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不过瞬间又恢复了正常,然而她
的表情却已然被寐生清楚的看在眼里了。此时此刻寐生敢断定:她现在没有疯,
而是在装疯!没错,这个疯婆子,极大可能便是贺金兰。
  寐生见她无话,又淡淡一笑,以一副轻松的口气道:「贺金兰!你休要装疯
卖傻了!我要是没有把握,怎么会来找你呢?」
  疯婆子神情变得更加痴癫,胡言乱语道:「贼子!贼子!你一定是恶鬼派来
的奸细!你要下地狱!」
  她表情变化越是剧烈,寐生越感觉自己猜测的不差,她就是贺金兰!寐生大
着胆子道:「前辈何必还要掩饰?晚辈乃是祖桓将军所遣!是友非敌。」
  「天杀的贼子!」疯婆子在席子上捡起一个破碗便往寐生砸了过来!
  寐生闪身避让,「啪啦!」破碗应声而碎。
  他一脸严肃,郑重地说道:「祖桓将军失去头颅,困在伏尸岭已整整一个甲
子!你身为他的部下,难道要继续这样不闻不问,装聋作哑下去么?」
  寐生这句话透露出了很多重要的真实信息,所以极有力度,疯婆子听完他的
话,当即肩膀就无法自控地颤抖起来!
  他见其这般模样,便趁热打铁继续道:「你若是不信,可以看看这个!这是
祖桓将军交给我的信物!」说着便从怀里拿出同心结,递向了疯婆子。
  疯婆子一见到同心结,眼神瞬间就被吃惊填满。她双手猛地接过同心结,紧
紧地盯着它看了一会,然后激动地道:「这……这是……将军的同心结……!我
见过它!」说话的转眼间,却已是泪眼朦胧。
  她跪坐在地上,喃喃地说道:「这是将军腰间常佩的同心结……没错……」
  此刻,她已然自动放弃了伪装,流露出了真挚的感情。
  寐生仔细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并未打扰。
  贺金兰喃喃自语了一会后,站起身望向寐生。淡淡地道:「没错,老身就是
贺金兰。」
  寐生行礼道:「晚辈见过贺前辈!」
  贺金兰咳嗽了一声,疑道:「你……你是何人?竟有将军贴身之物?!」
  寐生感叹道:「前辈,晚辈是一江湖散修,名唤寐生。半年前在伏尸岭机缘
闯入将军庙,差点被邪教修士所杀,幸祖桓将军出手相救,如此结识。将军使得
一柄伏王钺,胯下一匹高大的战马,宛如刑天战神在世!」
  寐生的话与贺金兰记忆中的祖桓差不多形象,她的怀疑依然消去。略显激动
地问:「那……将军……现在如何了?」
  寐生低头叹了一声,道:「将军情况很不妙啊!」
  「将军失去头颅已经整整一个甲子,幸意志如铁,所以残魄未免,至今保留
意识。可是由于没有了头颅,残躯日夜备受煎熬,仅凭着残存的意念在苦苦地支
撑着。可令晚辈感动的是,将军虽然身死,但一直还是心念部下,心念天朝。可
惜……唉!」
  听到他的讲述,贺金兰表情变得更加痛苦起来。她又无力地跪倒在地,嗫嚅
道:「大将军!……是属下无能,属下有眼无珠,坑害了将军啊!」
  老妇无声地咽泣着,脸上青筋浮动,鼻涕横流,已过八旬年纪,哭得像个孩
子般。看起来着实是伤心至极!
  「前辈节哀,将军若在,想必也不愿见到您这般模样吧?」寐生安慰道。
  「将军还说了些什么?」贺金兰擦擦眼泪,问道。
  寐生刚欲出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去关了房门,又折回来。扶起贺金兰坐
在席子上后,叹道:「将军说还有遗愿没有完成,这关乎天下苍生,他无法就此
去见太一神。只是伏尸岭和将军庙内有重重禁制,他无法亲自出山。所以只好委
托小的出来帮他寻找当年与头颅一起丢失冥盔,他说那里有他复活的秘密!一切
希望都寄托在冥盔之上了!」
  他已看出贺金兰对祖桓忠心耿耿,便有意将事情添油加醋地改编了一下,使
其变得更加生动,以此触动贺金兰的心弦,更方便得到冥盔的消息。
  「将军!……」贺金兰低着头,双手捶打着席子,肩膀再上下不停地抖动着,
情绪十分激动。
  寐生轻轻唤了一声:「前辈……」
  「唉!」她重重地叹了一声,抬起头望向寐生,将同心结递还到寐生手里,
然后悲苦地道:「天可怜见啊……将军心之忠勇,虽然过了一个甲子,却仍未蒙
尘啊!实在令属下愧疚心痛,当年我就该死在伏尸岭啊!」
  「前辈……将军虽死,但意志目标并未随之消散,所以委托晚辈进入斛律府
探察冥盔下落。前辈感伤挂怀,晚辈理解。但将军既然选择继续为了理想坚持下
去,那前辈……」
  「嗯……」
  贺金兰点点头,道:「你所言不差,既然将军仍在,那老身这把老骨头也必
须为之赴汤蹈火!」
  不待寐生询问,她又道:「关于冥盔的事情,我知道一些。它应当是被斛律
山那狗贼藏在府里,我这些年一直寻找,只可惜可从未找到。」
  寐生义愤填膺地道:「果然如将军所言!被斛律山所得!这个卖主求荣的奸
贼!」
  贺金兰怨恨地道:「我和斛律山的事情你先前也知道了。当年,斛律山袭击
了将军,盗取了冥盔之后,偷偷将之据为己有。但由于功力不够,冥盔的魔性所
侵扰,变得残暴不仁。我心中怀疑,便追查这件事。结果,却得知一切都是他所
为!他出卖了将军,出卖了天子!却谎称是他人所为!」
  寐生道:「可怜祖桓将军困在地狱般的伏尸岭中,没有香火,不得安息,而
斛律山却坐享荣华富贵!」
  话锋一转,又叹道:「晚辈也只能尽力为将军夺回冥盔,以报将军之恩呐!」
  贺金兰站起身来安慰道:「也许老身能够帮到你。」
  寐生惊喜问道:「前辈知道冥盔在哪?」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斛律府有个秘密的地方!那里也许就藏着冥盔!」
  贺金兰道。
  寐生疑惑道:「前辈的意思是?」
  贺金兰语重心长地道:「你有所不知,将军的盔甲乃是一件流传千古的邪器。
  尤其是那个头盔,里面蕴涵着一种未知的无尽邪恶力量,若是能够支配它一
成,至少也能做一方诸侯。但它也能够惑人心智,若是实力不足的人戴上它,将
会被吸干血液和灵魂而死!斛律山得到它以后,妄图获得冥盔的力量,岂料遭其
反噬,功力大减,险些丧命。故不敢再使用,但冥盔阴气太重,又恐他人知道生
祸,所以便将其秘密藏了起来。这件事,只有我和他知道。」
  寐生心下大惊!冥盔原来是这般神器!他倒吸一口气,惊道:「怪不得将军
对我再三嘱咐,要小心行事!」
  寐生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疑惑道:「前辈为何能对晚辈这般放心,仅凭
着一个同心结信物,便对晚辈说了这么多秘密。」
  贺金兰摇摇头,又微笑道:「我先前用黑猫试探过你,带你进入那口埋尸的
枯井里。你能活着回来,证明你至少是个修士。还有,你既然能悄无声息地出入
斛律府,修为必然不浅,功法必然玄密。夜行斛律府,也证明你必然不是斛律府
的人,所以不是我的敌人。况且你持有将军的同心结,必然见过将军。以将军实
力,当世无人能匹敌!见过将军能活着回来的,必然是友非敌!祖将军慧眼如炬,
怎会视错人?能得到将军的同心结,必然是将军信任的人!老身岂能不信?」
  寐生羞愧地道:「前辈智慧,晚辈佩服!」
  贺金兰叹道:「尅西我武功尽失,垂垂老矣。又百病缠身,现将死之前,能
够听到将军的消息,也无憾了!希望你能寻到冥盔救出祖将军!替我去捎句话,
属下一直没有忘记将军啊!」说着,眼角又流出几滴泪来。
  寐生安慰道:「晚辈定然不负将军和前辈期望!」
  「好了,你打开这张床榻。」贺金兰对寐生道。
  寐生依言翻开床榻,木地板上满是灰尘,平平无奇。
  贺金兰道:「击破它!」
  寐生便一卷贯穿了地板,顿时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地洞来。
  「黑子。」贺金兰唤了一声。
  黑猫喵了一声,飞快地窜入黑洞里,不一会便衔着一个锦帛爬了出来。贺金
兰低下身,从黑猫口中将锦帛拿了过来。放于席子上,展开,一副地图便出现在
寐生眼前。
  「斛律山在偌大的斛律府内偷偷建造了一间巨大的地下室,而这张地图记载
了地下室内部准确方位图,冥盔极有可能就藏在这里!」
  寐生惊道:「斛律山竟然如此小心翼翼,前辈如何得来?」
  「这是我当年照着地图原本偷偷临摹下来的。」
  寐生又问:「那地下室又在哪里?」
  贺金兰道:「这地下室的入口极其隐秘,在清水园的一口井里。这是我当年
跟踪斛律山得知,否则绝难查出入口到底在哪。」
  寐生喜道:「既如此,那前辈为何不?」
  贺金兰嘿嘿一笑,叹道:「我武功尽失,何谈进入啊!况且你看地图介绍,
这地下室里面有层层关锁,堪称百连环。没有钥匙,想要悄无声息地进入,几乎
不可能。」
  寐生叹道:「看样子,还得想其他办法啊!」
  「年轻人,你也不用担心,我知道斛律山手中有一把钥匙,名曰解连环,若
能拿到这把钥匙,必可破锁进入。」
  「那钥匙现在何处?」寐生问。
  贺金兰道:「那把钥匙我曾见斛律用过,呈黑色,牛角状。」
  寐生行礼道:「晚辈知晓,多谢前辈!」
  她又叮嘱道:「你收好地图,一切小心,切勿被人发现!」
  然而,屋顶之上,一个紫袍女人却已经将屋内二人的谈话尽入耳内。
               第三章盗匙
  深夜。斛律府,兰苑。
  那株雪昙花洁白如雪,高雅如月。然而大煞风景的是,一个云鬓乱,衣裳裸
的美妇人正扶着花盆边沿,撅着个如白玉盘般的大屁股,而身后,一个精壮的矮
男正挺动着下体,在美妇的蜜穴里用力地抽插着。
  这自然是秦娥和寐生二人。
  「啪啪啪……」寐生的小腹和秦娥的屁股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嗯嗯啊啊啊……主人求求您……这里危险……会被发现的呀……」美妇一
边求饶似的呻吟,一边用屁股往后顶,迎合着后面肉棒的插入。
  寐生自然知道如此露天交合,很容易暴露。但为了寻个刺激,了结了一下刚
刚入府时的想法,便就这么做了。他揉捏着美妇那肥嫩的屁股,一边干一边打趣
着道:「夫人总这般欲拒还休,实际是为了和我挑逗气氛,对吧?」
  美妇秦娥无奈地道:「是……是的。」
  抽插了一会,他将拦腰将美妇抱起来,然后将屁股正对着那株雪昙花。道:
「夫人几日不曾照顾这株花,今夜要施肥了!」
  他以把尿之姿抱着美妇正对着昙花,妇人那绯艳的蜜穴像花瓣一般娇嫩,红
花对白花,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诱人。
  而那枚的淡褐色的屁眼也含苞欲放,轻轻地收缩着。
  肉棒对着那屁眼,用力一捅!直穿美妇肉穴。
  「噗嗤!」
  「噗滋滋!」
  「嗯啊啊!……好舒服……主人……用力干我呀!干烂我屁眼呀!」
  直干的淫液横流,美妇浅浅低吟。
  「嗯啊啊!丢了!丢了!又射进来了呀!」美妇肉穴一麻,一泡尿激射而出,
犹如雨落,散在雪昙花上,为其滋养。
  寐生将她抱进屋内,放在床榻上。道:「夫人,你爽也爽了。接下来,要替
我办一件事情。你可愿意?」
  「贱妾愿意……主人你说吧。」秦娥蜷缩在榻上,道。
  寐生问道:「听说斛律山有一枚钥匙,名唤解连环?」
  秦娥道:「贱妾不知……」
  寐生绕了绕她的发丝,道:「那……你可见你家夫君有一把奇怪的钥匙?像
是一只黑色的牛角?」
  「钥匙?好像是有一把,他一直带在身上。」
  「那它……现在何处?还在斛律山的身上?」
  秦娥道:「回主人的话……在……好像在我儿子那里。」
  寐生心里一喜,暗道: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又问:「是在你长子斛律鹰那
里吗?」
  「不……不是……是在豹儿那里。」
  如此重要的东西,他竟然放在斛律豹那里?寐生心里虽然疑惑,但得知钥匙
所在,心里顿时也安定了不少。笑道:「夫人,我要你办的事情,就是替我拿到
这个钥匙,事后再还回去。」
  「这……」秦娥面色有些异常,半天才嗫嚅道:「钥匙……他佩戴在身上…
  …贱妾如何下手?」
  他又问:「斛律豹修为什么境界?」
  秦娥见他如此问,生怕他对儿子有什么不利,半天都没有说话。寐生自然明
白其意,安慰道:「我并非对你儿子不利,只是要寻找一件东西而已,你莫要担
心!」
  秦娥这才放心,小心翼翼地道:「听夫君聊天时说豹儿好像是御器期,具体
贱妾也不懂。」
  御器期,那可不好摆平啊!看来还得智取!
  寐生笑道:「这个不难,你先不用急,到时候你就明白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送完秦娥,回到屋内后,寐生躺在床上想:这个消息要不要告诉魔姬呢?
  不告诉她,凭一己之力,恐怕难以拿到钥匙。告诉了她,那冥盔也许就拿不
到了啊!
  这可真是两难啊!
  「哟!才爽完呀!我看到那骚蹄子走路屁股一扭一扭的,看来被你开发的」
  门外传来一声带着磁性的魅惑女声。
  是九子魔姬!这可真是神出鬼没的主啊!总是忽然出现,忽然又消失!寐生
在心底无声地感叹着!
  寐生赶紧下床奔到门口跪地迎接,道:「小的见过主人!」
  房门无声开启,魔姬着一袭紧身的真丝紫袍,脚踩木屐从黑夜里安然踏来,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股诱人的香风。
  她脸上依然带着面具,看不见真容。那波浪般的长发犹如紫云般见黑夜而拂
动,迎轻风而蜿蜒,飘扬起几分霸道和妖艳来。
  那紫袍修身无比,抑制着圆硕如同西瓜般的巨乳,紧握着如同水蛇般纤腰,
将美妇丰腴高挑的身体勾勒得淋漓尽致。在大腿正面以下部分被裁剪掉,露出一
双修长圆润的大腿,她左腿穿着一条黑丝袜,右腿则完全裸露,如此不对称的设
计,却使得两条大腿更为诱人。自袍被屋内灯火一照,在昏暗中反射出淡淡的芒
光来,犹如紫玉,看起来光彩照人,华贵优雅。
  魔姬刚一脚迈入屋内,房门便应声而闭合。她抬起那只穿着丝袜的脚,甩开
脚上木屐,递到寐生头顶道:「抬头张嘴。」
  刚刚还在做主人,转眼之间便是奴隶,这就是命运。
  寐生刚一抬头,魔姬便将那只秀足捅入了他的嘴里,脚底贴着他的舌头,来
回磨蹭着。
  他只得用力大张着嘴迎合着,那温暖柔软的脚上上面似乎沾着汗水,滋味咸
咸的,甚至还有点香。
  魔姬嘴角一翘,眼波流转,道:「奴家的脚,味道如何?」
  「回主子的话!香喷喷的,甜蜜蜜的,胜过人间佳肴啊!」寐生赞叹道。
  「咯咯咯咯!」魔姬捂着嘴发出一阵浪笑。
  她瞥了寐生一眼,又漫不经心地道:「刚刚你们的话,我听见了,你让她去
拿钥匙,必然是有什么发现吧?」
  寐生心道:看样子屋内二人谈及钥匙的事情她都听见了,现在纵然想要瞒,
也瞒不了了。可若是将发现了秘密地下室的事情告知这个魔女的话,那么冥盔就
要和自己失之交臂了!
  这可如何是好呢!寐生的心神乱如麻。
  魔姬见他面色有些犹豫,赫然冷声问:「怎么?不想说?!」
  寐生想说谎,可又不敢,万一对方让自己现在就带她去,那可就得当场露馅
啊!
  他一时没有好计策,只得道:「小的前日在疯婆子那里得知斛律府有一秘地,
需要那把钥匙方能进入。」
  说完,他又有些后悔,何不将自己发现的枯井代替那秘地呢?可是他殊不知,
自己刚刚已经在鬼门关走一遭了!
  魔姬见他如实回答,心下略喜。道:「昨夜你和疯婆子的话,我都知道。还
好你说的是实话,要不然你这条肉棒可就捅不着明日的黄花姑娘了!」
  寐生心底顿时如同起了惊涛骇浪,几乎瘫倒在地。他抖抖索索地道:「小的
赤胆忠心,还望主人明察!」
  魔姬道:「我的小男奴,喏,你没有撒谎,让你尝尝奴家的脚,便是给你的
奖励哟!」
  「楞着干嘛呀!舔一舔呀!舔舔我的脚趾!」魔姬浪笑道。那双紫瞳里闪耀
妖媚的光,犹如星辰。
  寐生一边用鼻子卖力地嗅着,一边含着美妇的秀足,用舌头在她的脚底板上
时轻时缓,时轻时重地舔舐着。这种场景,怪异又绮丽。
  「嗯……」魔姬嘴里发出黏黏的低吟,拨弄地寐生下体又挺立起来。
  「好舒服……」寐生的舌头极其灵活,柔软而有力,挑逗地她私处渐渐渗出
淫液来。
  「嗯……钥匙在斛律豹的身上?你打算如何取?」魔姬眯着眼,漫不经心地
问道。
  寐生停下动作,道:「小的以为,只可智取。让秦娥去偷去!」说完用在脚
心窝上舔了一下。
  「嗯啊……」
  「你好会舔呀!」
  魔姬将手伸入自己的裙底,在胯间轻轻地扣弄着,道:「我来得匆忙,也没
有准备。你去拿个空药瓶来。」
  「是。」
  寐生起身去床榻上,在极乐宝盒里找到一个药瓶,回头却见魔姬靠着房门,
右手在胯间扣弄着。但她双眼却是盯着寐生,流出淫荡的波光。
  他暗暗吃惊:这个淫妇!竟然如此大胆!
  她左手往前一探,寐生手里的瓶子便入了手。
  魔姬拿着瓶子伸进裙底,不一会,又拿了出来,扔向寐生。
  寐生接住后,她道:「这个让秦娥给斛律豹喝下,他会昏迷一天一夜。」
  「主人真是神技!」寐生叹道。
  魔姬抽回脚,又穿上木屐。道:「那你明日便带我前去」「说着,房门一开,
她又消失在夜里。
  第二日,中午。斛律豹的阁楼里。
  斛律豹坐在席子上,闭目推手,原来正在运气行动。他修炼的是父亲斛律山
传给他的玄武功,此功法攻防皆备,斛律山凭着它立过不少战功!为人不知的是,
这功法却是祖桓当年私授斛律山的绝技之一。
  随着他身体周遭升腾起青色薄雾,逐渐凝练成一直青色大龟,浮盘他背后的
虚空,这正是四象中的玄武!
  斛律豹感觉身体坚如磐石,心道:「终于到了御器位巅峰!」
  「想要突破,却是力不从心!」不一会,他便感觉脑子一阵晕眩,立刻止住
了行功。
  隔壁的膳房里,秦娥刚盛好一碗莲子羹。此刻,她脸上闪现着犹豫,恐惧,
不忍。
  今天一早上大龙便找到她,给了她一个药瓶命令道:「将这个给你儿子吃下,
将其迷晕,然后拿着钥匙给我。不要让任何人发现,否则……」
  她不知道这个药瓶是装的到底是毒药还是秘钥,毕竟虎毒不食子啊!
  可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她无法承受接下来的惩罚!
  「应该是迷药,他既然看上我的身体,就不会这么快做出这样无可挽回的事
情。」秦娥为了寻找一个过渡,便只好这样安慰自己。
  她从怀里拿出药瓶,便往碗里倒。一滴滴乳白色的液体慢慢从瓶口滑落到碗
里,散发着淡淡的异香。
  她用勺子搅拌几下后,便端起碗向儿子那里走去。
  斛律豹刚起身,正欲擦汗,便见母亲端着碗向从门口走进来。道:「母亲。」
  秦娥微笑着道:「来,豹儿,你练功累了吧,娘亲给你煮了碗莲子羹,你快
些喝了吧!喝完再去冲个澡」
  斛律豹笑道:「孩儿谢过母亲。」
  两人面对案几坐下,斛律豹接过秦娥递来的碗,便拿着勺子舀了一瓢,放入
口中。秦娥望着儿子,心里又是心酸又是忐忑!犹如打翻了五味瓶,犹如在悬崖
的边沿挣扎,死死地抓在那一根稻草,难以呼吸,却又苛求呼吸。
  刚一入口,斛律豹便感觉味道较之以往有大不同,突然道:「母亲这莲子羹
的味道不对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将秦娥吓得差点瘫坐在地,她局促地问:「怎……怎么
不对了?」
  斛律豹笑道:「这莲子羹较之前几日更粘稠了,味道也更好!母亲在里面放
的什么?」
  听完这话,秦娥心底才松了气,回道:「嗯……是的,我在里面放了秘制的
蜂浆。好喝吗?」
  斛律豹感动地道:「好喝极了!母亲有心了,孩儿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然而他口中的母亲在里面放的真正是什么,他又哪里知道呢?
  秦娥心里更加酸楚了,她用手帕在脸上轻轻擦了擦,掩饰着脸上的尴尬,道:
「娘亲对儿子好是应当的嘛。」
  斛律豹喝着喝着,抬头间忽然见到母亲脖子戴着一个金环,闪耀着淡淡的金
光,在她秀丽面容的掩映下,更显端庄大方。这个金环在以前,他并未见到过。
  便好奇地问:「娘亲,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是新首饰,前几日在西市买的。好看吗?豹儿?」秦娥脸色泛红,羞赧地
道。
  「嗯,这个还不错,娘亲戴着正合适!活像是个菩萨,端庄又慈祥。」斛律
豹赞道,他的称赞,秦娥听得心里又是偷偷一阵酸楚,一阵羞耻,这可是性奴的
狗项圈呀!儿子不知,竟然还以为是个佛环!
  「母亲这几日不知有什么高兴的事情,是不是又得到了奇花异草,看气色比
以往好多了!」斛律豹道。
  秦娥道:「是呀,又多了一些花草。」
  斛律豹哪里知道,自己的美母已然被家奴调教从母狗,滋润得要开出新花了
呢!
  喝完莲子羹后,斛律豹便道:「母亲,孩儿先去冲洗,您先休息一会。」
  他说完便起身往汤池间走去,可是刚走几步,便觉得脑子一痛,未来得及反
应,顷刻间便倒了下去,像是一个尸体般一动不动了。
  「豹儿!」秦娥吓得大喊一声,见其没有丝毫反应,便连忙起身跑过去。
  她慌乱地伸手探了探鼻息,见其呼吸很均匀,这才松口气。
  「是迷药,不是毒药。」秦娥喃喃自语,眼角流出几滴清泪来。她心如刀绞!
  她恨不得自尽,可是那夜的恐惧紧紧地将她捆绑住,无法挣扎,无法呼吸。
  「夫君,豹儿,对不起!作为妻子,作为母亲,我背叛了你们,可是,我也
没有办法啊!」
  秦娥坐在地上,不停地抚摸着斛律豹的脸颊,眼中满是愧疚,痛苦之色溢于
言表。
  过了好一会,待心情平静下来,秦娥才想到这次的任务。先说了一声对不起,
然后翻开儿子的衣领,顿时,他的脖子上便露出一枚黑牛角般物事。
  正是那把钥匙!
  她小心翼翼地将钥匙从脖子上取了下来,塞进怀里。又拿出杯子盖在斛律豹
身上,便出了门。
  她刚出门,便对门口的马元道:「二公子身体不适,正在睡觉,任何人不要
打扰。」
  马元对秦娥充满了敬意,立刻应声道:「是,夫人!」
  兰苑,木屋。
  秦娥跪着寐生的脚下,从怀里拿出钥匙,递向他,献媚地道:「主人,贱妾
不辱使命,将钥匙给您拿过来了!」
  寐生一见到黑牛角般的钥匙,顿时心花怒放,道:「好!」
  既然钥匙到手,他离冥盔便又近了一步!对得起这些日子在屋檐下的生活啊!
  那么,接下来,他就要一展身手了!
  「主人……豹儿真的不会有事吧?」秦娥低头嗫嚅着问「放心,我是你夫君,
他也算我半个儿子,我怎会加害于他?」
  「主人说的是,是贱妾想多了。」
  寐生将钥匙放入怀中,又道:「你要什么赏赐呢?」
  秦娥羞赧地道:「求主人和贱妾媾和。」
  寐生往案几上一坐,道:「哈哈哈!就知道你忍不住了,你做到我腿上来」
  美妇刚将柔软肥嫩的屁股坐上去,寐生便急不可耐地掀起她的裙摆,将肉棒
捅入肉穴。
  「噗滋!」
  「嗯啊……主人捅死贱妾了呀!」秦娥发出淫媚的浪叫。
上一篇:【红尘仙子赋】(13-14)
下一篇:【独木成林】 14 洞房花烛 约法三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