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魔王与冒险者】20:百合无限好,谁说生不了!


兰德死亡七天后
魔性森林,魔生树附近
  在夏洛特与梅露珐双双凭空消失一整夜以后,冒险者们发现了现场留下的那
只女神官随身携带的骷髅头。
  「居然带着这种看起来就不正常的魔法道具,那个叫做梅露珐的女神官果然
已经堕落了吧?」克丽丝一边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戳了戳德尼姆的头骨,一边表达
出自己的观点。
  「喂,本大爷才不是什么道具啊!」德尼姆突然回过头,张口欲咬:「本大
爷,德尼姆,可是被称作山贼王的男人啊!」
  「山贼?」塞西莉亚一脸鄙夷的表情:「看样子不用审判,直接找棵老歪脖
子树吊死好了。」
  「可是,骷髅也能吊死吗?」雪涟从口袋里取出一枚天师咒符:「还是直接
把他超度了吧!」
  「喂,不要把那种危险的东西拿过来啊!」虽然不认识异国的咒符,但德尼
姆还是本能地感到不妙。
  「你们不觉得,这个会说话的骷髅法器很稀有吗?」静流笑眯眯地用双手捧
起德尼姆的头骨,细细端详:「你们看,制作得这么精致,简直栩栩如生呢!」
  「是巨乳美少女,awsl!」德尼姆眼窝里的鬼火一下子变成了爱心的形状。
  发觉德尼姆的眼神异常色情之后,雪涟当即感到一阵恶寒。她一把将那个骷
髅头从静流手中抢了过来,作势欲丢:「去死吧,下流的家伙!」
  「喂,平板女,你不是本大爷的菜,快点把那个巨乳美少女换回来啊!」注
意到雪涟的乳量明显小于静流,德尼姆的语气中流露出明显的不满。
  「谁是平板啊!胸部这东西不是只要有两个就没问题了吗——」雪涟闻言,
心中怒不可遏,用力地将德尼姆抛了出去。
  「RUA ——」德尼姆惨叫一声,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抛物线,砸中了魔生
树的树干,随后滚落到了草丛中。
  就在这时,原本夏洛特消失的地方亮起了一团光芒。待光线减弱之后,身着
一袭黑色的优雅晚礼服的夏洛特以公主抱的姿势带着陷入昏迷的女神官梅露珐重
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夏洛特小姐,你昨晚去哪里了?」在克丽丝提问之后,众人纷纷用好奇的
目光看向这位归来的池面「姬」骑士。
  「我刚才花了一点力气,好不容易才说服梅露珐放弃种族歧视的观点,顺便
还帮她做了一次身体检查。」夏洛特将梅露珐轻轻放下,随后在人群中扫视了一
圈,终于找到了已经变身成为金发巨乳美少女的前游吟诗人芬恩:「我发现,梅
露珐体内的骨骼被人动过手脚,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芬恩?」
  「噫——」畏手畏脚地隐藏在人群中的芬恩试图避开这位圣骑士的恐怖的视
线,但是却理所当然地失败了。听见对方念出自己的名字,她下意识地缩起脖子:
「没……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话音未落,夏洛特不知何时已经凑到她的面前,伸出灵巧的食指抬起了她的
下巴,强迫她直视面前那张迷人的面孔,同时将她的身体逼到后背紧紧贴在一棵
大树上的位置:「说谎的坏孩子,姐姐大人我可是不会喜欢的哦!」
  「姐姐大人怎么可以这样——」看见那张不断在视野里放大的脸庞和那双瞳
孔中一闪即逝的金色光芒,芬恩瞬间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脸色也一下子变得通
红。她想要移开视线,可自己的下巴却被那位「姬骑士」牢牢地捏住,只得老老
实实地坦白:「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说吧!」见芬恩松了口风,夏洛特放下右手,后退小半步,但二人之间依
旧维持着暧昧的距离。
  「当时我混迹在冒险者队伍里,伺机窃取西方同盟国的秘宝——轰炎魔剑。
原本一切都按计划发展,结果梅露珐小姐半路杀了出来,妨碍了我的行动。在我
好不容易用阴谋诡计将她制服以后,为了泄愤,也为了羞辱她,我……」说着说
着,芬恩声音逐渐减弱,同时缓缓低下了头:「我居然用黑魔法把她身上大部分
的骨骼都替换成了骷髅战士德尼姆的骨头。」
  「所以,现在的梅露珐其实已经和那个叫做德尼姆的骷髅融为一体了?」
  「本来我是打算让德尼姆篡夺她的身体,在保留她的意志的同时,强迫她的
身体为我效力的。可是,德尼姆在最后关头背叛了我。再见到他们两个的时候,
他们已经落到了我的师兄沃伦手上。师兄他使用了可以奴役亡灵的死灵法术,将
德尼姆与他的骨头之间的联系给切断了。」
  「也就是说——梅露珐可以和那具骷髅分开咯?」
  「不,不是的!」芬恩有些慌张地摇了摇头:「他们二者之间由于黑魔法的
作用已经彻底融合在了一起,一旦强行分离,原本就是亡灵的德尼姆倒是没什么,
梅露珐小姐她很可能会因为排异反应而送了命!」
  「你可是当初施展这个黑魔法的人,就没有什么对应的法术来解除这种融合
状态吗?」
  「本来我是有八成的把握可以将他们平安无事地分离的,但是现在被师兄横
插了一脚,再用我之前准备的法术就行不通了……」芬恩的眼睛里,忽然涌出了
大量的泪水:「对不起,我是个无可救药的坏女孩……姐姐大人,你会原谅我吗?」
  「你搞错了该道歉的对象了吧?」夏洛特侧过身,转头看向她背后刚刚苏醒
的女神官:「你刚才已经全部听见了吧?」
  「我已经习惯了……」梅露珐缓缓坐起身,脸上的神色有些落寞,但她很快
就摇了摇头,将心中的那阵阴霾赶走:「但就算是我这种人,就算我的身体被改
造了,只要我足够努力,只要我不放弃,总有一天,一定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
—」梅露珐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她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呢?」夏洛特用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女神
官:「就算是你这种人,就算你的身体被改造了,只要你足够努力,只要你不放
弃,总有一天,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哈?」梅露珐一脸委屈地捂住自己被打的左脸,小声地嘀咕道:「我刚才
明明就是这么说的……」
  「啊啊啊——」就在此时,从魔生树内部传来的一阵由沃伦发出的撕心裂肺
般的惨叫声打破了这股尴尬的气氛:「阿鲁法尼亚荣光长存!」他在吼出这句临
终遗言后,就再也没了动静……
  接着,魔生树的树枝上,一株紫色的花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成了绽放、枯
萎、凋谢的过程,而魔生树的树干也紧随其后地迅速干枯了。
  「这是怎么回事?魔生树是自灭了吗?」高等精灵奥术师克莱迪雅对于眼前
的变化感到瞠目结舌。
  「在我们之前与魔神布拉瑞姆的战斗中,魔生树本身曾多次被余波伤及;之
后,魔生树吞噬了黑魔法师沃伦,拖着残破不堪的躯体,强行完成了开花的仪式,
其结果当然是将自己的生命燃烧殆尽了。」夏洛特做出一番解释后,将目光转向
了那些飘浮在空中,双眼一刻也没有从魔生树上挪开过的女幽灵们:「你们的仇
人沃伦已经伏诛,愿你们的灵魂能够得到安息……」
  「……」与出现的时候一样,这些女幽灵依旧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片刻之
后,她们似乎终于理解了现状,互相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随即纷纷朝天空飞
去。
  「等等,不要走——」塞西莉亚突然伸出手,想要抓住其中那名炽炎骑士团
成员的手,却径直从对方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尽管没有被触及自己的灵体,那名幽灵还是在空中滞留了片刻,她的脸上第
一次露出了笑容:「塞西莉亚大人,请不要为我悲伤——」
  剑舞者仰起头,一颗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对不起,我没能拯救你……」
  「你不是已经拯救了罗云娜,而且马上就要去营救弥赛拉大人了吗?」女骑
士的灵体向塞西莉亚飘过去,张开双臂环绕着她,在她耳畔低语道:「请不要再
自责了,塞西莉亚大人。我可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你哦……」随后,她的身影逐渐
变得透明,直至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嘎哈哈——」正当大家沉浸于这股悲伤的气氛之中时,德尼姆那煞风景的
大笑再度响了起来:「沃伦那小子终于死了,这样一来,他施加在我身上的死灵
法术就解开了!」
  「不,不要——」梅露珐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虽然她竭力试图抵抗,但她
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朝着魔生树的残骸方向走了过去:「不要夺走我的身体啊!」
  德尼姆操纵着嵌入女神官体内的骨头,强迫她捡起自己的骷髅头,塞入她的
双峰之间:「终于,终于本大爷的躯体又拿回来啦!」
  「不,我不要再做那种羞耻的事情了!」梅露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忽然拼
命地开始摇头。
  「那怎么行呢?本大爷出场,一定要好好摆造型才是!」
  听见德尼姆的话语,梅露珐仿佛认命一般地闭上了双眼:「不要看我啊——」
  「不管是追击(吃瘪),还是歼灭(扑街),一直都是——德尼姆!」在德
尼姆的操纵下,梅露珐的身体在原地比划了几个中二的姿势:「山贼之王——德
尼姆!」
  当德尼姆的登场台词戛然而止的时候,梅露珐身后的魔生树上的枯叶恰到好
处地飘落了下来,看起来就像是为了装点他的盛大登场一样。
  「哈?」
  「这家伙在做什么?」
  「这种姿势有什么意义吗?」一时间,冒险者们纷纷对德尼姆的行为展开了
吐槽。
  「为了再次高揭山贼联盟的理想,亦为成就星尘作战。」德尼姆强迫梅露珐
朝众人做出了一个挑衅的手势,随后高呼一声:「所罗门哟,我又回来了!」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的任务是护送梅露珐返回战神殿。」夏洛特拔出轰
炎魔剑指向了德尼姆:「现在,立刻释放人质!」
  「这位可爱的魔族小姐,你不会真的打算要帮助之前还和你针锋相对的梅露
珐吧?你应该知道她的身体已经无法与我分离了。」见夏洛特居然要保护之前还
敌视他的女神官,德尼姆惊讶地出言反问:「而且,现在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回到教会的地盘不是只有死路一条吗?」
  「那又如何?我只是想要守护她的笑容罢了!」
  「喂,真的假的?你这个魔族,该不会真的是女神的信徒吧?你到底是何方
神圣啊!」
  「我都说过了,我是一个路过的圣骑士,给我记好了!」伴随着夏洛特的话
语,冒险者们将德尼姆团团包围。
  「喂,你们要干什么?这可是梅露珐小姐的身体哦!你们如果攻击我,受伤
的可是她哦!」看着冒险者们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围了过来,德尼姆开始慌了。
  「之前,她可是说了许多关于我们家夏洛特酱的坏话呢!必须要好好惩罚一
下才行!」
  「既然她被鬼迷了心窍,那我就要打醒她!」
  「居然胆敢污蔑姐姐大人,不能原谅!」
  「既然静流这么想,那我也只能来帮忙咯!」
  ……
  「不要——」发现冒险者们似乎真的打算趁机拿自己的身体泄愤,梅露珐也
吓坏了:「你们打过来的话,我的身体会变得破破烂烂的啊!」
  夏洛特面无表情地看向藏在梅露珐的乳沟之中的德尼姆,左手轻轻一挥:
「谈判失败,准备攻坚!」下一秒,冒险者们便一齐扑了上去。
  「你们是玩真的?停,停手——」被眼前的阵仗吓住了的德尼姆,迅速地驱
动梅露珐的身体,摆出了土下座的姿势:「我认输,我投降,别打我的脸行吗?」
  「切——」冒险者们纷纷有些遗憾地收起了武器。
  「我可是人质的说,你们刚才完全没有顾忌我的安危吧!」梅露珐恨恨地瞪
了夏洛特一眼。
  「骑士团的Fuze教官曾经说过,」夏洛特抬起右手,食指向上指向太阳:
「人质只是消耗品,起手对着人质DUANG 过去,这样邪教徒就没有了人质,也就
没有继续战斗的理由了!」
  「我是绝对不会跟你回去的!我现在这幅模样,根本没法见我的同僚。」梅
露珐气鼓鼓地瞪了夏洛特一眼:「我之所以加入上次的魔性森林探索,是为了提
升我在教会里面的声望,结果却落得这种下场……现在,四圣女她们几个肯定会
更加瞧不起我的……」
  「我明白了,既然你不愿意返回战神殿,那我只能如实向教会汇报你的情况
了。」忽然,夏洛特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了,也许你能在北方找到治愈你的身
体的办法!」
  「北方的哪里?」听见夏洛特似乎有办法解决自己身体上的问题,梅露珐的
双眼一下子就恢复了神采。
  「你需要穿过绿水河,前往凯基斯坦丛林,寻找那里的拉斯玛牧师,也就是
人们所熟知的死灵法师。」
  「那是一群教会的异端!我梅露珐就是丧失行动能力,被这只骷髅欺负,被
再一次夺走躯体,也绝不会请求什么异端的帮助!」
  「他们是死灵法术的专家,如果说这世上有谁可以帮你分离身上的这只骷髅,
那一定非他们莫属了。」夏洛特循循善诱地劝导道:「其实他们并非什么异端,
这一切都是不了解真相的外人对他们的误解。他们从不滥用死灵法术,相反,他
们致力于用这项技艺来维系这个世界的生与死之间的平衡。」
  「好,我现在就动身!」梅露珐一瞬间就把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全部抛到脑后。
  「事先说好啊,要是我死了,梅露珐她肯定也活不了!」畏畏缩缩地躲在女
神官衣服里面的德尼姆只露出半截骷髅头,小心翼翼地看着夏洛特。
  「我知道,现在梅露珐如果离开你,连正常行走都做不到,所以我刚才才没
有将你直接消灭。」夏洛特用威胁的目光盯着德尼姆:「如果让我知道梅露珐出
了什么意外,我会登门拜访的!」
  「噫——」欺软怕硬的德尼姆再度缩了回去。
  「也许之前是我误会你了,我暂时不会把你是半魔的这件事情说出去。」梅
露珐红着脸把头扭向一旁:「别以为我是信任你了,或者是屈服于你的淫威了;
要是让我知道你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就算拖着这幅破破烂烂的身体,也
要赶来消灭你!德尼姆,我们走!」
  「你现在就要走?不用我们护送你走出这片森林吗?」
  「才,才不是听从了你的意见之后就迫不及待了呢!我只是觉得,我一个人
伪装成冒险者的样子,更容易接近那群死灵法师。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和你
描述的一样!」说完,梅露珐便指挥着德尼姆离开,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正当大家为梅露珐的问题得到解决而感到安心的时候,原本已经枯死的魔生
树忽然开始了剧烈的颤抖。魔生树那已经彻底枯死的树干缓缓张开,一个娇小的
身影从中快步跑了出来。那是一名身穿一条白色连衣裙、紫色的长发在脑后束成
一条长长的麻花辫、外表看起来不过四五岁的小女孩。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小
萝莉一把抱住了巫女静流的小腿,粉雕玉琢的小脑袋不住地往上面磨蹭着,奶声
奶气地叫了一声:「妈妈!」
  雪涟的脸上立刻露出了OvO 的表情:「静流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同样一头雾水的静流欲哭无泪道:「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呀!」
半小时后
同一地点
  「情况我大致上已经搞清楚了……」雪涟有些郁闷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可以先把我放开了吗?」
  「小雪,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要相信我啊!」静流泪眼汪汪地抱
住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大腿,而她自己的小腿上也紧紧缠绕着一个粉嘟嘟的小娃娃。
  「妈妈!妈妈!」小萝莉继续兴奋地在巫女的小腿上蹭啊蹭。
  「先不说是不是你的女儿好了,」雪涟轻轻地挣扎了一下,却没能把自己的
大腿从束缚中抽出来,只得转头看向其他冒险者:「她刚才说自己的名字叫紫苑,
你们有谁知道她是怎么来到魔性森林里面的吗?」
  女伯爵克丽丝:「她刚才不是从魔生树里面钻出来的吗?」
  「难道说——是另一名被沃伦选中的祭品吗?」雪涟托起下巴作沉思状,与
抱着自己大腿的静流以及抱着静流小腿的小紫苑相映成趣,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
家三口一样。
  「总之,先找人来照看一下这孩子吧!」见众人对女孩的身份没有头绪,塞
西莉亚推了推身旁的搭档卡拉。
  「我来吗?」
  「拜托你了!」雪涟也认真地点了点头。
  「真是的,麻烦死了,我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动物和小孩了。」女战士卡拉
有些不耐烦地伸出手,抓住紫苑的衣领,轻松地将她提了起来。
  「啊咧?妈妈……够不着了?」浮在空中的小紫苑不停地挥舞起四肢。
  「吵死了,给我安静点!」卡拉下意识地朝小女孩吼了一嗓子,但立刻就感
到了后悔。
  「喂,她还是个孩子啊!」塞西莉亚小声地责备了一句。
  就在这时,整个魔性森林都安静了下来。紫苑娇小的身体停止了挣扎,身体
微微颤抖,呆呆地注视卡拉,同时从眼眶里渗出了晶莹的泪水。
  「喂,你又要干什么——」卡拉马上就发觉情况不对劲了。
  「嗯……哇,哇哇——」小女孩先是啜泣一声,随即迅速演变成了嚎啕大哭。
  「喂,你别哭啊!」一向作风大大咧咧的卡拉顿时也慌了神。
  「盯——」众人一致用鄙视的目光看向了女战士。
  「小祖宗,我错了行不行?求求你,别再哭了!」
  「呜哇——」然而,小萝莉却爆发出更大的哭声。
  「所以说,小孩子神马的,最麻烦了,人家不管了啦!」卡拉把手中的小女
孩随手一抛,泪眼汪汪地夺路而逃。
  「别哭了,我的小公主,坏蛋已经不在了哦!」眼疾手快的夏洛特顺势轻巧
地从空中接住了紫苑的身体,手臂微微弯曲,熟练地将她抱在怀里:「多么可爱
的小姑娘呀,要是把脸蛋哭坏了,可就不好看了。」
  「嗯……我是小公主,不哭……」紫苑一下子就在「姬骑士」的臂弯里停止
了哭泣。
  「对,不哭才是乖孩子,大家都喜欢乖孩子哦!」夏洛特轻轻地抚摸着小女
孩的头顶,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她。
  「喂,这让人不忍心打扰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啊,何等强烈的母性光辉,我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夏洛特小姐真的还是未婚吗?为什么她照顾孩子这么熟练啊!」
  「几乎要爆表的女子力……」
  「真不愧是曾经的艾露达呢!」
  「切!(明明是个男人!)」蹲在角落里的卡拉咬牙切齿地把后半句话咽回
了肚子里。
  「妈妈!」过了一会儿,紫苑在夏洛特的怀里不安分地扑腾了起来。
  「果然,小孩子离开母亲太久是不行的呢!」夏洛特笑眯眯地将紫苑放了下
来。小萝莉的两条腿刚刚着地,马上就快步地跑了起来。
  「小雪,你要相信我呀!」静流依旧紧紧抱住雪涟的大腿。
  「我知道的,你能不能先松手啊!」雪涟愈发感到烦躁,自己的太阳穴似乎
都要被揉烂了。
  「妈妈——」就在这时,紫苑兴奋地一把扑进了——雪涟的怀里。
  「……」一时间,魔性森林里再一次鸦雀无声。
  「那个……你的妈妈,在那边哦!」女道士有些尴尬地指了指一旁的闺蜜。
  「可是,妈妈就在这里啊!」小紫苑依旧紧紧地抱着雪涟。
  「……」沉默再次笼罩了这片森林。
  「你看,她不是你的妈妈吗?」雪涟用双手轻轻捧住小萝莉的脸颊,让她转
头看向静流的方向。
  「是妈妈呢!」紫苑兴奋地叫了一声,随后却又把头埋进了雪涟的怀里。
  「我说……」雪涟有些尴尬地扯了扯自己的眉毛:「你不回妈妈的身边吗?」
  「可是,妈妈就在这里啊!」
  「你看——」雪涟再次让紫苑看向静流:「那边的人是谁?」
  「是妈妈!」
  「那么,我是谁呀?」
  「也是妈妈——啊咧?有两个妈妈?」看看雪涟,又看看静流,紫苑可爱的
小脑袋都要转晕了。
  「小公主,你不会是逢人就叫妈妈吧!」夏洛特弯下腰,笑眯眯地问道。
  「不对,她们就是我的妈妈呀!」
  「可是,她们之中,到底哪一个才是你的妈妈呢?」
  「唔……不知道!」小萝莉有些烦恼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反正,她们身
上都有妈妈的气味!」
  「气味吗……」夏洛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什么——她们两个人身上有相同的味道!!!」女骑士罗云娜突然兴奋了
起来:「你们两个果然是百合情侣吧!不然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才不是这样的!」静流用力地摇了摇头。
  「我懂了!」罗云娜忽然发出了长颈鹿的声音:「因为巫女小姐其实是受害
者吗?外表道貌岸然的女道士小姐,其实是夜袭巫女小姐的犯人吗?于是,这个
可怜的、无家可归的孩子就降生了。」
  「都说了不是我的孩子啦!」静流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虽然不是你说的那样,不过,我们确实这几天每晚都睡在一起。」雪涟这
时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但很快又做出了否定:「可是,就算我们之间真的发生
了什么,两名女性之间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呢?」
  「也许,这孩子就是魔生树的果实吧!」夏洛特似乎已经弄清楚了真相:
「魔生树本身虽然已经死亡,但还是在临终前成功地孕育出一颗果实。你们两位
都曾经被魔生树吸收了魔力,所以她在诞生之后对你们格外亲近。」
  「百合无限好,谁说生不了!」罗云娜朝眼前的「一家三口」露出了羡慕的
神情:「就算生不了,捡圣王就好!」
  「决定了!(我想好了!)」雪涟和静流异口同声地说道:「我要把这孩子
抚养长大!」
  「等等,这孩子要跟我走!」雪涟抱紧了怀中的「女儿」:「我要把仙灵岛
的法术以及林家堡的功夫都传授给她!」
  「我才是孩子她妈!」静流也不甘示弱道:「这孩子天资聪颖,一定可以将
我们神代家的巫术发扬光大。」
  一时间,气氛又双叒紧张了起来……
  「我说……回去之后,要不你就搬到对门的我家来住吧!」争执了几分钟之
后,雪涟忽然态度软化了一点,但很快又用语言掩饰自己的情绪:「别误会了,
我只是不希望这孩子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而已哦!」
  「既然看在孩子的份上——」静流一下子露出了大喜过望的表情,但很快就
掩饰了起来:「那我也就勉为其难地同意搬家好了。」
  「啊咧?难道说两位之前一直处于分居状态吗?」罗云娜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
  就在大家沉浸于小紫苑带来的欢乐气氛之中时,夏洛特悄悄地将克丽丝和威
尔拉到了一旁:「克丽丝小姐,这是你的佩剑,现在我将它物归原主。」
  说完,圣骑士便伸出双手将轰炎魔剑捧到了克丽丝面前。随着属于夏洛特的
魔力逐渐衰退,轰炎魔剑身上的绀紫色正缓缓褪去,露出了原本的火红色。
  「可是,我真的能驾驭这柄神兵利器吗?」看着面前的轰炎魔剑,克丽丝有
些犹豫:「只有像夏洛特小姐这样厉害的圣骑士才能发挥出轰炎魔剑的真正力量
吧?」
  「请不要怀疑自己的实力,克丽丝小姐。」夏洛特有些强硬地将魔剑塞进了
女伯爵的手中:「你只凭勇气和毅力,就使出了原本只有红魔族法师才能使用的
爆裂魔法,一举重创了高位魔神布拉瑞姆。」
  「可是,消灭了魔神的人是夏洛特小姐呀!」
  「布拉瑞姆那家伙虽然很强大,但他有些托大了。仗着身为魔神的他的肉体
不会被凡人消灭,便正面接下了你们所有人的攻击。结果,在我返回的时候,他
已经被你们打了个半死了……」夏洛特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若非如此,我也
不可能趁机杀死身体已经残破不堪的他。」
  「在这两次冒险之中,我终于明白自己和其他冒险者比起来是多么的弱小与
不成熟。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和那些冒险小说里面的情节完全不一样!」
  「能够写出精彩的冒险故事的……大多是那些功成身退的前冒险者。」夏洛
特用激励的目光看向女骑士:「可是,再厉害的冒险者,都是从他的菜鸟时代,
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的!」
  「我也能够变得像大家一样,像夏洛特小姐一样强大吗?」克丽丝的眼睛里
又一次燃起了斗志。
  「当然,只要你足够努力,只要你永不言弃!」夏洛特又坏笑着补充了一句:
「又或者——要是你再不振作起来,我就要考虑像刚才对梅露珐小姐一样,一巴
掌把你给打醒哦!」
  「这,这可一点都不好笑啊!」克丽丝有些害怕地缩起了脖子。
  「虽然有一些波折,但我的这趟任务算是完成了。与懂得听从指挥的佣兵合
作,是一项全新的体验。」夏洛特转头看向了以佣兵的身份加入队伍的威尔:
「这次探索中,我们遭遇了许多阻碍,但我发现一介佣兵可以像一名真正的战士
一样冷静处置危机,使我们避免了不少损失。在你的身上,毫无疑问存在着一名
战士应有的素质。考虑一下我的提案:是要在你的余生之中继续居无定所,仅为
赚取微薄的报酬;或者你可以加入肃正骑士团,从此活跃于世界的舞台!」
  「我是追逐花儿的自由之风,谁都无法抓住的风。」红发佣兵威尔摇了摇头,
拒绝了夏洛特的提议。
  「那么,就请你收下这把剑,作为这次行动的报酬吧!」夏洛特凭空取出了
一柄红色的长剑:「这是一把我亲手改良过的必杀剑,使用起来应该会很顺手,
希望能在你战斗的时候帮上忙。」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威尔这一次没有再推辞,而是收下了那把必杀剑,
细细端详起来……
  「大事不好了,主人——」分别多日的巫女小玉突然在夏洛特与他们的交谈
中闯了进来。
  「你其实昨晚就到了,然后一直在暗中观察吧!」夏洛特小声地吐槽了一句,
然后严肃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按照你的吩咐去搬救兵,找来了露亚娜小姐。可是——」小玉犹豫了半
晌,终于说出了后半句话:「芙兰小姐和艾莉希雅小姐也跟来了……」
  「……」听见这一串名字,夏洛特顿时感到一阵头痛。
  「夏洛特酱——」趁着夏洛特发愣的机会,塞西莉亚悄悄溜到了他的背后,
一把将他拦腰抱住:「你之前突然离开,原来是换了这套新衣服呀!脱掉盔甲之
后,你那副令人嫉妒的身材都暴露出来了呢!」说着说着,她那双手开始不安分
地沿着夏洛特的小腹慢慢向上摸索起来。
  「别闹了,学姐!」夏洛特面色通红地轻轻挣扎了两下,最后还是放弃了抵
抗。
  「塞西莉亚,你什么时候成长为如此出色的变态了!妈妈我可真是高兴呐。」
一旁的小玉看着主人脸上难堪的表情,心中却充满了愉悦。
  「喂,我只不过是摸了两下,哪里算是变态啦!」塞西莉亚反驳了两句,然
后凑到夏洛特耳畔轻轻说道:「你的身材还是这么纤细,平常到底有没有好好吃
饭呢?」
  「那是当然……呀——?!」夏洛特正要回到,胸前却突然传来了一股被拉
扯的微妙感觉。
  「我有点在意呢。」塞西莉亚往「姬骑士」的耳朵里轻轻吹了一口气,手上
的揉动却丝毫不停:「这股触感和真货简直没有区别,而且大小好像比上一次的
时候变得更大了?」
  「那个……学姐,要是停手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面色红润、呼吸急
促的夏洛特艰难地开口求饶。
  「虽然稍稍有些意犹未尽……真是没办法呢!」剑舞者有些遗憾地收回了双
手。
  欢闹着的冒险者们并没有注意到,一名长有双翼、身着金色盔甲的翼人一直
隐藏在云层中,正居高临下地观察着他们。她缓缓抬起左手挽住一缕自己的金色
长发,用冷冰冰的语气说道:「战争,开始了!」
与此同时
垃圾镇郊外
  法尔特帝国紫罗兰军团的魔导将军夏尔带着一批他的亲信也抵达了这座原本
名不见经传、如今却是风云际会的小镇。根据先前潜入镇上侦察的斥候送回的情
报,夏尔已经得知了在他之前抵达的各方势力的情报。
  「不只是二叔家的那几位,就连穆普利亚家的『白姬』也掺和进来了吗?夏
洛特——我愚蠢的弟弟啊,你还真会给我惹麻烦呐!」夏尔用左手扶住前额,低
头作沉思状。
  「长官,您是在害怕血族真祖露亚娜的力量吗?」一旁的女副官玛蒂尔达有
些不安地询问道。
  「哈,怎么会呢?」夏尔松开左手,缓缓抬起头,脸上露出了癫狂般的笑容:
「真正令人害怕的——是我自己的才能啊!」
上一篇:【新催眠杂记 】1 旅途的开始
下一篇:【恶魔的新娘】(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