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恶魔的新娘】(4)


  「这里么,潜入大贵族的宅邸可是要惹事的啊。」熙德和卡特琳娜追着深渊
恶魔的气息,来到刚才安珀翻越的围墙下面。审判骑士把取出水袋,把女神赐福
过的圣水浇在卡特琳娜的头上,让她从母狗状态中恢复。
  「那个刚觉醒的女孩进入了这个院子,启示之心一定在她手上。」卡特琳娜
一边接过水袋漱口,一边拉开身上皮肤似的紧身衣,把汗渍渍闪着油光的白肉剥
出来露在夜色下。
  「你又干嘛?」熙德皱眉看着卡特琳娜全身剥个精光。
  「我才吃了晚饭,赶过来又吃了那么多精液,要排泄。」卡特琳娜给他一个
风骚的白眼,也不顾熙德在旁边看着,崛起屁股蹲下。
  熙德真是无语了,你个母狗,跑到大公爵宅邸门口拉翔?有没有搞错啊?
  「呜,呃,呃呃!」审判官翻着白眼呻吟着,一拉拉出一大条,还一边拉一
边放屁放尿,污秽积了一大滩,看那副高潮脸估计是憋得久了,这会儿爽得更在
高潮之上。
  我去,熙德皱着鼻子躲开,这些母狗审判官,由于和追踪恶魔信徒太久,早
就丧失基本的羞耻心了。他和卡特琳娜搭档没多久,这母畜全身每一个孔都插过
了,但有的变态重口味行为他还是会惊到。
  审判官把白眼还给他,用圣水清洗肛门和阴道,「你懂什么,等会儿说不定
要和恶魔作战,只有用纯洁之身施展女神法术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就你这孽畜还纯洁之身,熙德也是无语,你特么就一人形精缸便器。估计喝
的精尿比喝水都多。吐槽归吐槽,熙德还是把负在身后的骑士长剑解下来斜挂在
腰间,方便随时拔出。
  又等卡特琳娜磨蹭了一会儿穿上紧身衣和斗篷,两人才翻过大公宅邸的外墙。
  大贵族的庭院里都有强大的魔术结界和法阵。潜入后就无法依靠魔术痕迹来
跟踪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连恶魔的气息也消散了。好像进入花园后,那初生
魔女突然间传送离开了一样。
  熙德和卡特琳娜对视了一眼,默契得分头搜索。
  花园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卡特琳娜搜索了一会儿,突然闻到男人精液的气息,
顺着气味她找到了公爵的马厩,一个古铜色皮肤的壮汉,南大陆的奴隶马夫赤着
身子坐在干草堆里,胯下阳具如同短剑一般笔挺,炭色的巨大龟头在烛火下闪着
光,浓厚的雄性气息钻入审判官的鼻腔。熟妇不由一阵双脚发软,口干舌燥。
  「什么人!小偷吗!」
  卡特琳娜一惊,还没反应过来肩膀已经被从身后锁住,屁股传来坚硬滚烫的
触感,熟悉无比的龟头顶住肛门菊花的触感,让卡特琳娜身上一下无力起来。
  「看啊,我抓到一个小偷,」背后的马夫夹着卡特琳娜进入马厩,阳具顶着
卡特琳娜的肛门,不时滑过她的阴道和尿道,却就是不插进去,熟妇的下身顿时
不可遏制得如泥沼一般泛滥起来。
  「小偷,喝,竟然是个大美女。」马厩里的马夫走上了掀开宽檐帽,扯掉她
的斗篷,他们可不认得什么审判官,什么教廷制服,大大咧咧得抓着审判官的奶
子,力气大得几乎要把豪乳捏爆,「竟然偷到大公家来了,胆子不小,得好好惩
罚你。」
  卡特琳娜完全可以将这两个人制服,但是她本质是条母狗,骚起来根本就没
下限的,故意呸得一口痰,吐在马夫的龟头上。
  「哼!你这贱货!」马夫大怒,哼哼一拳打在审判官的软腹上,几乎打得内
脏都变了形,卡特琳娜干呕一声,翘起屁股把身后马夫的阳具夹在两腿之间。
  「说!你是什么人!」马夫拽着她的头发把的脸抬起来。
  「呸,下贱的奴隶。」卡特琳娜故意激怒他们,又是一口痰吐在马夫嘴上。
  「混账!」马夫大怒,横扇卡特琳娜一巴掌,又对着她的软腹猛揍几拳,打
得她反胃着呻吟才罢休。
  而背后锁着卡特琳娜双臂的男人早就被她肥臀又翘又扭得受不了了。松开双
手让卡特琳娜单手撑在地上捂住腹部,伸手拉开审判官肛臀的紧身衣,阳具直接
从肉穴中插进去。早已经如沼泽般潮湿泥泞的血肉被坚挺肉棒贯穿,层层包裹,
交合的男女爽到同时呻吟起来。
  另一人看到同伙这就开始干了,也离开揪着审判官的头发把她拽过来,撬开
她的红唇插入。卡特琳娜想舔这碳灰的龟头肉棒很久了,一口就深喉吞进嘴里。
  被两个马夫前后抽插,白肉如活塞般乱抖。
  过了一会儿又有两个马夫走进马厩,见到屋子里交合的场面楞了一下,对视
了一眼,他们刚才才得到吩咐今晚的性爱派对立刻终止,这个没见过的女人到底
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随即两人耸耸肩,也脱掉裤子加入大战。
  一人拽起卡特琳娜的左腿脱掉长靴,先抱着大肥腿舔了一遍,然后用她的脚
掌摩擦阳具,在脚掌和小腿肉上射了一发,接着阳具在大腿肉和小腿肚的缝隙抽
插,又射了一发。
  另一人抓着卡特琳娜的右手给自己手淫,先是一发浇在卡特琳娜背上,接着
揪住她右边肥乳,阳具对着她的乳头往里顶。
  卡特琳娜此时阴道里已经被射了三发,但背后的人还是没软下来,揉搓着臀
肉继续往子宫口顶。嘴里也被射了两发,好多精液都从鼻孔里喷出来了,这会儿
被干得昏头转向没反应过来,竟然真的被右边的人龟头一耸,插到乳头里去了。
  她虽然是个母狗肉畜,但乳房还真没这么被干过,刺激得一下全身抖动起来
一阵高潮,正巧背后人射了第四发,精液一下从阴道口狂溢出来溅了一屁股。而
她松软的乳肉也被右边的阳具插入,胸前又酥又麻,随即乳穴一烫,那马夫竟然
在她的美乳里射精了。
  四个人都发泄了一轮,这才松开卡特琳娜把她像死肉一样扔在稻草上,卡特
琳娜跪在地上,喘着粗气舌头上沾满精液,身上揉着右边乳房,把一股股精液从
乳头挤出来,乳头已经露出个肉洞,好像小穴一样连粉红色肉壁都能看到。
  她刚想歇会儿,四个马夫却换了个位置又抱着卡特琳娜双腿把她举起来,一
人趟在地上,直接把审判官扔到肉棒上。这一下直接刺穿子宫口顶到最顶部,把
卡特琳娜干得翻起白眼险些昏过去,扑倒在地上马夫胸前。
  随机又有一人插入审判官的肠道,两根肉棒将卡特琳娜下体撑得满满的。审
判官哀嚎着呻吟,但嘴里又被塞了一根肉棒,她不得不一边给两人口交手淫,一
边让另外两人在小穴和屁眼抽插发泄。
  等四人又在她身上发泄了一波,精液浇得她满头满脸,子宫阴道和肠道也注
得满满的。游戏却还没有结束。在卡特琳娜惊恐的眼神中,马夫们牵来一匹公爵
的战马。不等她反抗,审判官已经被马夫们架起来,手足绑在马背上,而硕大无
比的马阳具插入她的阴道中。
  虽然在审讯测试中一直能维持理智,但此时被马的阳具深入体内射精,卡特
琳娜审判官的内脏和整个腹腔都被摧残挤压,「噢……噢噢啊……啊啊」得惨叫
着脔到话都说不出来了,她被四肢大开架在马厩木栏上,先后被马夫们牵来四批
发情的公马脔爆。阴道和肛门好像山洪暴发一般如瀑布般流淌出马精。小半截阴
道和小肠在马屌拔出的时候都被带得外翻出来,全身更被白浊覆盖,连脸都要看
不清了。
  熙德不知此时卡特琳娜遭到的轮奸惨状。
  他这个时候正在公爵的宅邸里搜索,目标是卡德加勋爵堕落的女儿,一个刚
成年的女孩,恶魔的新娘,身上有一根项链,是审判庭追查的秘宝。
  他有些怀疑女孩伪装成了大公的女仆,所以一间一间潜入女仆的卧室,用剑
鞘掀开被子观察每个女仆的身体。掀开睡袍观察一下腹股沟,臀部,胸口之类的
私处有没有恶魔咒文之类的痕迹。
  这本来该是卡特琳娜的工作,但那母狗又不知道跑到哪里浪了,熙德也只好
自己动手。
  他一只手持着带鞘的骑士剑防备,另一只手里提着的香炉中,散发出青色的
烟雾,这是一种无害的迷烟,可以让人沉睡。毕竟是潜入搜查的任务,熙德可不
想搞那种把活口都杀光的『潜入』。
  另熙德颇为意外,这大公家里的女仆素质意外得极高,大多是年青性感的美
人,白花花的肉体看得他下身坚硬如铁。要是找到魔女他真恨不得先砍死然后趁
热发泄一波。但现在大公家的女仆身体上都没有恶魔的气息,是正常的人类,他
当然也不能真的拔枪就干,那真成了入室强奸犯了。
  「奇怪啊,没有吗?」熙德检查完楼下的全部女仆,连士兵男仆的卧室也去
瞄了一眼,都没找到对象。心里奇怪。犹豫了一下向楼上走去。
  贵族的卧室一般都在宅邸的二三层,如果冒犯了贵族家室,哪怕是审判庭也
会招惹不小麻烦。但大公这个时候应该不在领地里,而且据说烈焰雄鹿全家都被
恶魔灭绝,上去看看应该没事。
  刚上到顶层熙德突然听到了动静,现在深更半夜的,他立刻警觉,寻着声音
找过去,却发现是一间私人卧室。
  熙德躲在门后偷看,只见门里大床上,有两个年青女仆正在以69姿势叠在
一起口交,两个女仆都穿着女仆的黑丝袜,带着纱帽,长裙和上衣丢在一边,露
出性感的曲线,一边呻吟着,一边吐着香舌,舔舐同伴的粉嫩阴唇和肉户。
  百合么,熙德敲敲把香炉放在门口,让青烟散布,两个女仆不一会儿就相互
枕着大腿晕睡过去。
  熙德走进屋,检查两个女仆的身体,一个是栗发的美人,身材较为高挑,大
腿尤为修长性感,有种维秘模特的感觉。另一个年轻一点的是橘色头发,胸部又
肥又圆的乳牛,坚挺的乳头很是显眼。熙德抬起两个女仆的腿检查了一下她们的
阴臀和阴阜,没有发现恶魔痕迹。显然,她们也不是目标。
  是哪里推断错误么……
  熙德迟疑着正想收回香炉离开,突然,他的目光一凝,香炉还在冒烟。
  这种催眠的烟雾是魔药效果,会自动填充整个房间,按理说这个小卧室的格
局,已经全部填充了才对,就是说,有密室!
  熙德眼前一亮,顺着烟雾的流向寻找,确认被大床抵着的墙面,颜色不一致,
原本应该放了架子之类的东西抵住,最近才换上墙纸,后面应该是活门板之类的
密室。
  有了发现,熙德立刻行动,把香炉放到一旁,长剑收回腰间,把栗发女仆抗
在肩上,橘发女仆夹在腋下,打算把她们扔到别的卧室去避免等会儿动作太大惊
醒了。
  然而他刚迈步,鼻尖突然一阵香风,两个女仆突然行动,栗发女仆大长腿锁
住熙德的脖子,把他的鼻腔夹在腹股沟,直贴着阴唇。保住他的右臂夹在胸口直
接来了个剪刀脚。而橘发女仆抱住熙德腿脚将他绊倒。两个裸女肉虫似得盘在熙
德身上把他钳制住。
  「你是什么人!潜入大公宅偷窃!」栗发女仆厉声问,大腿绷紧了,看样子
想把熙德一逼夹死。
  熙德摊开双手避免刺激到她们,这两个可能是大公的贴身护卫,「不要误会,
我是审判厅的骑士,追查一名魔女的下落,她潜入大公府邸就消失了。我怀疑她
可能在密室中。」
  「呵呵,魔女潜入大公陛下的宝库了是吧,怎么,你是不是要我们打开宝库
让你检查一下啊!」栗发女仆冷笑。
  「呃,抱歉,是我失礼了,能不能放我离开,」熙德一睁眼就看到女仆的肉
穴,手臂被女仆的双峰夹在中间非常柔软,而胯下阳具则被橘发女仆脸顶着,能
够明显感觉到她潮湿温热的呼吸,顿时顶起帐篷。
  「离开,呵呵,等大公回来了再说吧。」栗发女腰肢一扭似乎想让熙德右手
脱臼。
  但熙德的力道和速度远在女仆预料之外,还没等她发力就把肩一送,探手掐
住栗发女仆的脖子,掐的她气管变形,几乎将脖颈折断。手臂一推把栗发女仆的
脑袋『咚』得顶到书架上。
  同时熙德腰间一躬不让橘发女仆咬到下身,双膝一顶撞在橘发女仆两个肥肉
弹上,把橘发女仆顶飞出去,腰间长剑却被对方一起扯掉了。
  熙德随即一挺身跳起来,右臂一甩把栗发女仆扔到床上。左手提起裤子,刚
才连带着腰带也被扯开了。
  「你们冷静一点,讨伐魔女的立场我们其实是同一阵营的。你们不想抓住一
个魔女得到大公的赏赐吗?」熙德眯起眼睛,这两个女仆没有受到催眠香炉的影
响,是秘法者吗?
  地方贵族领主对晨曦教廷态度不一,火焰雄鹿大公不怎么搭理教廷,但针对
恶魔信徒态度和教廷一致的。他要是强行搜查只能把整堵墙拆掉。要是找不到目
标的话,就变成洗劫大公宝库,暗杀大公的女仆,肯定要倒霉。这一次只好暂时
撤退了。也不知道卡特琳娜那死母猪到底哪里骚去了,她要是在这说不定还有其
他的秘法可以找到其他线索。
  「呵呵呵呵,真是个天真的家伙,把人家的胸踢得那么痛,以为我会放过你
吗?」橘发女仆冷笑着拔出怀里的骑士长剑。剑刃出鞘的冷光从她的脸颊斜着扫
过,然后女仆楞了一下,随即爆发出一声犀利的尖啸,把长剑丢到地板上,她的
双手被开水烫过一样翻出巨大的脓疱和血肉,半截脸庞从颅骨上掉落下来,鲜血
四溢。橘发女仆发出不知是哭嚎才是惨叫还是怪笑的尖鸣,手捂着掉落的脸皮,
指缝间和脖颈上流淌大量的鲜血灌进她的乳沟,溅到她的大腿上。
  「密涅瓦!」栗发女仆惊怒交加,扑过去把橘发女仆拥在怀里。
  落在地上的骑士长剑泛着黯淡的金色光晕,周围的红木地板被那光晕扫过,
如同灰烬皱皮被拨开,层层炭化,蒸发出阵阵黑烟,露出一圈红褐色干涸血迹涂
写的魔法阵纹路。
  熙德扬起眉毛,吸了吸鼻子,「这……魔女的气息。」
  栗发女仆猛得抬起头,姣好的面容猛然扭曲如同恶鬼,她张嘴发出一声尖啸。
  无形的冲击波炸毁了半个宅邸,骑士剑也被强风卷飞,而熙德只是用身后的
审判官披风遮住正面,连带身后的墙壁都分毫无伤。
  「高阶的黑魔女啊。我的运气真好。」熙德抬起头,看着半空之中,栗发女
仆背后伸出骨膜肉翅,如夜枭般浮在血月之中。她怀里抱着的橘发女仆还在是不
是抖动,还没有死亡。
  「杀了他。」栗发女仆用低沉的恶魔语下令。
  随即熙德看到不知多少仆从装扮的恶魔和食尸鬼从一楼爬了上来。他可从来
没听教会说过,有什么魔法阵可以遮蔽恶魔气息的。但如果真的有,那么到底有
多少恶魔信徒,隐藏在晨曦的阴影之下呢?
  「想跑吗,这可不行,我还指望着靠你升职加薪呢。」熙德抬头望了一眼振
翅飞向云端的两个女仆。然后扭头扫了一眼利爪向自己头颅抓来的无数恶魔,闭
上了眼睛。
  然后睁开。
  刺目的金光从熙德的瞳孔中绽放出来,空间如同冰洁一般被凝固住了,所有
的恶魔,犹如突然从水中落入了水泥之中,全部的动作都静止了。犹如蜡像雕塑
一般,悬浮在半空之中。
  但这并不是时间静止之类的法术,魔女和恶魔们依然能正常思考,甚至能力
稍强的,譬如栗发女仆,还能转动眼珠。但也仅此而已了。
  领域,圣骑士的领域。
  熙德闲庭信步得跃下花园,找到他的长剑,然后返回来,在空气中划出一道
道金光,将恶魔们全部斩首。最后将力量凝聚于剑刃,向着半空之中的女仆姐妹
斩击。
  炁刃从剑尖喷出,剑光准确得砍掉了栗发女仆的肉翅。
  然后熙德闭上眼睛,接触了他的领域。
  鲜血如瀑布一般得爆发开来,恶魔死亡后不受控制的附身肉体如吹胀的气球
爆开,空气中如被血浪拍打过一样,『咚』得一声,两名女仆从天空跌落在熙德
面前。
  熙德睁开眼,看着两人的惨状,橘发女仆的身体已经不再丰满肉感,而是骨
瘦如柴,好像血肉都被无形中的什么东西吸食殆尽。一头橘发也花白脱落。这是
魔女的力量被斩杀后,生命遭到恶魔新娘契约反噬的现象。
  而栗发女仆则哆嗦着卧在地上呕血,她的肉翅被斩断,跌下时为了保护怀里
的橘发女仆而被严重摔伤,大腿折断肋骨刺破内脏。不过熙德特意没有将剑力残
留在她的体内,所以这个魔女还能活。
  「本来想抓一只小蜜蜂,没想到把马蜂窝给捅了。让我看看你们藏的什么玩
意。」熙德一脚踢断栗发女仆的脖子,让她进入缓慢的复生,避免等会儿又施展
法术添麻烦。
  既然一脚大开杀戒了,他也不再留手,挥剑斩开了密室的墙壁。
  被拷在恶魔斩首之剑上的雄鹿大公冷冷得看着走入密室的熙德。他的目光转
向熙德手中泛着金光的骑士剑,随后,又转向站在熙德面前的灰女巫。
  灰女巫的双瞳中发出黯淡的金色光晕,死死盯着长剑的剑刃,将长剑的淡淡
暗金光晕驱散。她明明就站在熙德面前,但审判骑士却仿佛视而不见,更似乎对
大公和恶魔剑没有丝毫兴趣,无聊得打量着密室里的各种药剂和材料。
  「仓库么。」熙德扫视周围,什么也没有发现,估计这可能是两个魔女为了
隐瞒仓库里的魔药导致自己身份暴露才会想杀人灭口。
  「嘛,那个虽然没抓到,抓两个也可以交差了。」熙德耸了耸肩,把长剑收
回鞘中。转身提起栗发和橘发的女仆走了出去。
  大公似乎也并不想得救,等审判骑士走远,才缓缓开口,「司寇德之瞳,那
是你送给他的剑吧。落在教廷手里,看来他已经死了。」
  灰女巫始终平静得看着长剑,一句话也没说。
                尾声
  三个月后,『雄鹿大公』带着大军回到领地。卡德加带着儿子庞贝也在队伍
中,结果迎接他的不是妻女的欢迎和准备好的宴会,而是图伦子爵和审判官卡特
琳娜带着的魔女捕猎队伍。
  「卡德加队长,我很遗憾得通知,你的妻子尤娜卷入恶魔事件死亡,女儿安
珀疑似堕落为魔女,在袭击了大公宅邸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后失踪。你的仆人也确
认与恶魔签订了契约遭到逮捕和处刑。现在请你解下佩剑,配合我们的调查。」
  图伦子爵一挥手,士兵们上前包围住父子两人。
  「什么!你们开什么玩笑!啊!」庞贝粗着脖子咆哮,可还没等他耍横,肚
子已经微微胀起,天知道怀的是人还是恶魔的审判官卡特琳娜突然一个箭步冲到
庞贝面前,伸手抓住了他的子孙袋。木桩石头一样硬的骑士瞬间软了下来。
  卡特琳娜勾着庞贝的脖子,伸出舌头舔舔他的耳朵,「不要急,小石头,我
们有很多时间深入交流。」
  周围的男人都下意识退了半步。
  卡德加沉默了一会儿,解下佩剑递给图伦子爵,「……你说安珀,失踪了。」
  「是的,」图伦子爵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很抱歉。」
  他们不是第一次遇到恶魔案件,往往『失踪』的下场,可能比死亡更加悲惨。
  卡德加摸着腰包里,本来打算送给女儿的作为生日礼物的首饰,抿抿嘴没有
说话。
上一篇:【新催眠杂记】3 这云谲波诡的世界呀!
下一篇:【恶魔的新娘】(3)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