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命书】1-3 苦和甜蜜

  林慕飞将桌上的碗筷、盘子往厨房端,竹影没有过来,板着一张脸,在客厅
的沙发上看电视。看电视也不消停,胡乱换台,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的,两
条大腿也跟着直立,屈起,做着各种变化。
  当她翘起二郎腿时,更有得瞧了。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腿上,嫩肉崩紧,圆圆
滑滑,泛着白光。一只脚还得瑟地悠荡着,十分调皮。每个趾甲抹着红色,像一
颗颗星星。
  偏那短裤真短,短到腿根。林慕飞干完活儿,向她瞥了一眼,正见到腿根处
的美肉,是个肉感的半圆形。那么丰隆,那么诱人,那么紧凑,是接近屁股处。
他还闻到一股香气,应该是她的休香,肉香,特能拨动欲望的琴弦。
  林慕飞可是过来人,熟悉女人,自然想起和秦芸的好事儿,一股火从心上蹿
起,腹下之物肿胀起来,顶得裤子成蒙古包。他挪开目光,转身朝自己的房间,
想逃之夭夭。
  「等一下,我有事和你说。」竹影吱声了,声还不小。
  林慕飞哪敢停留啊,头也不回地走,说道:「天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门一开,溜了屋。往床上一坐,心说,竹影不是小孩子了,会勾引男人了,以后
可得当心,别掉进陷阱。
  他在黑暗中,窗外灯光点点,夜是无边无际的。由于是夜,他感觉自己安全
些。再加上一道门,更让他放心。她爱疯爱闹,可是晚上不进他的房间。
  他躺下来,藉着微醺的酒意,想早点睡。可是一合上眼,就是那晃动的大腿,
大腿跟部的美肉。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暗自提醒自己,自己已经有了秦芸,而竹影,那可是亲
妹妹一样的人儿啊。
  他脱掉背心,只留裤衩在身,拉过被盖上。刚有点睡意时,门吱呀一声,一
个黑影闪入,一股香气荡漾。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林慕飞吓了一跳,猛地坐起来,头发都竖着。要是老头子知道女儿在他屋,
还不得杀了他?她可是老头子的命根子。
  「竹影,你想干啥啊?」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
  黑影儿轻声一笑,说道:「你看你啊,胆子跟耗子一样小,还自称是英雄好
汉呢,真叫人笑话。」
  林慕飞咬牙说:「你一个黄毛丫头,我怕你干啥啊?我可是打过老虎,杀过
狼的。」
  黑影儿扑哧一笑,说道:「不怕就好。那我来了。」在一片黑中,她启开被
子一角,像只猫一样钻进去,钻到他怀里。
  哦,软玉温玉抱满怀的滋味儿。通过触觉,她的上身就一个小衫,没带胸罩。
那两团东西挤着他呢。下边还是短裤。那裸露在外的肌肤凉丝丝的,滑溜溜的。
在他的身上一蹭,他几乎看到火花四溅,听到火花的哧拉声。
  林慕飞吓得向后退,哆嗦着说:「竹影,你想害死我啊?」
  竹影见状,身子一转,呜呜地哭起来。声波如水流淌,听得林慕飞不好受。
  「竹影,有话好说,你哭什么啊?别让师父听到。」
  竹影猛地转过来,抽泣着说:「你这么烦我,嫌弃我,我还能不哭吗?」
  林慕飞忙说:「我从来也不烦你,不嫌弃你啊,」竹影大喜,忙收了眼泪,
说道:「那你不早说?还一个劲儿躲。」她向前一凑乎,双臂如藤,已搂住他的
脖子,身子贴得好紧。
  林慕飞的肉体上非常好受。试想,久旷之身的他,有一个香喷喷、娇滴滴的
小美女,在晚上,在一个床上投怀送抱,这是多美的事儿啊?可是令他痛苦的是,
这样的艳福他是坚决不能享受的。因为这是妹妹,不是秦芸。
  他本想伸手推她,可他不敢,要是不小心碰到她的禁区,那他可是罪大恶极
了。
  林慕飞急道:「竹影,你别这样啊。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再这么下去,你会
害死我的。求你了,放过我吧。」他的声音透露着绝望和恐惧,像一个即将被斩
首的犯人。
  竹影嘻嘻笑了,说道:「人家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还真是这样啊。你占了
我这么大便宜,吃亏的可是我。既然你求我了,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不过,你
得答应我两个条件。不然,我不放。」她用小胸脯拱着他,还用大腿夹他,令林
慕飞苦不堪言。那是一种甜蜜的痛苦。
  在如此不利的处境下,林慕飞识时务,回应道:「行,行啊,你说吧,我答
应就是了。你快放开我。我要爆炸了。」
  竹影也不是傻子,隐约明白其中的意思。她出手好奇地往下一探,立刻碰到
火热的,硕大的,硬如铁的东西,最具代表性的男人的象征。
  她如遭电击,啊地一声缩手,把身子缩到被外,轻骂道:「流氓。」她一个
高中少女,虽然懂事,但从未有过这种接触,当真又羞又怕。
  林慕飞听得头大如斗,觉得比岳飞还冤,心说,明明是你主动进门,主动骚
扰,还怪上我了。我硬,是因为性压抑、秦芸,不是因为你。
  林慕飞真是头疼,说道:「竹影,你有话就说吧。」
  竹影稳定一下心神,说道:「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你说好了。」他退出被窝,又将被子缠在身上。
  竹影正色道:「第一个,不准你娶秦芸。」
  林慕飞听得直皱眉,问道:「为啥呢?」
  「不为啥。因为我不同意。我爸可是说了,你得永远照顾我。你想啊,你要
是娶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我咋办呢?」
  林慕飞心说,秦芸跟这个词不像,你倒挺像。
  「第二个条件呢?」他决定不回答。
  竹影斜卧在床上,一手支腮,藉着窗外映进的少许灯光,他仍能看到她两条
大腿的白影儿。那香味一缕缕地散发着。
  林慕飞故意想想秦芸,便心境柔和了。
  竹影慢悠悠地说:「我爸今晚上咋这么高兴呢?有什么好事?」
  「这个……」林慕飞心说,这个可不能说啊,我在老头子跟前发过誓的。
  竹影见他犹豫,又来损招。她一条大腿弯起,探向他的身体,用脚趾从上到
下滑动着,滑到他跨下时,轻轻踢着。
  林慕飞向后移了移,说道:「没啥啊,就是技术上有点小进步。哦,跟你说,
你也不懂。」
  竹影哼道:「少打马虎眼,不然,给你用刑。」娇躯一扭,纤手准确地将被
子拉开一个口,她又进来了。
  林慕飞大惊失色,结结巴巴道:「打死也不说。」
  竹影娇笑道:「本姑娘有招让你开口。」她的红唇落在脸上,蜻蜓点水般地
亲着。
  林慕飞慌张地说:「不要啊,竹影。」
  竹影吃吃笑着,感受着男人的不安和退缩,暗自得意,说道:「占便宜还不
愿意,真是傻子。」她的红唇向他嘴上贴。
  为了保护贞操,林慕飞终于出手,本能地双手一推,正推在酥胸上。
  二人都呆住了,像被点了穴。竹影睁大眼睛,张大嘴。林慕飞忘了撤手,实
实按在她的宝贝上,隔着小衫,小衫薄薄的,形同虚设。那处的柔软和弹性,无
何比拟。他变傻了,大脑短路了。
  当他意识到不妥时,迅速撤手。这下像是点燃炸药包一样,后果很严重。
  「啊……」竹影发出高分贝的叫声。在这静夜里,当真惊天动地。不但叫声
大,且持续时间长,充满了一个少女被污辱、被损害的愤怒和冤屈。
  林慕飞都吓坏了,当他意识到坏事时,急忙求饶道:「小祖宗,你别叫,你
想要我的命啊?」
  竹影也恢复理智,停止叫声,骂了句:「流氓。」然后跑掉。门怦地一声关
上了。
  林慕飞无力地躺在床上,呼呼喘着气,伸着犯罪的手,暗骂自己不是东西,
真是罪该万死,禽兽不如啊。我这么做怎么对得起秦芸呢?怎么对得起师父?
  她应该扇我一个耳光,或者我剁掉这双爪子。这太他妈的邪恶了。
  竹影回房,哪里睡得着呢,心里不住骂那个流氓。骂到后来,她的手放到自
己胸上,羞涩地笑了,俏脸似火烧。
  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上一篇:【命书】1-4 生死之间
下一篇:【女白领驯养记】(1-4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