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命书】9-12


              (9)少女诱惑
  林慕飞是将竹影抱回家的,一路上碰不到几个人。进入小区,也碰到过熟人,
林慕飞解释说竹影又发病了。对方叹息说,这孩子真可怜,老天不长眼睛。
  回到家,将她放在沙发上休息,再看竹影睡得那么香,脸上带着微笑,笑得
那么甜,不知道梦见什么好事儿。偶尔动一动睫毛。林慕飞注意到她的睫毛比一
般人都长,真好看。
  目光落到胸上、腿上的时候,林慕飞心上一热,忙将目光移走,心说,竹影
长大了。
  他的目光落到墙上,墙上除了白,什么都没有。他见到这白,一下子回忆起
她的皮肤,连带想起刚才在厂里为她穿衣的情景。
  那时候,竹影躺在桌子上,只着内衣,像一尊美神。
  她的身体苗条而修长,皮肤上佳,洁白如雪,估计没有灯光也会发出柔和的
光辉。那胳膊和腿的线条流畅,没有什么大的瑕疵。细看,还有美中不足,两只
胳膊和一条腿上有几个大小不等的疤痕,令人怜爱。
  林慕飞知道内情,只会爱怜她。因为那伤疤是犯病之后,或摔、或撞、或划
留下的。她本人那时失去理性,无法自控。
  她的伤疤不近看,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别处的肌肤则是光滑的,细腻的,
完美的。尤其是被内衣包裹的地方更令人浮想翩翩。
  她的内衣裤是浅蓝色的,在罩杯和胯下有斜着的白条。胸罩是吊带式,后挂
钩的,内裤是不大不小的。若是没内衣裤,全是光着,诱惑力会减弱。因为有了
这上下两块布,感觉就大大不同了。
  胸部被它一包,有了突出感。下边一包,有了神秘感。
  林慕飞注意到张竹影的胸脯不算大,从顶起胸罩的程度看,估计有鸭梨大吧。
她在呼吸着,胸脯一起一伏,所以令人好奇她衣下的风景。再瞧胯下,包得严严
实实的。细瞧,那里似乎也在动着,跟她的呼吸一个节奏。
  细一瞧,从内裤的左右两边各露出一根大约一寸的毛,还打着弯的。它们一
定是整根毛的一部分。由此可知,竹影的毛一定很长的。有人说,毛长的女人性
欲都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知道竹影长大后,欲望强不强。
  唉,作为哥哥不可以乱想的。他深吸几口气,才给她穿衣服。凭着他长期为
女性脱衣的经验,穿衣服也不大费劲儿。衣服遮盖,再也不见她的魅力之源,但
是她美好的身子已经深深刻在他的脑海中了。
  他舀一些凉水,喷上她脸,在用毛巾为其擦脸后,她慢慢醒来。
  她睁开黑溜溜的眼睛,对他甜甜一笑,然后伸个懒腰,仿佛睡了一个好觉。
  她转转头,瞅瞅环境,说道:「慕飞,我不是在厂里替老爸值班吗?我怎么
在家呢?」
  林慕飞一愣,记得她每次发病时,也会突然失忆,会把最近发生的事儿忘掉。
难道迷香也有这样负作用吗?这样也好。要是想到孙二虎对她的欺侮,她会发疯
的。
  他一脸笑容,解释道:「我赶到厂子时,你坐在师父的椅子上睡着了。我一
看这不行啊。我就给师父打电话,然后抱你回来了。」
  张竹影感觉脸上有点发烧,羞涩地望着她,说道:「路上要是遇上人多不好。」
  林慕飞看她神色妩媚,俏脸生辉,说道:「进小区的时候遇上一些邻居,我
说我妹妹困了。他们都夸我是你的好哥哥。」
  张竹影脸上一黑,哼道:「又是亲哥哥,有什么意思?」说着,从沙发上跳
下来,要走向房间,突然扑进他的怀里,这么静静地抱着,抱了几分钟,她才说:
「在你的怀里真舒服,好像世上再也没有烦恼和痛苦。要是这样能一辈子该多好
啊。唉,我要是秦芸多好。」
  林慕飞想到她的病,想到她今晚的遭遇,将她搂得紧紧的,只觉满怀都是香
气,也感到她身子的柔软和弹性。
  他下定决心,要一辈子保护她,呵护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
  他轻声说:「可以一辈子的。以后,咱们永远不分离。我永远当你的保护神。
谁要欺负你,我一定会把医院变成他的家。」
  张竹影听了心醉,说道:「我喜欢听你这话,明明知道你做不到也还是爱听。
我多希望这一刻能够永恒,咱们一刻也不分开。」
  林慕飞想了想,说道:「我怎么会做不到呢,我一定可以做到的,不是骗你。
我走到哪里都带着你。」
  张竹影慢慢从他的怀里出来,抬头望着他的脸,说道:「要是以后你跟她结
婚了,那我怎么办?」
  林慕飞一手还搂着她的腰,和她明亮而多情的眼睛对视着,说道:「领着呗。」
  「那她看我不顺眼怎么办?」
  「跟她解释。」
  「解释不通怎么办?」
  「她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会理解我的。」
  「那她实在不能接受我怎么办?」
  「她敢?她不接受你,就是对我不敬,看我不休了她。」林慕飞音量提高了,
心里可没底。他敢对秦芸发脾气吗?没发过。
  张竹影吃吃笑了,说道:「我就欣赏你这份男子汉气概。真是霸气。」
  她擂擂他铁一般的胸膛,又问道:「那你和她晚上同房,我要是需要你照顾,
怎么办呢?」
  林慕飞对着她热情而期待的眼神,为之语塞。
  张竹影大胆地说道:「咱们三个一起睡。」说罢,她面红耳赤,艳丽无比,
在他的脸上啄一下,像只小羊一样跑掉了,跑入自己房间。
  摸着自己脸,他心说,唉,竹影,对不起啊,虽然我当你是一个妹妹,其实
我不敢带你到她跟前去。好在师父他可以照顾好你。
  想到师父的发明,想到还有出国的希望等着,他对未来挺有信心的。那个产
品造出来,会有大把大把的钱,夫复何求啊?谁敢瞧不起我这农村来的?我在村
里是老大,我在城市里也是老大。
  他给师父打个电话,师父早已返回单位,让他好好照顾竹影,不用操心单位
的事儿。他还说,大厂长、副厂长那些领导,保安干事及相关人员也都去了,孙
二虎已送进医院,丢了多少东西已经查清,不过没有报警。
  林慕飞问道:「为啥没有报警啊?出这么大的事儿。」
  郑历叹口气,说道:「领导决定的事儿,咱们管那么多干嘛?咱们干好自己
的事儿就行了。不过今晚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早发现,早赶到,赶上我的班丢了
东西,再没有线索,我可吃不了兜着走。」
  林慕飞唉了一声,说道:「我也没干什么,没把孙二虎的那些同党抓到真是
失败。只是不报警,那些东西还能追回来吗?」
  郑历淡淡地说:「那是领导的事儿,不用咱们管。」
  林慕飞哼道:「这是不正之风啊,是危害单位利益啊,我们应该向总公司汇
报。」
  郑历劝道:「算了吧,慕飞。咱们安心上咱们的班儿,别没事儿找事儿。我
原来也和你一样充满正义感,现在是一切看开了。这件事儿,他们愿意怎么处理
就怎么处理吧。咱们没有责任就行。厂里还说要奖励你呢。这次你有功。」
  林慕飞嗯了一声,说道:「好的,师父,我都听你的。奖励,我不希罕。」
放下电话,一肚子怒气。像孙二虎这样的人渣,早该清除掉。今晚他又勾结外鬼,
犯下盗窃罪,更该判刑坐牢,他居然没事儿。早知如此,我不如踢死他算了。能
为民除害,自己蹲几年也认了。
  情绪平和些,正要进屋睡觉,电话响起来,又一件麻烦事到了。
             (10)勇救秦枫
  电话里是个陌生男人的粗嗓门:「你是林慕飞吧?」
  「我是林慕飞,你是谁?」
  「你别管我是谁,秦枫在我手里。不信的话,你听听动静。」那人大笑,笑
声像一只恶犬。
  接着是秦枫的声音:「慕飞,快来救救我啊,他们要杀我。要是你不拿钱的
话,我就完了。快来,快来。」他的声音透着哭泣和恐怖,像是被刀架在脖子上。
  绑架、勒索、撕票、尸体这些词在林慕飞眼前闪过。心道,这小子不是被那
两个娘们害的吧?
  林慕飞习惯打打杀杀的,只是怕他们伤害秦枫,说道:「你别怕,我马上赶
来。对了,他们凭什么抓你?又要多少钱?他们在哪里和我交易啊?」
  又是那男人的声音:「这小子是个王八蛋,强奸了我老婆,我妹子,照片我
都拍下了。赶紧拿两万块钱过来,一个人过来,不准报警,别耍花样,否则的话,
就等着给他收尸吧。」说到后边,语气已冷得像风,凶得像狼。
  林慕飞连忙说:「你们要冷静,别激动,不要伤害他。我不报警,不告诉别
人,全力配合。你们说吧,怎么交易。」
  电话里一片笑声,不是一个人的笑声,至少三个人,因为笑声不同,笑的风
格各异。
  「先准备钱吧。我们随时会联系你。」对方挂了。
  林慕飞放下手机,嗖地抛到沙发上,大骂道:「他妈的,看我不把你们捏出
尿来的。」
  门一开,竹影跑出来,跑到跟前,问道:「慕飞,出啥事儿了?」似乎忘掉
刚才的不快。
  林慕飞看她背心短裤,四肢如雪,好清凉,好性感啊!只是此时没心情欣赏
这些。秦枫落到人家手里,随时都有危险。
  林慕飞把情况大致一说,竹影脸上一热,气愤道:「该,活该,死了才好呢。
看他像个人,竟不干人事儿。」
  盯着林慕飞的眼睛,说道:「要是我打电话叫你回来,你不会和他一起干坏
事吧?」
  林慕飞一脸正气,说道:「竹影,我是那种人吗?」
  竹影白他一眼,说道:「那可不好说啊。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林慕飞担心着秦枫,没心和她辩论,说道:「快帮我准备钱,准备皮包。」
  竹影答应一声,说道:「你还真打算给钱呢?不如咱们报警吧。」
  林慕飞正色道:「可不能报警。不知道那些人什么底细,万一真是一伙穷凶
极恶的家伙,逼急了,秦枫就惨了。」
  竹影骂道:「活该。这种人死一个,少一个。」人已返回房间,开始找东西。
  林慕飞也回屋做准备,换上长衣,揣上一把围棋子儿。
  竹影将皮包交给他,说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目光满是关心。
  「不行。你的功夫还不到家。」
  竹影红唇一撅,说道:「那好吧。你要小心。你可不能有什么事儿。为了我。」
  林慕飞点头道:「你还不相信我的功夫吗?」
  电话又打来,让他先到某个道口。林慕飞告别,竹影眼睛竟然潮湿了,一副
哭的样子。
  林慕飞笑道:「咋地,对我那么没信心呢?」
  竹影定定地望着他,说道:「早点回家啊。」语气中全是浓浓的深情。
  竹影嗯了一声。林慕飞带好东西,大步出门。他没有回头,不愿看到她的留
恋的目光。
  已接近半夜了,周围多数灯都灭了,只剩下路灯还精神着。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寻找着出租车。大约十几分钟,才拦下一辆。
  赶到对方指定道口,没有人。对方又让他往某个路口去,他照做。接着,又
换几个地方,林慕飞来气,真想臭骂一顿。
  后来,他下了出租车,按对方的指点,七拐八拐,走进一个破旧的小区。里
边都是些旧楼,最高六层。他上到一个单元的顶楼,敲响房门。
  门开处,一个小瘦子正打量他,手里握着根棒子。
  林慕飞装作害怕的样子,眼神慌张,身子有点哆嗦。
  「我没找错地方吧?我哥们秦枫呢?」
  小瘦子晃了晃棒子,问道:「钱带来了?」
  林慕飞陪笑道:「当然带来了,都在这里。」他晃了晃黑皮包。
  里边一个粗嗓门叫道:「把钱拿过来。」
  林慕飞叫道:「不行。我没看到人,不给你钱。万一我朋友不在你们手里,
或者被你们害了呢?」手一缩,皮包转到背后。
  那个粗嗓门哈哈大笑,说道:「小子,你挺有经验呢。把他带过来。」
  小瘦子左拐。林慕飞跟进去。
  眼前是一个大客厅,一个黄灯泡发出刺目的光。灯下,秦枫被绑在一张大椅
子上,身子只有一条裤衩。鼻青脸肿的,身上多处课于青。
  他一见林慕飞,两眼放出求生的光亮,叫道:「兄弟,你可来了。我都想死
你了。」
  椅子一边站一个人。左边的胖子握着把长刀,刀放在秦枫头顶上空。右边那
个手里拿着把枪,黑黑的枪口正对准林慕飞。
  他长得傻大黑粗的,有点像泰森,光着膀子,纹着一身龙,加上他一脸横肉,
两只白多黑少的眼睛,叫人望而生畏。
  他向秦枫瞥上一眼,秦枫立时闭嘴,再不敢乱叫,脸上是惊恐,嘴唇都变色
了。
  小瘦子一指纹身男,说道:「这是我们老大,龙哥。」
  林慕飞恭敬地鞠个躬说:「龙哥好。我哥们有啥对不住的,请多多包涵。我
这个当兄弟的替他道歉了。你看,我这钱带来了,你们该放人了吧?还有那些照
片。」
  龙哥露着笑容,一张脸看起来好狰狞。他的粗嗓门刺耳难听。
  「小子,你还算会说话。放人不难。先查查钱。」向小瘦子使个眼色。
  小瘦子从林慕飞手里接过皮包,向老大走去,拉开拉锁,熟练地查起钱。查
完,向龙哥一点头。
  龙哥露出满意的笑,说道:「照片处理掉,卡也废掉。」
  小瘦子拿过一叠照片给林慕飞看,上边都是秦枫和那两个女人的艳照,有吻
有摸,各种招式,各种丑态的。要不是场合不对,林慕飞真想好好欣赏一番,还
原一下现场过程。
  「给我哥们看看,看对劲儿不。」
  小瘦子拿给秦枫看,秦枫不住点头。
  小瘦子当场将照片烧掉,又从一个相机里抽出胶卷折断。秦枫见了,长出一
口气。
  龙哥一指门,说道:「你可以走了。」
  秦枫和林慕飞脸上同时变色。那三个人却放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秦枫壮着胆子:「龙哥,你不说给钱就放人吗?」
  龙哥哼道:「小子,你强奸我老婆和妹妹,这口气我出不来。」啪地一声,
扇他一个耳光,眼镜登时掉地,半边脸上也肿起来,红红的。
  林慕飞见状,两眼冒火,一指龙哥,喝道:「住手。你想怎么样?」
  龙哥嘿嘿冷笑道:「你回去再拿两万,我保证放人。」
  林慕飞瞪着他,说道:「我说朋友,白道有白道的规矩,黑道有黑道的规矩。
你这么不守信用,你以后还咋在道上混呢?不怕人耻笑吗?」
  龙哥板起脸,脸上的横肉怦怦地跳着,大叫道:「在我的地盘,我就是规矩,
别他妈的给我扯没用的。拿钱。」
  那两名手下一起叫道:「拿钱。」
  林慕飞无奈地点点头,说道:「我拿钱就是了。这回你们必须得放人了。」
一手向怀里掏。
  那三人大笑,以为这小子真给他们掏钱呢。
  林慕飞的手掏出来时,手指一弹,两粒围棋子儿分射龙哥和胖子。他的身子
迅若流星,朝瘦子扑去,一脚踢出。瘦子没等举起棒子,肚子中脚,被踢出多远。
那边的胖子妈呀一声,刀掉下去,掉在地上,吓得秦枫妈呀一声,缩缩脖子。
  龙哥的枪也掉在地上,忍痛去抓枪。
  林慕飞比他快。一脚踏碎地上的刀,又将枪抓手里,一扯绳子,绳子断了。
这一系动作,都完成在几秒之内。
  瘦子怎么爬都爬不起来。龙哥和胖子看傻了。混道上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
厉害的人物。
  林慕飞玩把着手里的枪,说道:「还要动手吗?」一叫劲儿,手里的枪已经
变形了,麻花一样,往他们脚下一掷。
  龙哥死了亲爹似的沮丧,胖子大气也不敢出。
  林慕飞让秦枫衣服穿上,把钱装好,把东西拿好,二人要回家。
             (11)一起睡吧
  龙哥喊道:「等一等。」
  林慕飞回头问:「怎么的,你不服气,想跟我单练吗?」
  龙哥跟上几步,说道:「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还练什么啊?我这样的,
十个一起上,也不是个儿。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他的气焰彻底被打灭,一脸崇
拜。
  「那你想怎么样?」说话的是秦枫。他穿好衣服,有好友撑腰,胆子也大起
来,回想今晚的事,实在有气。
  龙哥对着林慕飞拱拱手,说道:「英雄,请留个名儿,咱们以后亲近亲近。」
  林慕飞摆摆手,说道:「别的,咱们不是一路的。」
  龙哥鼓足勇气说:「不如你加入我们这伙吧。我们认你当大哥,我们都听你
的。」
  林慕飞一惊,笑道:「你可别吓唬我啊。我好端端的,可不想混黑道。」
  龙哥惋惜地说:「你这样的身手,不在道上混白瞎了。」
  林慕飞在龙哥的目送下和秦枫下楼。
  出了这个荒凉的小区,来到外边,天高地阔。
  秦枫深吸几口气,感慨道:「还是自由好啊。今晚这几个小时够我记一辈子
的。」又蹦又跳,欣喜若狂。
  林慕飞想笑,问道:「我说哥们,今晚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会被人给拍
艳照,又被绑架呢?」
  秦枫长叹一声,说道:「往事不堪回首。你走之后,我上前逗那两个婊子。
她们把我弄上一辆车,拉到这里。我受不了她们的引诱,就和她们泡在一起。眼
看着快得手了,这三个王八蛋出现了。我没像你那样练过功,他们又是刀又是枪
的,只好束手就擒。我真是后悔啊,当初咋不跟你学几手呢。这样的话,我也不
至于落到这地步啊。身是挨好多下呢,现在还疼。」他扭扭脖子,伸伸胳膊。
  林慕飞笑笑,问道:「这么说你没干上那两个娘们啊?」
  秦枫当先走上大路,骂道:「操他妈的,我干个屁啊。正脱内裤呢,那三个
孙子出来了。这他妈的都是套,都是陷阱啊。我真后悔没跟你一起走啊。」
  林慕飞跟着走大路,问道:「这么说,这两个娘们不是龙哥的老婆和妹妹啊?」
  秦枫狠吐了一口水在地,说道:「我操他八辈子祖宗。要真是他老婆和妹妹,
我也不算冤了。谁知道他妈的从哪儿弄来这两个烂货。肯定是专业卖逼的。呸,
真晦气。」
  二人沿着大路的人行道上走。路灯将二人的身影投在地上,黑乎乎的。这个
时间,没几个行人,偶尔一辆机动车呼啸而过,在二人的脸上吹一下凉风。
  秦枫骂够了,很诚恳地说:「兄弟,这次真得谢谢你了。要是让我爸知道这
事儿,他非得骂死我不可。」
  林慕飞笑道:「咱们是亲哥们,谢什么啊。你要真想谢,哪天再请我吃烧烤。」
  秦枫听罢,忍不住笑了,林慕飞也跟着笑了。
  笑过后,秦枫脸上正经起来,说道:「慕飞,有件事儿我想拜托你。」
  林慕飞一摆手,说道:「又来了。有事儿只管说。」
  秦枫脸现窘态,说道:「今晚这事太丢人了,要是传出去,我名声就臭了,
要是传入梦雪耳里,我的女神就没了。你能帮我保守秘密吗?」
  林慕飞一笑,说道:「这算啥事儿啊?放心吧,我不会说给第三个人听的。」
  「那就行了。我的前途还远着呢,还要追到梦雪。」
  「放心吧。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你该跃就跃,该飞就飞。没有人拦你。
只要你行的话。」
  分开的时候,林慕飞说些安慰话,才带好钱向家走去。
  打开房门,客厅还亮着灯,张竹影睡在客厅沙发上,身上盖个毯子。他一到
跟前,她就醒了,从沙发上下来,说道:「你回来了?没受伤吧?」扑进他的怀
里。
  林慕飞微笑道:「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对了,你怎么睡在这儿呢?」
  张竹影看着他的脸,说道:「我想等你回来。」这话听得林慕飞心里好热乎,
好感动,觉得她真是一个好妹妹。
  林慕飞在她背上轻轻拍着,说道:「回房睡吧。」走向自己房间。
  张竹影的红唇一翘,一脸的娇媚,说道:「我今晚要和你一起睡。」也跟上
来,挽着他的胳膊,一个撒娇的小娇妻般。
  林慕飞严厉拒绝,说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张竹影粘糕一样粘在他身上,娇声说:「你不是老当我是妹妹吗?我想对你
考验一下。我使劲诱惑你,要是你始终不动心,真是君子,我就对你死心,以后
再不缠你,你看怎么样?」
  林慕飞觉得荒唐,嘴上说:「我不会对自己的妹妹那样的。」
  张竹影轻声一笑,说道:「那我可当你答应了。」
  进屋关好门。在黑暗中,张竹影铺被钻进去。
  林慕飞脱着衣服,嘴上说:「竹影,我看你还是回屋吧。不用考验,我真不
会对你动心的。」
  张竹影气得坐起来,叫道:「还没试验,你怎么知道不会动心?我有这个自
信。」
  林慕飞见此,不再多话,上床躺下,竹影挪过来,挤进怀里,又盖好被子。
这样子,跟夫妻同睡没什么区别。
  张竹影再次夸道:「在你怀里真好。你搂着我啊。你不是君子吗?试试看。」
  林慕飞犹豫着搂上她的细腰,满怀清香,肉贴肉的感觉挺好,但他觉得心如
止水。他把身子后缩一点,她的屁股又跟过来,还扭啊扭的,时刻不放松对他的
骚扰。
  林慕飞提醒道:「小丫头,别乱动。」
  张竹影吃吃笑了,说道:「慕飞,我的好大哥,受不了,你就进去吧。反正
我早把自己当成你的了。」
  这么一说,林慕飞无言以对。
  张竹影轻声说:「慕飞,给我讲讲刚才救人的事儿,讲你是怎么把那个色狼
救回来的。」
  林慕飞答应一声,把救人过程讲述一遍,听得张竹影大呼小叫的。一会儿替
他捏把汗,因为对方有枪;一会儿大赞他身手了得,在数秒钟的工夫完成那么多
动作,吓得那个黑老大直接认栽。
  林慕飞笑道:「这个不容易练。要是没有我恩师亲自传授,我这一辈子别想
练成。」
  「你从来没讲过你的武术老师,你给我讲讲他是什么来路,功夫咋那么厉害
呢?」她有好奇心。
  林慕飞答应道:「好吧。我就告诉你,别传出去啊。」
  原来他恩师的祖父在清末是一位武术名家,以暗器和气功出名。曾与霍元甲、
杜心武等高手比试过。等传到恩师的父亲这一辈,已功夫平平。到恩师这一代,
因为天分过人,又肯下苦功,功夫可追平其祖父。
  暗器和气功再度被发扬光大。他年轻时候曾加入抗日组织,一人打倒十几名
日本高手,被对方称为东方战神。后来,他和老婆、孩子远走海外。再后来,他
回来办事,想出国又出不去,在林慕飞的村里安顿下来。
  机缘巧合,他成为林慕飞的师父,把自己的得意绝技传给他。师徒二人大概
相处十年吧。政策放宽之后,恩师又出国和家人团圆去了。他还说,只要林慕飞
愿意,他就把徒弟弄到海外去。他现在海外开武馆呢,收徒千人,被尊为一代宗
师。
  林慕飞点评道:「我这点功夫,和恩师老人家比,九牛一毛吧。」
  张竹影听得心动,双臂缠住他的脖子,柔声道:「慕飞,你恩师那么牛啊?
你也好棒啊,我好崇拜你。」在他的脸上亲了又亲,最后一亲亲在他的嘴上,令
林慕飞一呆。她亲过他多次,可从不亲嘴的。
  张竹影亮晶晶的眼睛在黑暗里笑着,说道:「怎么样?动心了吗?这个世界
上,除了我爸,就是你对我最好。除了你,我这辈子不会爱上第二个男人。」
  林慕飞哼道:「没动心。你就是我妹妹。」
  张竹影自信说:「我就不信,以我的魅力征服不了你。你肯定已经硬了。」
探手下去,被林慕飞的手给拦住。
  林慕飞说道:「小丫头,你真是越来越疯了。我说过不会对妹妹乱来,说到
做到。」
  「我这么漂亮,又有好身材,你怎么可能不动心呢?一定是你强迫自己的。」
她的声音中明显带着哭腔。
  林慕飞听了哭笑不得,在她的屁股上拍着,说道:「小丫头,又在胡说。快
回去睡觉吧。不然的话,我打电话叫师父来了。」他用师父来威胁她。
  张竹影冷哼道:「你想让我走?没门。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心知不是什么好事儿。
  「讲讲你和秦芸是怎么干那事儿的。」她的声音变小,带着羞涩。
  林慕飞觉得头大,大感意外,问道:「你真要听吗?这个你也想听?」
  张竹影嗯一声,贴得好紧。
  林慕飞真拿她没办法,想了想,说道:「好吧。」身子后退到被窝边缘,才
低声讲起来。
  没听几分钟,竹影受不了,骂了一句流氓,不要脸,连忙去卫生间换内裤,
进自己房间不再出来。
  林慕飞暗自得意,心说,这回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亲妹妹。
             (12)手的幸福
  师父八点下班。吃早饭时,三人围坐一起。
  张竹影一边吃饭,一边用美目剜林慕飞。那么艳的故事,那么刺激的动作,
她一个未经人事儿的少女哪受得了?
  在林慕飞看来,那眼神又媚又热又动人,回想昨晚被窝里肌肤相贴,似乎那
香气还在鼻下缭绕呢。心说,我不会中你的美人计的。
  张竹影几下扒拉完饭,说道:「我去同学家玩了。」瞪林慕飞一眼,转身跑
了,像犯下什么大错。
  郑历只是笑呵呵地瞅着二人,并不插言。他觉得要真有林慕飞这样的姑爷真
不错。
  张竹影一走,郑历的脸严肃起来,说道:「竹影不记得昨晚的事,又犯病了?
昨晚上孙二虎没祸害竹影吧?」
  林慕飞答道:「没有。我赶到时,正好阻止他。」
  郑历眼神变冷,说道:「这个混帐东西,我饶不了他。」
  林慕飞问道:「厂里怎么样?就这么算了吗?」
  郑历一脸气愤,说道:「厂长明确表示,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让我们忘掉昨
天的事儿。孙二虎送医院治疗,丢的东西不用咱们过问,厂长会处理的。唉,这
算什么事儿啊,难道丢这些东西就这么算了吗?」
  林慕飞建议道:「不如咱们去总公司上报,将这些王八蛋通通干倒。」
  郑历一脸的阴沉,说道:「不能这么干。你不知道,我跟总公司的老大,也
就是董事长有过矛盾。原来我是总公司的首席工程师,后来被贬到这小地方来。
这事传上去,只会给那些人看笑话。」
  林慕飞睁大眼睛瞅着老头,失声道:「师父,你这么牛啊!那因为什么到这
儿的呢?」
  郑历脸上一黑,轻轻摇头,说道:「都是陈年往事,不用提了,唉,好多年
前的事了,幸亏遇上你,助燃器研发成功,一切都有希望了……我早晚会拿回我
失去的东西。」
  林慕飞哦一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师父,那咱们就这么算了吗?昨晚
那么大的事儿当它一场梦吗?」
  郑历点头道:「和助燃器比起来,这些都是屁大点事,再说,被偷的反正也
不是咱家东西,拉倒吧。就算把东西要回来,也没人说你一个好。」
  林慕飞不甘心,一拍桌子,感慨道:「真是气死人。」
  郑历面露笑容,说道:「慕飞啊,这气人的事儿还多着呢,你才经过几件?
记住,到什么时候都要保护好自己。咱们还是研究技术发财的事。这个技术革新
的工作,在理论上基本完成,我联系好几家公司谈生产样品的事儿了。他们让我
先把图纸寄去看看,我没答应。这可是独家的技术,不能随便透露。还是等洽谈
好了,签好协议再说。」
  林慕飞点头,说道:「师父,我没意见。这种事儿确实应该小心一点。现在
的坏蛋太多了。」
  郑历望着林慕飞,说道:「慕飞,我会尽快找有关部门申请技术专利的。我
打算把你的名字一起写上。」
  林慕飞连忙摆手道:「师父,我没做什么,不必写上的。」
  郑历笑道:「那可不行。你只是没学历,书读得少,你的技术水平一点不差。
这个助燃器正是在你的启发下设计出来的。在细节上你也提出不少意见,起到重
要作用。要是我一个人干,至少还要晚十年才能成功。」
  林慕飞谦虚道:「我可不敢居功。」
  郑历安慰道:「你的好日子要到了。要是这次顺利出国深造,后面几步就比
较容易,那么以后也能更好照顾竹影。好了,我去睡觉,你上班吧。」
  林慕飞答应着,换好衣服,走向工厂。
  这一天果然没什么变化,一切照旧。丢的东西无人提起,师父办公室的电话
有人过来修理,秩序井然,仿佛昨晚真的没发生什么。要说不同,只是不见孙二
虎这个败类。听人说,他昨晚喝酒过多,酒后摔伤住院。
  林慕飞听了苦笑,心说,这假相听起来比真相还真呢。这叫什么事儿。
  没有孙二虎的车间,比平时要安静多了,也安全多了。干什么工作都顺顺当
当的,大家的心情相当愉快。有的人盼着孙二虎严重些,以医院为家,不必再出
来,让大家过几天舒心日子。
  考虑到明天是周末,林慕飞打算回家看看。他很想父母、弟弟、弟妹,有几
个月不见面了。他想和秦芸同回,找个机会干点和张竹影不能干的事儿。
  太久没干,下边憋得简直要爆炸。不解决这个问题不行,迟早张竹影会受害
的。止不定哪天自己欲望勃发,会把称作妹妹的小姑娘吃掉。他可不想对不起心
上人。
  等他用电话联系秦芸时,打通好一会儿,始终没人接。他是上午打的。又连
打几遍,还是无人接听。这使林慕飞疑惑,心说,是不能接,还是没听到呢?等
晚上再打时,对方才接,说忘带手机。提起回家的事儿,秦芸称自己已到家。
  林慕飞很不理解,既然回家,为啥不跟我打个招呼呢?以往他们都是同来同
回的。平日里他不怎么给她打电话,因为她说要专心学习。偶尔才去学校看她,
吃个饭,看看电影,逛逛街,买买东西。赶上她心情好的时候,还可以切磋一下
床上功夫。算起来,这个学期他们联系得没那么勤。
  林慕飞还想多说几句时,秦芸说要休息。林慕飞只好说后天见。
  放下电话,他觉得自己这个男朋友真是失职,以前嘘寒问暖,现在打电话时
候都少。可也不能完全怪自己。自己也想多粘乎她,可她说不喜欢那样的男人。
  得,这次回去得跟她好好谈谈,不能再任其自然。爱情之花也得常浇水,否
则会出问题。
  正想着心事呢,张竹影推门进入,猫一样投入他怀里,林慕飞一惊,问道:
「师父呢?」
  张竹影的美目转了转,说道:「他说出去转转,得晚点才回来。」
  林慕飞说道:「这么说,你又来施美人计了?」想想都心乱。
  张竹影格格笑着,说道:「怎么样,怕了吧?怕就就投降,把秦芸甩掉,以
后我当你的女朋友。」主动铺床,钻进被窝里。
  林慕飞批评道:「疯丫头,又在说梦话。」他坐在床边,不敢乱动,心说,
这妞真是烦人。咱们当兄妹不是挺好吗?
  张竹影侧卧着,脸朝着他的后背,轻声说:「你后天得回家吧?」
  林慕飞嗯一声,合着眼睛,心说,一会儿得想个法赶走她,不然怎么睡觉。
  「带我回家吧。见见你的家人,也见见秦芸。我想知道这个情敌是什么样子,
够资格跟我竞争不。」
  林慕飞长叹道:「那我该怎么向人介绍你呢?」
  张竹影想想,说道:「就说我是你的小情人吧。你猜秦芸会怎么样?」
  林慕飞想像着种种可能性,说道:「她会用鄙夷的目光看看你,再打我一个
耳光,然后跑掉了。」
  张竹影呵呵笑,说道:「那你更得带我去了。你挨一个耳光,这个情敌就这
么容易干掉了,不用我再和她决斗。」
  林慕飞轻声道:「她哪里是你的对手啊。她的个头没你高,腿也没你的长,
力气也没你的大。又扯远了,你这当妹妹的,怎么和我女朋友决斗呢?」
  张竹影听后大为得意,不理后边那茬,说道:「那我就放心了。那她是不是
胸部比我的大?」带着几分羞意。
  林慕飞觉得好无聊,说道:「我哪里知道啊?」。
  张竹影感觉脸上发烧,追问道:「你说嘛。」
  林慕飞直皱眉,无奈地说:「我又没见你的胸脯。」
  张竹影笑嘻嘻地说:「那还不简单吗?」
  张竹影起身将灯关掉,什么都看不见了。一会儿,她坐在他的身边,拉过他
的手,按在自己的胸上。
  林慕飞的心跳几乎停止,因为他没有摸到衣服,而是直接碰到肉球上。哦,
又嫩又软,又有弹性。凭直觉,是小些,应该比鸡蛋大。
  这一刻,他变傻了。这疯丫头,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张竹影芳心乱跳,极力镇定,悄声问:「怎么样?有她的大吗?」又拉另一
只手按在另一个上。
  这一刻,林慕飞有点走神,仿佛在摸秦芸的,一手抓一个,连揉带捏的,小
奶头被大指拨动,肉球被当玩具玩着。玩得张竹影又羞又紧张,还有点激动,觉
得整个世界都被男人的手给搅动。她娇躯颤着,声音也颤着:「怎么样,比她的
好吗?哦,放手吧。」
  一下子,林慕飞被惊醒,迅速撤下手,在自己脸上打了一个耳光,骂道:
「我真是该死。我怎么能对自己的妹妹做这种事儿呢。」双手抱头,很痛苦的样
子。
  张竹影心疼地说:「慕飞,你别这样啊?我是自愿让你摸的。你打自己我会
难受的。」用纤手拉开他的手,抚摸他的被打的脸。
  林慕飞苦涩地说:「竹影,好妹子,你原谅我。」
  张竹影很洒脱地说:「慕飞啊,你在说什么鬼话啊?我当你是我的男人。我
的身体全是你的。你想怎么摸都行。」
  林慕飞坚决表示:「不,妹子就是妹子,不能乱来。以后,你不要再这样考
验我。我不能接受。」
  张竹影嘿嘿笑,说道:「你当我是妹子,我可没有答应。你只能当我男人。
你不要我,我这辈子都不嫁人。我会让你心痛。别说你没动心,你刚才的手放我
胸上,很不老实。你应该挺享受的才是。这说明你开始对我动心了。很好,今天
的考验到此为止。下次继续。」她哼着胜利的小曲离去。
  林慕飞用手拍一下床,心说,我当她是妹子,没有动心,怎么会动手呢?我
一定是性压抑,一时昏了头。下次绝对不会再上你的当。
上一篇:【命书】 1-13~16
下一篇:【女白领驯养记】第六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