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们的生活】(1-3)

                (一)
  嗤——
  伴随着窗帘被拉开的声音,一束耀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射了进来,照在床上
李鸣的脸上,李鸣皱了皱眉,依旧享受着美梦。
  一会床边发出一阵响动,惊醒了睡梦中的李鸣,李鸣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妙
曼的身姿,在阳光下,正在把后背细小的文胸带扣上。
  李鸣定了定神,转了转眼珠,清醒过来,直望着只穿内衣的女人,这时,女
人从沙发的包里拿出一双黑色的崭新丝袜穿上。望着女人的丝袜缓缓的从小腿到
大腿,李鸣忍不住的吞了下口水。
  清醒过来的李鸣,从床头柜上拿出香烟点了一根深吸一口,正在整理丝袜的
女人,听到打火机的响声,便转身过来望向李鸣,脸上透露着妩媚的微笑,然后
跪在床边,慢慢的爬向李鸣。
  李鸣继续深吸一口,烟气吐在女人的脸上,说:「真是一个骚货!」一边说
着一边用手伸进女人内衣里面揉摸着,还用手指捏着女人的乳头。
  女人依旧露着妩媚的微笑说:「不骚的话,怎么把你拿下呢,你这鸡巴真是
宝贝,简直太喜欢了。」
  同样说的时候,女人的手也伸进被子里面,揉摸着李鸣的鸡巴。
  李鸣一个示意,女人立马会意,把头钻进被子里,一口含住鸡巴吮吸起来。
  李鸣深吸着烟,一脸超级舒服的表情,享受着女人的吮吸,毫无疑问,女人
的口活相当的不错。
  李鸣掀开被子,露出女人的头,女人一边用舌头快速在龟头上来回的舔,一
边用娇媚的眼神看着李鸣,嘴角微笑一下,一口将鸡巴整个含到最深处,龟头直
接顶到喉咙深处,随着女人呼吸,喉咙跟着收缩,一阵酥麻的感觉传入李鸣大脑。
  李鸣伸手在女人头上一种抚摸,然后依旧示意,女人很懂事的,就把屁股转
个方向对着李鸣。
  「啪」的一声,李鸣一掌拍打在女人浑圆的黑丝屁股上,然后不停抚摸。这
种穿着丝袜的感觉,是最让李鸣兴奋的。摸揉抓,各种用力的体验在女人的屁股
上,李鸣心里也各种满足。
  这时,电话铃声想起,李鸣拿起电话接了就开着免提放在枕头边上,手也不
停的在女人浑圆的黑丝屁股上摸,时不时的在阴户位置,隔着丝袜和内裤来回的
揉。女人发出「嗯哼」的声音,晃动几下屁股。
  「喂,涛子,啥事?」
  「你小子最近在干嘛呢?都不见你人影。」
  「还能干嘛,到处玩玩呗!」李鸣说完,用力的在女人的阴户上按了一下。
  「你他妈不见人,准是泡女人去了,真不够意思!」
  「涛子,你别这么挤兑我,你我还不知道,这么大一个富二代,哪里还需要
我带着你,你来带着我还差不多。」
  「哈哈哈,那是自然,怎么这会在开心呢?」
  「对,正在玩一个圆滚滚的肥屁股呢!」
  说完就「啪」的一声,一下打在女人的屁股上,女人也「啊」的叫了出来,
并且快速的吞吐着鸡巴,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说正事,晚上在欢乐迪,有个聚会,一定要来啊!」
  李鸣一听,就知道有好事情,笑着说:「肯定给你面子,一定到!」说完相
互挂了电话。
  这个涛子是李鸣的高中同学,也是死党,一个富二代。
  李鸣挂了电话后,灭掉香烟,两个手抓住女人的黑色肥髋,一口就亲上去,
隔着丝袜和内裤,在女人的阴户地方来回的舔,往里面吹着热滚滚的气。女人受
不了开始浪叫起来,不停的摇晃着屁股。李鸣双手挑起阴户地方的丝袜,刚准备
撕烂。女人急忙就把屁股移开,转个身,口中含着鸡巴望着李鸣,说着听不清的
话。李鸣大概能知道她的意思,就是不能把她的丝袜撕烂了,最后一双了。李鸣
只笑了笑,没有说话。
  女人松口,抬起头来,往后捋了一下头发说:「死鬼,都给我撕烂这么多了,
我一会还得赶飞机出差了,不能再干了!……时间来不及了,不陪你玩了,等我
回来再约吧。」说完在龟头上亲了一口,就下床穿衣去了。
  李鸣没有反对,想着晚上还有约,还是保存一下体力,说不定晚上更有激情。
  女人临走时说:「你一会直接去退房就行,我先走了,记得想我!」
  等女人走后,李鸣在房间里又休息一会,看看时间,都下午去3点了,也收
拾一下退了房间回到家中。
  李鸣在家里换了一身衣物,整理了下发型,然后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一会
刷下微博,一会在微信上撩下小姐姐或者在群里跟其他狼友侃大山,就这样打发
着时间。
  李鸣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父母离异,自己跟着父亲生活,目前有好几年
都没见过他母亲了。自上高中以后,除了张涛这样的死党以外,就没啥朋友,本
来一直性格比较内向,还好有张涛带着他慢慢开朗起来。家里条件也很一般,不
过也没过啥清苦的日子,父亲也经常因为工作关系,经常都不在家,除了定时给
生活费,几乎没怎么管过他。也因为如此,李鸣就时常跟着些社会小青年瞎混,
成绩也一直不怎么好,高中毕业,就混了个九流大学读上。好在上天对李鸣也有
所眷顾,给了他一张好看的臭皮囊,也没有让他在社会道路上走的太极端,在学
校时不时的有小女生主动来追求他,这让李鸣对此也乐此不彼,女友换了一个又
一个。现在毕业也两年多了去了,整天无所事事的,也就到处勾搭点妹子,以此
来体验人生乐趣。不过在这样的过程中,李鸣相对会更喜欢那些30左右的少妇,
因为他们更会玩。就像今天酒店这个,她叫黄丹,是一个公司的中层管理,是李
鸣在酒吧搭讪认识的,现在就发展成了炮友关系。
  夜幕降临,李鸣在家里胡乱整了包方便面吃,就冲冲出门,来到欢乐迪。进
到包房,就看到张涛等一共九人,四男五女,正开心的在划拳、喝酒、唱歌。
  张涛看到李鸣到来,放下酒杯,指示李鸣随便找位置坐下,李鸣跟这三男中
的两人都见过,女生倒是一个都不熟悉,但他也是自来熟,坐到一个女生旁边,
快速的加入到他们的氛围中。几个女生看李鸣长的帅气,也很主动的来找他喝酒
聊天。
  大家在一起玩耍了有一会了,这是进来了三个人,一个男的两个女的。
  男的李鸣也认识,叫刘强,因为长的粗壮,大家都叫他强哥。
  另外两个女人,其中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生,一下就吸引了李鸣的目光,
长长的直发,水汪汪的大眼睛,感觉会说话一样。张涛立马一阵吆喝,说来晚了
要罚酒这些,烘托着气氛。三人坐到沙发上,就加入了大家的娱乐。
  从白裙女生进来以后,李鸣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好几次都想上前去跟他搭
讪,但都因为刘强的关系没能得逞。这弄得李鸣心里极度不爽,但是又不好发作,
也就只有继续跟其他女生喝酒聊天。
  大家就这样欢快的娱乐着,也就一个女生唱歌好听,能打断李鸣观察白裙女
生,其他时间,李鸣都是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这时,李鸣看到刘强偷偷的拿出一小瓶透明的液体,倒在了酒杯里面,刘强
看到李鸣望着自己,会意的微笑一下,继续这个悄悄的动作。
  李鸣知道刘强在给白裙女生下药,心里一阵无名火起,真想一杯酒给刘强泼
过去,然后一顿毛打。但这种事情,他们这帮人都没少干,李鸣自己哪里有资格
去这样教训别人。李鸣脸上苦笑,心里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正义感。
  这时,李鸣兜里的电话震动,拿出来一看是自己老爸打来的。李鸣拿着电话,
给大家示意一下,就走出欢乐迪来到街边。此时他老爸的电话已经挂断了,李鸣
赶紧的拨了回去,当然他老爸也没对他说些什么,也就是工作忙,最近回不来,
让李鸣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到处去晃,安心找个工作。李鸣心里虽然对他
爸这么啰嗦极度不满意,但也还是唯唯诺诺、恭恭敬敬的满口答应,因为他也等
着父亲给他寄生活费,这也是唯一要求他父亲的原因。
  好不容易挂完电话,李鸣叹了口气,没办法谁叫他自己想多要点钱呢。但想
到父亲的啰嗦,再加上刘强带来的女生,让李鸣越想越气,一脚踢在垃圾桶上。
  这会李鸣也难得会包房去,免得看到心仪的人跟别人亲亲我我的。
  索性就坐在路边的花坛边上,点燃一根香烟,看着过完的人流。时不时也能
看到几个青春靓丽或者妖娆的女人进出,且能让李鸣心情舒畅起来。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李鸣瞧了翘地上的几根烟头,然后就准备回包房去,在
进入大厅后,尿意来了,赶紧找了洗手间撒尿。
  这个洗手间是男女共用的,所以没有专门的男士小便池。李鸣进了隔间关上
门就开始嘘嘘起来,嘘完抖了几抖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旁边的隔间里传出一阵
女人轻微的呻吟。这引起了李鸣的兴趣,脸上笑了笑,也就轻轻的把耳朵贴在隔
板上,倾听旁边发出的声音。
  女人发出的声音非常轻微,李鸣猜测,她肯定是自己捂着嘴,因为那种「嗯
嗯哼」的喘息声音太熟悉了,随着一阵摩擦的轻微声音,李鸣听到指甲刮在隔板
的声音,慢慢的旁边女人的声音慢慢开始大起来,远比之前的声音大。
  李鸣咽了一下口水,不自觉的伸手下去,隔着自己的裤子在鸡巴上揉了几下。
  旁边响起了几下脚步声和高跟鞋的声音,随之就是一阵舔吸的声音。李鸣心
里一直激动,但是他猜不出来是男的给女人舔还是女人给男人舔,这个舔吸的声
音非常有节奏,时快时慢的。
  李鸣只觉得这样玩,还真是刺激,自己一定要找个机会也这样玩。
  没一会,旁边舔吸的声音没有了,响起了一阵「啪嗒」的水声,这个「啪嗒
啪嗒」的水声开始很小也很慢,慢慢的声音就变得大起来和快起来,这能让李鸣
猜到,肯定是男人在用手指插女人的小穴,湿湿滑滑的,而且水特别的多。或许
流出来的淫液已经流到女人的大腿上,也或许内裤上已经被淫液打湿,显出黑色
的水印。各种的画面在李鸣的脑海闪现出来,让李鸣激动不已,下面的鸡巴越来
越硬。
  这时,应该是旁边男人的动作又加快加大,「啪嗒啪嗒」的水声变成了「咕
叽咕叽」的声音,女人应该依旧捂着嘴,但完全掩盖不住叫声,李鸣不用耳朵贴
着隔板就能听的非常清晰,指甲划着隔板的声音不住的响起来。
  李鸣又吞下口中的唾液,摇摇头回过神,告诉自己别多想了。然后自己悄悄
的离开洗手间,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望了下那个隔间,脑中又响起女人诱人的
呻吟,李鸣心想:「真他妈诱人,这种女人太爽了!」
  李鸣回到包房门口,房间内相切着巨大的音乐声,准备推门进去,感觉门被
什么堵上了,在一用力才推开一点,心里正奇怪呢,门上玻璃窗前露出一个男人
的头来,看了看李鸣,就把门开了一点可以供人通过的缝隙,一下把李鸣拉了进
去,房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传进李鸣耳朵里,正觉得奇怪,为啥要把门堵着,音
乐声为啥这么大,那看门的人凑到李鸣耳朵处说:「快进去玩吧,我正看着门呢!」
  李鸣马上会意,脸上一笑,没有说什么,用手在对方肩上拍了拍,示意辛苦
了,他也在里面背上拍一下,表示没关系。
  突然李鸣心里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心仪的白裙女生会不会……
  李鸣怀着忐忑的心情往里走去,虽是只有几步路,但感觉已经走了漫长的时
间。
  透过包房卫生间的磨砂玻璃门,李鸣看到两个人影。应该是男人站着,女人
正跪在地上,吮吸着男人的鸡巴,通过卫生间的灯光,这个影像看的特别清楚,
不过还好,这个女生是个短发。
  李鸣走进房间内,就看到一幅淫乱的画面。张涛正坐在沙发上,裤子已脱到
脚下,身上坐着个光着下身的女人,大鸡巴正上下来回的在女人小穴里抽查,灯
光虽暗,但是一股乳白色的淫液正顺着张涛的鸡巴往下流。张涛一手摸着身上女
人的屁股,另一手抓着躺在沙发上全裸着女人的胸,还有一个男人正趴在一个女
人身上,腰部上下的动着,正快速的抽插着一个女人,男人偏着头,舔吸着全裸
女人的阴户。
  张涛看到李鸣来了,指了指旁边角落里趴在沙发上的女人,李鸣当然知道张
涛的意思,李鸣往女人走去。
  李鸣心里很庆幸,没有看到白裙女生。
  看到这种画面,加上在外面洗手间的经历,李鸣不在去想白裙女生,抱起角
落的女生,就坐到身上来背对着自己,手伸进裙子里,在女人阴户上来回的摸起
来,一阵丝袜的顺滑,冲进大脑,另外一个手连忙在女人的大腿上抚摸,时不时
的捏几下。女人摇晃着头,感觉像是在抗议,也好像是在享受李鸣的抚摸,在李
鸣揉摸女人阴蒂时,女人总会全身一颤。
  李鸣心里想着,不愧是好哥们,知道自己喜欢丝袜女人,还特意留给自己,
裤裆里的鸡巴早已坚硬如铁,用手稍微顶起女人的屁股,把自己的鸡巴从拉链和
内裤中掏出来。
  李鸣分开女人的双腿,让鸡巴在女人的阴部隔着丝袜和内裤摩擦,嘴在女人
脸颊、耳根、脖子上亲吻,女人受不了这种刺激,虽然处于迷糊中,但已经反过
手去,抚摸着李鸣的头和脸颊。
  李鸣双手摸着女人的阴部,挑起肉色丝袜,用力一撕,就将女人的丝袜撕烂
个大洞,然后左手把女人的内裤往旁边一拉,右手扶着鸡巴,用龟头在女人阴唇
上来回的摩擦几下,龟头上沾着女人的淫液,滑滑的。对着小穴口,一下就插了
进去,女人一下仰着头,双手反抓紧李鸣的头,混合着音乐声,「啊……」的叫
出来,温暖的小穴包裹着李鸣的鸡巴,一阵舒爽。
  李鸣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用力的往上顶着,借着重力,女人每次下落都把鸡
巴全根没入。
  不到五分钟,女人「啊……啊……」的长叫,挺起腰来,拔出小穴里的鸡巴,
双手把李鸣抓的紧紧的,长长一股淫液射出,然后腰部收缩一下又是一挺,又是
一股淫液射了出来,同时伴随着女人的大叫。女人这样来回的挺腰四五次,每次
都射出一股淫液,只是每喷射一下时间就短一点,茶几上、酒杯中、沙发上,到
处是女人喷出的淫液。女人喷完,就双腿打颤的瘫软在李鸣身上,大口的喘着气。
  女人的大叫声吸引了张涛和另一男人以及坐在张涛身上女人的目光,目睹这
丝袜女人的潮吹,喷射这么多,让他们觉得惊奇,张涛还好点,毕竟以前跟李鸣
一起玩的时候见识过,只是每相当会喷的这么多。
  李鸣把瘫软的女人放在沙发上,自己翻个身,依旧拉开女人的内裤,龟头在
女人阴唇上来回的摩擦几下,就插进小穴里,双手抬着女人的双腿,抚摸着细腻
的丝袜腿,大腿上的丝袜被淫水印湿了一大片。
  李鸣一边抽插一边看着其他两个男人,两人都向李鸣竖起了大拇指。
  李鸣笑了笑,就把女人的丝袜腿压向她的胸部两边,屁股高高的翘起来,双
手卡在女人腿弯处,整个人都压在女人身上,鸡巴在小穴里插的深深的,女人不
自觉的就把李鸣抱的死死的,让李鸣用力的抽插着。
  这时李鸣突然想到了白裙女生,脑中想着现在操的就是她,就用手摸着女人
的屁股,更加用力插入。女人的浪叫更加大声,感觉几乎要超过音乐的声音。
  李鸣腰部用力一挺,一股精液射向女人小穴的最深处,女人的小穴也收缩着,
努力的吸着李鸣的鸡巴。
  过了好一会,李鸣才拔出鸡巴坐在沙发上,女人压着的丝袜腿几乎没怎么变
样,依旧保存那样的姿势,瘫软在沙发上。
  李鸣擦了擦下身的淫水,穿上裤子点燃一只香烟,然后走到门边,示意看门
的兄弟去玩,他兴高采烈的进了去。
  李鸣背靠着门边,深吸着香烟,望着洗手间里的身影,女人趴着,男人从后
面来回的抽插着。
                (二)
  快一个小时过去了,包房内终于只身下音乐的声音,众人都瘫软着在沙发上,
费劲的穿着各自的衣物。
  李鸣走过去把音乐的声音调小,拿起一杯酒准备喝,突然想着刚刚丝袜女人
喷的水,连忙放下酒杯换了一批新的,重新倒上,喝了起来。
  见众人都收拾完毕,连忙递上酒杯,几个女人也比之前清醒了许多,大都凌
乱着头发,李鸣知道她们应该是酒开始醒了,药力应该也差不多结束了。这会大
家肯定没有之前玩的那么嗨,也就偶尔喷个杯,嬉笑一下。
  这时,包房门打开,刘强和另外两个女生进了来,其中一个就是白裙女生。
  见到满屋的狼藉,两个女生非常差异,心里肯定在想是不是打仗了。
  刘强说:「大家还玩么,我准备跟她俩去吃点宵夜,你们有要去的吗?」
  张涛这时肚子正饿,赶紧说:「正好肚子饿了,必须去!」
  看到白裙女生,李鸣点点头。
  不过其他三个男的很显然还想继续玩,所以就拒绝了。
  丝袜女人在迷糊中看到李鸣在点头同意,也很想跟着前去,但被其中一个男
的阻止,李鸣看在眼里,也不在意。
  这样,张涛和他的女伴,就是坐他身上搞的女人,刘强和两个女生,加上李
鸣,一行6人就离开欢乐迪找了个大排档吃喝起来。
  期间,张涛说:「强哥,你还是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两位美女吧,刚刚在房间
里人多音乐声大,都完全没来得急跟她们打招呼!」
  刘强笑嘻嘻的说:「这是我的不对,」连忙指着她们俩说:「这是周琳,这
是张珊珊,她们可都是东华大学的高材生!」
  东华大学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里面的学生都可以说是天之骄子,刘强
介绍完,得意的笑着,张涛跟李鸣对她俩立马肃然起敬。
  李鸣心里马上就记住了白裙女生的名字,心里想着周琳的名字,觉得怎么会
这么好听,美滋滋的感觉。
  之后大家都相互介绍,也继续吃喝嬉笑着,刘强也时不时的讲些荤段子,逗
得在座的三个女生嘻哈大笑,也难怪刘强能约到这种质量好的高材生,毕竟有些
手段,李鸣心里这样想着。
  在喝酒的过程中,李鸣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周琳跟张珊珊不停
的灌刘强酒,哪怕是跟刘强对饮也在所不惜。
  不过看着刘强快要醉酒的样子,李鸣心中一阵欢喜。既然看出端倪了,李鸣
也加入其中,甚至悄悄的扯张涛衣角,张涛立马会意,跟着劝刘强的酒。
  几轮下来张涛就开始趴在桌上了,刘强酒量虽好,但也架不住四个半人的围
攻。
  看着趴着的刘强,张珊珊对旁边的李鸣微笑着说:「李帅哥,谢谢你哟!」
  李鸣也笑了笑,摆摆手说:「没什么,小事一桩嘛……我们来加个微信吧!」
  说完掏出手机来。
  张珊珊也很乐意的掏出手机说:「好啊,正有此意!」于是扫着李鸣的李鸣
的二维码。
  李鸣望着周琳,不知怎么的,想开口就是很难,望着周琳喝酒后粉红的脸颊,
李鸣都要迷糊了。
  过了好一会,李鸣终于鼓足勇气,对着周琳说:「这个美女,要不……要不
咱们也加一个吧!」
  周琳微信着望着李鸣,连忙点头,也掏出了手机,周琳那双水汪汪感觉会说
话的眼睛,要把李鸣魂都勾走似的,能加到周琳的微信,他心里无比的开心,什
么烦恼事都没有了。
  夜慢慢深了,一看时间,都差不多快凌晨1点了,大家也都准备散去,李鸣
主动请缨,送周琳和张珊珊回家,不过这个话李鸣只有对着张珊珊说,都完全不
敢非常主动的对周琳说。
  李鸣心里很纳闷,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胆小,一个问号悬在李鸣
心中。趴着的刘强留给了张涛,也难得管他。
  出租车很快到了她俩的家,一片旧的住宅区,不过还好周边环境还行,不是
很吵闹,出行也较为方便。
  周琳和张珊珊是同班同学,也是很好的闺蜜,两人就合租在这里。李鸣送她
两人到楼下,依依不舍的样子,张珊珊笑着说:「李帅哥,怎么,你还想上去坐
坐吗?」说完又是一阵嬉笑。
  李鸣连忙摆手,说:「没有的,就是看着你们上去就行,你们上去吧!我…
  …」
  李鸣此时有些语无伦次了,周琳这时说:「别调戏他了,李鸣,你早点回去
休息吧,我们已经到了,咱们以后可以经常联系。」说完就拉着张珊珊往楼梯间
走。
  李鸣也边点头边说:「好的好的!」
  看着她们上楼的背影,想起周琳最后说的常联系,李鸣心里很是美妙,然后
自己哼着小调,打车回家了。
                (三)
  周琳回到家中,就立马往床上一趟。连张珊珊问她是否洗澡都直接拒绝了,
趟在床上的周琳回想今晚发生的一切。
  周琳和张珊珊在刘强的带领下去到,去到了欢乐迪,就见到一群玩耍着的人,
有一个长的很帅气的男生,吸引了周琳的目光,他的样子完全是周琳心中对男神
的要求,每次跟刘强或是其他喝酒时,周琳总是会用余光扫描帅气男生,心里总
想着他能主动来找自己搭讪,但周琳有点失望,帅气男神一直都没来找自己,甚
至话都没说一句。
  这样玩了一会,周琳就看见帅气男神拿着电话出了去,而且等了好久都没回
来,周琳应付着同刘强等人喝酒,没一会,周琳就觉得全身发热起来,后背的汗
水都浸湿白裙,正好尿意上来,周琳就准备去洗手间。
  走到洗手间门口时,却发现里面有人,自己就只有去外面的洗手间。周琳晃
着身躯走出包房,刘强见状,也跟着周琳出了来。
  周琳来到共用洗手间,正准备关门,突然一只大手拉开门,跟着一个粗壮的
身影进了隔间,周琳吓了一跳,见来人正是刘强,正准备呵斥刘强,哪知刘强一
把捂住周琳的嘴。
  刘强把周琳抵在隔间的墙上,直接用嘴亲吻在周琳的耳根上,往耳朵里面吹
气。
  周琳立马就想反抗,但不知为何,身体却不听使唤,加上嘴被刘强捂住,只
能「嗯哼」的叫着,全身发热的身体,在刘强的刺激下,下面很快就流出一股淫
液,沾在周琳白色的透明内裤上。
  周琳突然感觉自己失去了抵抗的能力,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刘强隔着白裙和文胸揉着周琳的双乳,揉摸间,自己的乳头同文胸内壁摩擦
着,一阵阵快感迅速传递到周琳的脑中。
  刘强慢慢的放开捂住周琳嘴的手,双手同时更加用力的揉摸着周琳的双乳。
  隔壁传来的关门声和尿尿声,让周琳自己捂住嘴,那种舒爽的感觉,让周琳
用手撑着隔板,时不时的指尖抓在隔板上。
  刘强一个手往下,撩起周琳的白裙,把手伸向两腿之间。周琳发出「嗯哼」
  的鼻音,不住的摇头,但却没有任何抗拒的动作,潜意识里,周琳应该很享
受这种感觉,刺激着她每一根神经。
  刘强摸到周琳的阴部,内裤已经湿透,滑滑的。用一个手指隔着白色透明内
裤顺着阴唇缝隙来回的滑动,然后指尖停在阴蒂位置,快速的揉动。周琳受如此
刺激,仰头贴在墙上,把嘴捂的紧紧的,但依旧掩盖不住舒爽的叫声,手指不停
的在隔板上抓。
  刘强见状,淫笑一下,移动下位置,尽量分开周琳的双腿,抬起贴在墙上的
屁股,只让腰部以上贴在墙上,自己蹲下去,头钻进裙里,用手拉开周琳的内裤,
一眼就看到稀疏的阴毛,粉红色的阴唇,先用手指在阴蒂阴唇上揉了揉,把流出
来的淫水涂抹均匀,然后一口就含住周琳的整个阴户,先是慢慢的舔吸着,然后
再加快速度。
  周琳在这样的刺激下,几乎要大声叫出来,抓着隔断的手,立马抓住刘强的
头发,舒服的抓扯着。
  刘强也不理会,就不在舔上去,伸出手指毫无阻力的就插进周琳的小穴深处,
慢慢的加快速度。手指每次抽出是,都会发出「啪嗒」的水声,随着刘强加快加
重手指抽插的速度,「啪嗒」声慢慢变成了「咕叽咕叽」的声音,如果水在小穴
洞里不停的灌一样。
  刘强抽出手指,看着手指上的淫液,用舌头舔了舔,然后站起来从裤裆里掏
出鸡巴,在周琳阴唇上来回的摩擦,然后快速晃动鸡巴,龟头也就快速的在阴蒂
位置来回的摩擦,周琳腰一挺,阴道收缩,瞬间就高潮了,然后粗重的喘着气息。
  刘强抬起周琳的一跳腿,龟头不在摩擦阴蒂,而是滑到洞洞口处,慢慢挺腰,
龟头就自动分开阴唇钻了进去。
  龟头刚进入大半时,就响起了「咚咚咚」的剧烈敲门声,随之响起一个女声:
「开门……!在里面干什么呢?快开门!」
  突然起来的声音让周琳恢复过来神智,立即推开刘强,连忙整理衣物,虽然
全身发热的状况依旧让周琳有些迷糊。
  刘强听到声音,心里正式无名火起,真想出去暴打门外之人,但已经被周琳
推开,不得已也只有把门打开,一见是张珊珊,无名怒火瞬间熄灭。
  张珊珊见两人在的样子,对着刘强大吼道:「刘强,你是不是欺负咱家琳琳
了,你个无耻混蛋……」说完,就上前,扶着周琳走了出来。
  刘强也立即解释说:「没有没有……只是周琳喝多了一点,她有点想吐,我
在帮她捋背呢。」
  刘强的解释有点牵强,张珊珊很是疑惑,直望着周琳,想听她怎么说。
  周琳脑中此时一片空白,只想找个空气清新的地方,说:「珊珊,你陪我去
外面找个地方透透气,这里有点闷。」
  一路上,张珊珊扶着周琳,还是询问着刚刚发生的事情,但周琳什么都没有
说,刘强也一直跟着两人身后。三人在找了一个花坛边坐下。
  原来张珊珊见周琳半天都不回包房,担心有事发生,就离开包房出来寻找,
在共用洗手间听到里面有声响,也就不管里面是不是周琳,就只想着敲开门看看。
  果不其然,周琳和刘强在里面待着。
  周琳头靠在张珊珊肩膀上,闭着眼睛养神,没有说话,也没有去认真听张珊
珊在问什么,刘强在解释什么。
  刚才的事情历历在目,让周琳心中激动不已,但又极为不甘心,很想指着刘
强骂一顿,还有张珊珊帮忙,实在不行还可以报警。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周琳也
不愿把这种丑事说出来,也就缄默不语。唯一觉得,刘强不停的给张珊珊解释,
张珊珊也指着刘强骂这是搞笑,同时为有这么一个为自己出头的闺蜜开心,不自
觉的就把张珊珊抱的紧紧的。
  随着凉风的吹拂,周琳全身发热的状况好多了,不知不觉也在这里坐了快两
个小时。他们两人几乎也这样你来我往的说了这么久,一个追责一个解释,周琳
这时说:「好了,你们别说了,我没事了,我跟珊珊也准备回家了。」
  刘强见煮熟的鸭子都要飞,连忙说:「也行,不过这样,我们先去跟他们打
个招呼,然后再去吃点东西,之后在送你们回去。」
  张珊珊望着周琳,询问周琳意见。周琳一想,去打个招呼也是人之常情,也
有些想看看那个帅气男生还在不在,至于要不要吃东西,这都不重要。
  于是三人回到包房内,周琳见满屋的狼藉,地上到处是水,空气中还飘着一
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但又感觉非常熟悉,看着帅气男生,看着自己,连忙害羞的
望着其他地方,但又时不时的偷偷看他。至于大家提议的去吃宵夜,周琳都毫不
在乎。
  在吃喝的席间,周琳看着坐在旁边的刘强,想起之前的事情,开始有些气不
过,就拿出豪迈精神,一杯又一杯的同刘强对饮,刘强当时心里还觉得可能机会
又来了,他那里知道,周琳的酒量是相当不错的。其实周琳心里也很纳闷,为啥
今晚没喝多少,会变的这样。
  单纯的周琳哪里能猜到是刘强给自己下了点春药。
  张珊珊不愧是周琳的好闺蜜,他俩才对饮几杯,就加入其中。
  话说张珊珊的酒量也是很不错的,她两人就完全能干翻刘强,哪知后来连李
鸣和张涛都加入其中,酒桌上张涛又很会劝酒。没几轮下来,刘强就趴在了桌上。
  周琳很是开心,报仇了能不开心么。但看到珊珊和李鸣聊的开心,很想加入
其中,但又不好意思开口,看到她俩相互加了微信,心里一阵慌张,不知该怎么
办了。
  好在李鸣主动来找自己要了微信号,连忙答应。
  周琳想着今晚的点点滴滴,害怕、紧张、刺激、欢快,各种情绪都展现出来,
突然一下周琳想着要是在洗手间的人不是刘强,而是李鸣自己又会如何……
  想着想着,周琳不自觉的伸手下去隔着内裤在阴蒂上揉摸起来,周琳开始自
慰了,这是她多年来的第一次,周琳内心极度激动,手在下面揉摸的分快,淫水
早已浸湿内裤,直到双腿直直的蹬着被子,一阵阵高潮的快感涌出,周琳才瘫软
着身躯,裹着被子沉沉睡去。
上一篇:【命书】2-4 泉水洗澡
下一篇:【命书】2-3 恶梦如真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