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们的生活】(7)

李鸣躺在床上点着香烟思索着,张珊珊的话让李鸣心中有些复杂,无疑她的
话说的很对,如果真的继续纠缠下去,肯定是谁也离不开谁。于是收拾一下就打
车来到客运站,李鸣坐上大巴车,同周琳聊了会情话,就在车上打瞌睡起来,到
了东华,直接奔回家中,冲了个澡,就躺在床上大睡起来。床边的iPhone电话一
直震动着,李鸣也毫不在意,毕竟太累了,还是睡觉更重要。李鸣直睡到第二日,
不过一大早就醒来,查看了手机的各种信息,也有小魔女的未接电话,就冲冲忙
忙的上班去了。
  最近,周琳的工作异常的忙碌,看到周琳那么辛苦的工作,很多时候饭都吃
不上热的,李鸣就很心疼,下班后就早早的来到周琳家里,用那粗浅的厨艺,做
了简单的饭菜等着周琳。周琳就算吃饭时,都抱着笔记本电脑,没事就改改文档,
李鸣却一点也帮不上忙。李鸣想找周琳亲热,却被她推开,看着一直忙碌的周琳,
李鸣确实不好继续纠缠。一次李鸣换好鞋子开门走了,周琳都没有发现。李鸣都
到家了,才收到周琳的一个信息“你人呢?”看着这样的信息,李鸣是苦笑不得,
一边为周琳感到高兴,但一边也为自己感到难过。高兴的自然是周琳工作这么用
心,以后肯定大有前途,难过的也就是周琳因为工作就忽略自己。但心里却想着,
一定要无条件的支持她,这才是自己应该做的。毕竟工作上的事情,李鸣确实帮
不上忙。
  这天,李鸣起的一大早,就开始收拾打扮自己,拿出点绝活就在自己脸上招
呼,经过差不多一个小时的努力,成果斐然。望着镜中的自己,李鸣很满意。来
到单位上,李鸣的改变自然吸引了很多女同事的目光,都纷纷来找他聊天,甚至
有女同事跟他一起自拍,然后发给朋友圈。李鸣应付着同事,也给周琳打了电话
发了信息,让她一定晚上准时回家吃饭,周琳自然满口答应。
  下班以后,李鸣去蛋糕店取了订的蛋糕,在周琳家里布置好蜡烛调整好灯光,
就等周琳回来了。餐桌上摆着两份牛排一瓶红酒,当然这是李鸣在网上预订的,
他自己可做不来这些。看着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走动,李鸣坐在沙发上
玩着手机等待着周琳。这时电话想起,李鸣一看是张珊珊打来的电话。
  “happy birthday!”张珊珊在电话里表现的很开心。
  李鸣很诧异,张珊珊为什么会说这个话。
  “你知道知道的,我没告诉过你呀?”
  “哈哈哈,我有超能力呗!……哈哈哈,上次开房间,看到你身份证了。”
  “原来如此,我说你怎么会知道呢!”
  “你在干什么呢?这么安静,不是应该嗨皮吗?”
  李鸣不想说自己的窘境。
  “那是自然咯,正跟朋友玩呢,累了出来透透气。”
  “那你玩得开心点,生日快乐!小猪猪。”
  说完张珊珊就挂了电话,李鸣叹着气,望着快到十点的钟,把餐桌收拾了一
下,就离开了周琳家。走在路上,无趣的踢着路边小石子或是其他什么东西,原
本想着跟周琳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就跟她一起过的,但她却因为工作……没办
法,谁叫自己说过要无条件支持她呢,今年过不成,明年再过也是一样。
  离开周琳家没走多远,李鸣在人行道绿化带里看到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
时不时的轻微震动一下,开始李鸣觉得自己看错了,仔细一看,这车还真是在震
动。这车两边都是绿化带,车头朝外,现在灯光又昏暗,如果行人不注意,还真
发现不了。李鸣心里乐了一下,肯定是有人在玩车震呢,不然车身不会自己震动。
李鸣四周看了看,不见人影,便悄悄的来到车身旁边,离得近了,车身的震动就
更加明显。车内黑乎乎,看不清什么,只隐约听到车内的音乐声和女人的轻微呻
吟。李鸣的烦恼一下全无,在后车窗上来回的看,隐约好像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人
影在蠕动,最让李鸣兴奋的还是那轻微的女人呻吟,如同美妙旋律音乐,让人回
味无穷。李鸣几乎要把眼睛都贴在车窗上,用手蒙住眼角两边,车窗内结果还有
一层纱帘,难怪什么都看不清,除了白花花的人影,什么也看清楚了。李鸣有些
失望,好在女人的呻吟让他心里有一丝安慰。
  虽然感觉刺激,但车内的男人毕竟不是自己,也就无趣,摇摇头就离去了。
一路上失落的情趣又涌上心头,期间还有一个小姐姐主动来找他合影,估计也当
他是什么流量小鲜肉吧,只是李鸣对这个全无心思,自然也没发觉,其实很多人
的目光都有瞧着他。马路上响起一阵汽车轰鸣,一听就知道是那些高端跑车,李
鸣转头望去,跑车已不见踪影,依旧无聊的往家走去。没一会,一辆保时捷跟着
他的步伐行进着,冲他按按喇叭,李鸣才转头张望,车窗落下,看到莎莎精致的
脸,李鸣嘿嘿的笑了笑,莎莎偏头示意让李鸣上车。李鸣正觉得无聊,便兴冲冲
的上了车去。
  莎莎开着车,却依旧在伸手在李鸣手臂上一拧:“你个坏蛋,讨厌死了,居
然不接我电话!”李鸣这才想起上周她是有给自己打电话。李鸣奸笑着说:“莎
莎姐大人不记小人过,小的下次不敢了。”说完就伸手直奔她的大腿上,居然穿
有肉色的超薄丝袜,这可乐坏李鸣了,不停的抚摸着。莎莎说:“别贫嘴,……
别乱动,我开车呢,注意安全。”李鸣才不管这些,继续摸在莎莎的丝袜腿上,
问:“莎莎姐,你很喜欢穿丝袜么?”莎莎笑了下说:“不是我喜欢,是你们这
些男人喜欢。”李鸣点头说:“嗯……确实好有道理!……我们现在去哪里呢?”
莎莎继续说:“既然碰上了,那我就带你唱歌去。”李鸣也自然同意。
  莎莎带着李鸣来到尼洛可酒店,下到负一层。听莎莎说,这是一间私人会所,
通过会所大堂,服务人员彬彬有礼的问安,带着他们进入包房内。整个会所的装
修,让李鸣眼前一亮,居然如此豪华,这是李鸣以前都不敢想象的。包房内各处
摆在欧式沙发,男男女女十几个人。众人都端着酒杯各自聊着天,也不吵闹,和
李鸣想象中的唱歌环境相差甚远,只是播放着轻微的音乐。莎莎带着李鸣坐到一
个女人身边,立马就抱住她:“白姐,可真想你啊,都好久没见了。”李鸣打量
着莎莎口中的白姐,看起来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但应该不止,一身黑色丝质裙,
胸前的V 字开口都要把整个胸部露出来,翘着的腿上穿着黑色水晶丝袜,脚尖处
吊着黑色高跟鞋,一晃一晃的,如同摆钟一般。漂亮、干练、妩媚、性感……能
形容成熟女人的褒义词语,都可以用在她身上,尤其是她的眼睛,像会勾人魂魄
一样,这样的女人电视里有,现实中李鸣还是第一次见。
  莎莎同白姐分开,马上说:“这是李鸣,我一个朋友。李鸣,叫白姐!”李
鸣点着头说:“白姐,您好!”白姐放下酒杯,笑着说:“他就是你上次在电话
里跟我说的那个小朋友?”莎莎回想过来,点头说:“对对对,就是他!”白姐
变化了个笑容:“他有你说的这么厉害?”莎莎说:“哈哈哈,白姐,你自己去
试试就知道了。”白姐拍打了一下莎莎的头说:“没大没小。”
  这时李鸣见到有两个男的,直接把上衣脱掉,露出强壮的胸膛,胸肌起伏不
断,八块腹肌特别耀眼,在另一个女人面前各种展示着,然后慢慢脱掉女人的鞋,
在脚上亲吻。李鸣心想:原来有钱女人就是这么玩的,确实比男人也差不了多少。
李鸣望着两个肌肉男,心中无比的羡慕,自己或许比他俩长的好看,但男人真的
不仅只是看脸啊。
  莎莎说是来唱歌,不过几乎没有人唱过一首,都是各自的聊天嬉笑。在这种
环境里,却让李鸣极为不自在。因为他在无形之中就感受到,这里是由这群女人
主宰,或许那两个肌肉男都是她们付费寻找的。想到自己,在另外几个女人的眼
中,何尝又不是这样,也是别人付费找来的小白脸。白姐从包里拿出一张房卡递
给莎莎说:“我看你的朋友不太适应这里的环境,莎莎,你带他上去休息吧。”
莎莎点点头,就带着李鸣走出包房。
  两人来到30层的套房内,五星级的酒店,就是不一样。刚进门以后,李鸣就
抱着莎莎说:“莎莎,谢谢你!”莎莎很疑惑的说:“谢谢我?谢我什么?”李
鸣双手开始不老实的在莎莎的屁股上乱摸,说:“谢谢你陪我,今天我过生日。”
莎莎拉起李鸣一只屁股上的手,然到前面来,放到自己的阴户处:“那你应该摸
这里。”李鸣一下就把莎莎顶在墙上,用力的深吻着莎莎,撩起莎莎的裙子,用
力扯烂丝袜。莎莎也配合的替李鸣解开皮带,脱下裤子。李鸣抬起莎莎的一条丝
袜腿,拉开一点黑色蕾丝内裤,龟头就对准小穴口,慢慢的插入进去。接吻中的
莎莎发出了“嗯……啊嗯……”的呻吟,抽插的节奏慢慢变快,莎莎的呻吟也越
来越快。李鸣干脆两手穿过莎莎的腿弯,托着莎莎的屁股,抱了起来,在空中抽
插起来。莎莎原本的“嗯哼”声变成了“啊啊……”的声音,李鸣每一次用力的
撞击,都把莎莎撞的飞起,整个鸡巴都要全部抽出来一样,然后莎莎就像摆锤一
样,又掉落回去,整个鸡巴又全根插入进去,一顶一落的响起“啪啪”之声,那
是莎莎的屁股猛烈撞在李鸣的大腿根部造成的声响。李鸣觉得这样一直挺腰太累,
把身体弯腰,稍微前倾,这样莎莎依旧在空中吊着,李鸣快速的抽插,“啪啪啪”
的声音如同打桩机一样响起,莎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大叫大喊:“不行了,受
不了啦……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啊……”说完,就仰着头,努力的
摆动,李鸣这次抽出鸡巴,莎莎一下下的喷出淫液,每喷出一股就“啊……”的
一声长叫,连续叫了五六次,终于才停下。李鸣抱着莎莎躺到沙发上,继续扶着
鸡巴插进小穴里面,莎莎已经瘫软的没有力气了,张着嘴“嗯啊……的叫着,李
鸣抬着丝袜腿,不住的在上面来回的摸,舌头也舔在腿上,一下把腿抱的紧紧的,
全身都想钻进莎莎的小穴洞里一样,一股精液射出,莎莎同时也捏住李鸣的手臂,
死死的不放,张着嘴但却没有叫出声音,一脸痛苦和舒服的表情。好一会,李鸣
才躺到沙发上坐着,大口的喘着气,不停揉捏着自己的双臂。
  过了好一会,莎莎缓过劲来,看到李鸣正在吸着烟玩着手机,便靠到他身边
去,笑嘻嘻的问李鸣:“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意功能啊?”李鸣放下手机,思考着
莎莎的意思,皱着眉头说:“什么?特意功能?什么意思啊?”莎莎翻个身,搂
着李鸣的脖子,说:“跟你做爱两次,都让我喷那么多,这可是我从来没体会过
的”边说着还边抓着鸡巴来回的翻看“这也没什么特别呀,为什么一顿操就能让
我潮吹?”李鸣拍了下莎莎的头:“轻点弄,那可是宝贝,别弄坏了!”莎莎点
头说:“对对对,确实是宝贝,是得轻点”说完就在龟头上亲了一口继续道“这
个用鸡巴插出来的潮吹可比用道具或用手指弄出来的更为舒服。”说完,就站起
身,把衣物全部脱掉,光溜溜的走向洗手间冲澡去了。
  李鸣起身,站到落地玻璃的窗边,俯瞰着城市的夜景,虽然现在夜已深了,
但依旧灯火辉煌,有钱住这样的酒店是真好。这时门铃响起,李鸣前去开门,一
见原来是白姐。她也不客气,径直就走进屋内,一边走一边问:“莎莎在哪里?”
说完转身看向李鸣,才发现他是光着下半身,白姐马上笑颜如花。李鸣本想去拿
沙发上的裤子穿上,但转念一想,反正都被看到了,也无所谓了。白姐原以为李
鸣会害羞躲藏,没想到他却往自己走过来。李鸣走到白姐的身边,搂住她的细腰,
就抱起来往卧房走去。这一举动到让白姐感到意外。李鸣把白姐往床上一扔,分
开她的双腿,“哧哧”几声就把黑色水晶丝袜给撕烂了,内裤也给她脱掉。白姐
有些微怒了,刚想伸手给李鸣一耳光,手却被李鸣按在床上,李鸣心里觉得自己
的猜测没有错,她和莎莎几乎就是一类人,需要自己靠点强硬手段来征服,不然
压不住她气场。一旦她的气场大过自己,估计就只有当她奴隶的份。
  白姐的阴户上一根毛发都没有,白净白净的,难怪要称呼为白姐,原来是个
白虎。李鸣还不算太硬的鸡巴顶在阴唇上来回的摩擦,有时碰到阴蒂位置,也让
白姐身子一颤,脸上透露着舒爽,鸡巴慢慢的钻进小穴里,同时也慢慢的变的又
硬又粗壮,抽插的过程也让白姐开始浪叫起来。李鸣刚一松开白姐的双手,她就
把手指伸到嘴里舔了舔,沾了点口水,就往阴蒂上揉去。
  如果是其他人做这样的动作,会让李鸣感觉很刺激,但白姐这样做却让李鸣
心里想的是:难道老子还不能把你操舒服么?这激起了李鸣的好胜心,连忙拉开
白姐的手,把她双腿分的开开的,压向白姐的胸前,自己整个身体也跟着趴在白
姐身上,双手绕过腿弯处,摸在屁股上面,往两边掰开,还能让小穴口张得开开
的。开始慢慢的加速抽插起来,白姐本还是鼻音发出“嗯……”的声音,几十下
以后,嘴就张的开开的,叫声也变成了“啊……啊”的,双手不是抓住床单,就
是抓住李鸣,李鸣的背上好几道指甲印痕。这样只持续了几分钟,白姐就开始说
:“啊……啊……不……不行了,要来了,啊……啊……啊……”李鸣果然一抽
出鸡巴,一股淫水就把床单浸湿。李鸣此时已经满头大汗,这几分钟他是连吃奶
的力气都用出来了,也不再抽插,坐到床边的沙发椅上休息起来。
  莎莎擦着头发进了卧室来,见到白姐撕烂的黑丝袜,双腿叉开,整个阴部也
露在外面,说:“我正想问刚刚谁叫那么大声呢,白姐,感觉如何?”白姐依旧
喘着气,一下坐起身来,说:“今晚我不走了。”说完还对着莎莎伸出舌头舔了
一圈。
  李鸣说:“莎莎,你去帮我把外面的烟给拿进来……白姐,你过来啊,还没
完呢。”说完还指了指自己的鸡巴。莎莎去帮李鸣取烟,白姐也站起身来,拉开
背后的拉链,裙子就整个掉在地上,然后扯掉双乳上的硅胶乳垫,露出完美的身
形。李鸣直接咽了下口水,看着白姐猫步般走过来,白姐没有直接坐在李鸣身上
插入,而是跪在李鸣腿间,大口大口的吃着鸡巴。莎莎拿到烟也走到李鸣身边,
帮着李鸣点燃。李鸣直接扯掉了她身上的浴巾,露出同样完美的身形,李鸣再拉
了一下莎莎,她也同样跪了下去,翘着屁股。白姐往下舔吸李鸣的蛋蛋,莎莎便
一口含住龟头,用舌尖快速的舔在龟头上的马眼。如此这样的玩3P,李鸣还是第
一次,李鸣舒爽的叫出声音来。她两人的配合也相当的不错,一个人含住龟头吐
出来,另一人马上又去把龟头含住也吐出来,往复多次,舒服得李鸣叫出声音。
或者是两人在同时舔在鸡巴的两边,时不时的,两人的舌头还会打架,交缠在一
起。
  白姐这时抬起李鸣的双腿,让他的屁股翘的高高的,腿分开放在沙发椅两边
的扶手上。李鸣正是诧异,白姐就伸出舌尖,舔在屁眼上,这样的舒爽,让李鸣
又是舒服的长叫一声,莎莎一边套弄着鸡巴,一边在蛋蛋上舔着,还把整个蛋蛋
含进嘴里。白姐的舌尖来回的在屁眼上舔,还把舌尖往屁眼里面伸,接着又往上
舔着蛋蛋,这样与莎莎一人吸舔着一个蛋蛋,也让李鸣舒服的叫出声音。李鸣一
个示意,白姐站起来,背对着李鸣,胯在李鸣腿两边,扶着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
就插入进去,上下扭动着身体,鸡巴就一直在小穴中抽插。莎莎又跪到两人的前
面,伸出舌头舔在鸡巴与阴唇的结合处,时而舔舔白姐的阴唇,时而舔舔李鸣的
蛋蛋。白姐只感受到李鸣的鸡巴在自己的洞洞里发涨,撑慢了整个小穴,龟头的
边缘来回的刮着自己的G 点,太舒服了,只想更快的抽插,这样十来分钟,白姐
一个起身,又是一股淫液喷出来,莎莎张着嘴让尽量多的淫水喷进自己嘴里。
  李鸣见白姐又潮吹了,直接把白姐放在椅子上,双腿挂在扶手两边,拉起莎
莎趴在白姐身上,让莎莎把屁股翘搞,扶着鸡巴就插进去,莎莎立即开始大声浪
叫起来,当李鸣开始加快抽插时,莎莎都要叫出救命两个字了。李鸣拉起两人到
床上,让白姐在下躺在,莎莎趴在白姐身上,李鸣插一会莎莎的小穴,又拔出来
往下插进白姐的小穴,两种不同的包裹感觉,让李鸣爽歪歪。双手拍打着莎莎的
圆屁股,鸡巴就快速抽插终于在快要忍不住时,李鸣快速拔出鸡巴跑到两人嘴边,
两人也很会意的张大嘴巴,精液射进两人脸上和嘴里,随后两人一起把鸡巴上残
留的精液和淫水吮吸干净,再相互舌吻起来,这看得李鸣心里激动不已。两人分
开之后,都瘫软在床上,露出很满足的样子。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李鸣就醒了过来,走到窗边,伸个懒腰。整个
城市都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云雾,隐约中可以看到潺潺的江水,李鸣只觉得好美,
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停留下来欣赏这个城市的美景,当然也很有可能
是他站的位置不对,自然也就欣赏不到。李鸣点烟一根香烟,深吸一口,可能打
火机的声音,惊醒了莎莎。来到李鸣身边,靠在他肩上,李鸣问:“要不要来一
根?”莎莎打趣的说:“我只吸你那根!”李鸣听了笑嘻嘻的,搂着莎莎。望着
窗外,李鸣深思了一下:莎莎这样的女生,无疑是非常优秀的,身材长相可以说
是万里挑一。如果拿她和周琳比谁更好呢?李鸣有些踌躇,思考半天也没有答案
……摇晃着脑袋,深吸一口。于是不再去想,莎莎这时往李鸣手上放了个东西,
李鸣一看是她的车钥匙,疑惑的看着她,莎莎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专职司机!”
李鸣正想拒绝,莎莎继续说:“哈哈哈,你昨天生日,没准备礼物送你,这个你
就拿去开吧……对了,别把车里弄得太乱啊,我可不想坐进去时问到一股骚味。”
李鸣听完也是哈哈一笑。
  离开酒店后,李鸣就真开着莎莎的保时捷去上班了,不过因为昨晚睡的时间
太少,早上又那么早醒,李鸣一直都是无精打采的,时不时的就会打打瞌睡。这
时接到周琳的电话,立即提起精神。
  “亲爱的,在干什么呢?”
  “老公,我肯定是在上班呀,今天下班以后我们去逛街看电影好不好?”
  “老公”李鸣还从来没有听过周琳这样称呼自己。
  “哈哈哈,你这个称呼让我很是喜欢,那我下班了就来接你吧!”
  “嗯,好的!”
  电话结束后,周琳还在电话里亲了一下,这也让李鸣心里乐开了花,她俩好
多天都没这样打情骂俏了。原本无精打采的他开始哼起了小曲来。李鸣准备去上
厕所,却在过道上遇到了一个女同事,夹着腿,走路特别的别扭,头发也有些凌
乱,看到李鸣过来,露出一阵尴尬的笑容,李鸣看着她的样子,都没有说话,只
是招了招手。李鸣正准备离开,忽然一阵震动的声音,李鸣看着她,她有些发抖,
李鸣说:“你的手机在响吧?……你没什么事吧。”她已经露出笑容,但比较尴
尬,连忙对着李鸣摆手说:“没……没事……没事!”说完继续别扭的继续往前
走去。看着她夹着腿走路的背影,回想着那像似手机的震动声,李鸣若有所思,
突然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上扬露出狡黠的笑容。
上一篇:【我们的生活】(8)
下一篇:【我们的生活】(6)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